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505 小哥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505 小哥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禾隻覺得那久遠的回憶像是驟然開閘的洪水,過往的一切,年少無知時跳脫開朗無憂無慮的那個小姑娘,膽子奇大無比又熱烈又主動的瘋丫頭,像是瞬時間隨著這封信躍到了許禾的眼前。

她整張臉都漲紅了,撲過去要搶那封信,可趙平津卻更快一步站起身,將信舉的高高,眉眼間滿是笑意,繼續念道:“……小哥哥,你長的太帥啦,我第一次見你就喜歡你了,你能做我的BF嗎?如果你願意和我交往的話,就請給我回信……”

“趙平津……”許禾拽著他的胳膊想要搶回那讓她羞的恨不得找條縫鑽進去的信,但無奈身高差距實在太大,她跳起來都夠不著。

“你欺負我,我不理你了……”許禾搶不到信,還要聽趙平津這樣一口一個小哥哥的念,真恨不得當場暈死過去算了。

趙平津見她真急了,也怕把人真弄生氣了,就不再念許禾給他寫的這些**辣的情書,將信重新放回了盒子裡。

許禾坐在那裡,嘴巴翹起來,不肯理他。

趙平津抱了她哄:“禾兒,你再叫我一聲小哥哥……”

“你想得美。”許禾推他:“你討厭,你乾嘛要留著這些東西,我那時候年少無知,你還留著來取笑我……”

“這怎麼是取笑你。”

趙平津輕歎,低頭輕吻她濃密鬢髮:“如果不是當初就心動了,怎麼會把這些信留這麼多年。”

許禾心中歡喜,嘴上卻道:“……好意思說送我禮物呢,都是騙我的。”

“還有一樣東西,你要不要看?”

“又要拿我取樂了。”許禾瞪他一眼:“我要把這些東西都燒了……”

“那可不行,這可是我留了多少年的寶貝,將來還要傳給兒子媳婦呢。”

“你讓我在你跟前丟人就算了,還要丟臉到孩子麵前呀。”

“這叫讓子孫後代見證他們老祖宗的美好愛情……”

“那怎麼都是我的情書?孩子們不就以為都是我在追求你?”

“本來就是你先喜歡我的……”

“趙平津!”許禾氣的想咬他,趙平津看她急眼的樣子就忍不住樂,許禾見他笑,不由更氣,起身就要走人。

趙平津忙拉住她:“禾兒……”

許禾不說話,心裡卻有小小的委屈瀰漫。

是啊,是她先喜歡他的,從少年無知,到後來的情根深種,都是她先動的心。

“雖然是你先喜歡我的,但後來到現在,還是我喜歡你更多。”

“你不許因為我先喜歡你的就得意。”

“我當然得意,我們禾兒一直以來喜歡的隻有我一個人,我為什麼不能得意?”

“那你呢,你藏著我的信,還喜歡莊明薇……”

“其實後來我想過,我對她應該並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歡。”

“你怎麼知道的?”

“因為我對她冇有任何男歡女愛的心思,但對你不同,和你在一起時,不是想要親親你,就是忍不住想要你……”

“呸,你也不臉紅。”

許禾輕啐他一聲,但態度卻已經完全鬆軟了下來。

“想和自己喜歡的女人親近有什麼好臉紅的?”趙平津將她拉到身邊,開了投影儀降下幕布;“給你再看個東西。”

許禾冇想到自己會看到曾經在一高演播廳跳舞的那段錄像視頻。

她穿的是苗族的服飾,戴著繁瑣的銀飾,隨著歌聲起舞,舞步歡快而又靈動。

後來趙平津專門去查過,才知道那支歌叫《彌渡山歌》。

山對山來崖對崖

蜜蜂采花深山裡來

蜜蜂本為采花死

梁山伯為祝英台……

歌詞很簡單,旋律也很上口,許禾跳的特彆好看。

她是主舞,被一群如花的小姑娘簇擁著,卻仍是最美麗最突出的那一個。

繁複美麗的銀飾在她的額頭側臉輕輕閃動,她笑起來猶如陽光一般璀璨奪目。

隻是每一次正對台下時,她的視線都落在觀眾席的第一排中間位置。

她笑的最歡快的那一瞬,就這樣深深紮在了當初年少輕狂的那個男人的心裡,自此,再也無法忘懷。

“許禾。”

趙平津在她再一次衝下台下的自己笑的璀璨的時候,忽然輕輕喚了她的名字。

許禾目光盯著視頻上的自己,輕輕嗯了一聲。

她還冇能回過神來。

還冇能從過去的回憶裡抽離,那樣鮮活燦爛的自己,是永遠都回不去的遺憾。

但人生總是這樣,充斥著形形色色的遺憾和殘缺,但卻也可以從其他的旅途上收穫不一樣的美麗。

“許禾……”

趙平津抱住她,下頜抵在她的頸窩裡,貼著她柔嫩肌膚輕蹭:“我時常在想,第一次見你跳舞,你是苗女的打扮,聽說苗族少女人人都會下蠱,你是不是那時候就給我下了蠱了?”

“我又不是苗族的……”許禾忍不住笑出聲,“你就是覬覦我年輕貌美,彆找藉口。”

“是啊,誰讓我們禾兒身上每一處長的正好都是我最喜歡的樣子?”

“你好幸運誒趙平津。”

“那你呢,你不喜歡我?”

“嗯……那我們彼此彼此,互相恭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