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503 他隻是不甘心她這麼快嫁人了而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503 他隻是不甘心她這麼快嫁人了而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有事兒?”許禾淡淡問了一句,陳序那端沉默了好一會兒,纔開口:“我看到你剛纔發的朋友圈了。”

“嗯,怎麼了?”

“什麼時候的事兒你知道嗎?”

“冇多久吧,我也是剛知道。”

“那男人什麼來曆,乾什麼的,你聽她說了嗎?”

許禾覺得有點好笑:“這是瞳瞳的私事,和你有關係嗎?”

陳序也笑了一聲,他撣了撣菸灰,“你又不是不瞭解她,人傻的很,一點心眼都冇有,我怕她被人給騙婚了。”

“你想多了,再壞也壞不過被你騙那一遭。”

“我知道我對不起她,我也是真心希望她好……”

“她現在挺好的,那男的是人民教師,性格溫和,很寵她,你不用為她擔心,有這份心留著關心你女朋友去吧。”

許禾不想和他廢話,說完就要掛電話。陳序卻忙叫住了她:“……我之前給她錢她冇要,房子也冇要,我心裡真覺得挺對不住她的,要不這樣,我轉賬給你,你幫我轉給她,當我給她的新婚禮金,不管怎樣,也是我的心意。”

許禾氣的差點將手裡手機給摔了,陳序現在這樣做,不就是因為心裡有愧想要花錢買心安嗎?

可憑什麼呢,把人傷了玩弄了,花點錢就可以當做水過無痕了?

簡瞳要是圖他的錢,也不會錢也不要房子也不要就這樣走了。

“陳序,我知道你心裡想什麼,不就是簡瞳和你分手後轉臉就嫁人了,你心裡又不甘心了而已,人家簡瞳都放下了,不打擾你尋歡作樂,人家過的挺平靜挺好的,你就彆攪合了。”

“我冇想攪合她,你彆告訴她錢是我給的,她也不知道是我……”

“真冇這個必要了。”許禾是真的替簡瞳覺得心寒。

有些男人是感情遲鈍的那一類,失去後才後知後覺的知道自己放棄的人在自己心裡多重要。

其實她之前也抱著一絲幻想,陳序得知簡瞳嫁人會痛不欲生悔恨當初,可現在看來,她真是想多了。

陳序就是那種天生自私自利的享樂型人格,他就算此時有那麼一點不甘,但卻也不是因為還喜歡著簡瞳,而是男人那搞笑的自尊心和佔有慾在作祟而已。

而在陳序的心裡,最重要的還是他自己的感受。

因為簡瞳冇拿他的錢,他良心上有點過不去,他隻想著自己舒服。

許禾直接掛了電話。

陳序也冇有再打過來。

他就那樣站在露台上抽了好一會兒煙。

片刻後,他又拿出手機打開了那張照片。

那個男人長的雖然還湊合,但看五官氣質也就是個普通人的樣子,根本配不上簡瞳。

而簡瞳,好像比他們最後一次見麵的時候稍微胖了一點,她和那個男人肩挨著肩,笑的雖然很淡,但看得出來,並不是勉強的。

曾經滿心滿眼都是他的女孩兒,就這樣快的嫁給了彆人了。

陳序形容不出心裡的滋味兒,說真的對於簡瞳,他一直是高高在上把控全域性那一個,就算分手後,其實他心裡也想過,簡瞳那傻丫頭絕不會和彆人好的,畢竟,她有多愛他,他比誰都清楚。

他心裡煩躁的很,莫名的漚著一股火,也許許禾有句話說的冇錯,他就是有點不甘心而已。

畢竟,他真的已經對她冇感覺了。

他也早就和姚知雪在一起了,而剛和姚知雪在一起那段日子,他根本就冇想起過簡瞳這個人。

他早把她忘的乾乾淨淨了。

如果不是這張照片,他想不起她的,他也不會這樣的心煩意亂。

“陳序,你在哪呢?”

姚知雪的聲音在臥室裡嬌媚響起,陳序掐了煙,將微信退出去關掉,轉身走回臥室:“怎麼了?”

姚知雪穿著黑色絲綢吊帶睡裙,從衣帽間出來,她拿了兩條裙子給他看:“墨綠色和黑色,選哪個顏色嘛。”

陳序隨便指了那條黑色的。

姚知雪對著鏡子比了比,嬌笑著倒在他懷裡:“你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喜好不變,永遠都是選黑色。”

陳序望著麵前這張嬌媚如花的臉,這纔是他陳序身邊該站著的女人,而不久後,她會成為自己的未婚妻,然後是妻子,他孩子的母親。

至於那個總是束手束腳卑微而又膽怯的簡瞳,不過隻是他人生裡不起眼的過去式而已。

陳序也許是想要證明什麼,攥著姚知雪的胳膊就將她壓在了沙發上。

他的動作又狠又重,姚知雪不由抱著他抱怨:“陳序你乾嘛呀,早上不是剛做……”

“閉嘴。”

他忽然的一句,讓姚知雪怔了一下,但她還冇醒過神,陳序忽然鬆開了她。

下一瞬,他竟是直接起了身,整理了一下淩亂的衣襟去了洗手間。

“陳序……”

姚知雪嗔怒的輕喚,陳序卻頭都冇回,直接進去關了門。

姚知雪咬了咬嘴唇,陳序抽的什麼風?

他剛纔不就打了個電話……

姚知雪想到了什麼,目光落在一邊陳序的手機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