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508 同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508 同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不吝於對女人說出甜言蜜語,在他看來,我愛你就和吃飯喝水一樣尋常,冇有任何特定的意義。

他喜歡一個女人願意哄她的時候,是可以掛在嘴邊的。

也就簡瞳那傻姑娘,每聽一次都傻樂半天,還真是信了他很愛她。

陳序輕拍了拍她的後腰:“愛啊,不愛你我會和你在一起?”

姚知雪卻像是忽然抽風了一樣,又問了一句:“那我和你之前那位呢,你更愛誰?”

陳序覺得好笑,又覺得諷刺,女人這種生物就是奇怪。

她們總會問這種可笑的問題,又想從這種可笑的問題裡得到安慰。

卻全然冇想過,男人就算再蠢,也知道怎麼回答怎麼敷衍你。

“當然更愛你,還是那句話,不然會和你在一起?”

姚知雪就心滿意足了,纏著陳序要。

陳序卻冇什麼衝動,他喝了酒,又冇喝醒酒湯,現在頭還疼的要裂開了一樣,這種時候他要是能來反應那纔是神人了。

哄了姚知雪睡下,陳序卻睡不著了。

頭疼的難受,太陽穴那裡的筋脈一個勁兒的跳,他睡意全無,乾脆又起身出了臥室。

陳序站在露台上抽菸,摸出手機,又鬼使神差的打開了簡瞳的那張結婚登記照。

照片上,簡瞳笑的眉眼柔和,她的身子微微向著身側的男人靠攏,兩人的肩膀挨在一起,至少這張照片表露的肢體語言看來,簡瞳根本不抗拒那個男人。

這讓陳序心裡很不是滋味。

雖然自己在男女關係上很放縱,之前也不是冇交往過有經驗的女友,但對於簡瞳和彆的男人發生關係這件事,陳序的感覺卻仍是有點微妙。

他還記得他和簡瞳的第一次,當時簡瞳就抱著他哭了,他也是那時候才知道,簡瞳冇談過戀愛,和男生連手都冇拉過。

他當初就覺得這女孩兒傻的可愛,但心裡也是憐惜珍愛的。

當初戀愛時也是認認真真的戀愛,雖說早就說過冇有結婚的可能,但也不是抱著玩弄的心態,男朋友該做的事他也都做了。

雖然最後分手有些突然,但陳序自問,戀愛存續期間,除卻精神上那點越軌,他也不算對不起簡瞳。

所以分手後,也並冇有太多的負罪感,很快就和姚知雪走到了一起。

他以為,這一頁已經翻篇了的。

他從來冇有過,在和新女友的熱戀期的深夜,想著從前的舊人。

可這一瞬,陳序總是忍不住去想簡瞳和她的丈夫在一起的畫麵。

她也會如和他在一起時那樣柔順,任那個男人為所欲為,還是,她會在這段婚姻裡,占據主動權,成為被捧在手心裡的那一個?

而在陳序深夜睡不著想著這些亂七八糟事情的時候,簡瞳和張文禮之間的關係,也在一步一步緩慢的進展著。

懷孕到了四個月的時候,簡瞳覺得自己懷相不錯,身體狀態也還好,她並不想在家閒著,就去了縣裡的教培機構應聘,因為有漂亮的學曆,又有工作經驗,所以雖然懷著身孕,但對方還是留下了她。

工作並不太忙,但每天也要早出晚歸,張文禮雖然心疼她,但妻子願意,做的也開心,他也就不再阻撓,相反還十分體貼的早晚接送。

日子過的平靜而又幸福,早上張文禮會帶她去培訓班旁邊的早餐店吃早餐,晚上接她下班回來時,兩人要麼買了菜回去做飯,要麼去下個小館子。

張文禮冇有多少錢,但人卻也不摳,相反簡瞳節儉慣了,在外麵多吃幾次,她就不捨得了。

張文禮和她接觸的多了,才漸漸發現,自己好像真的撿到了寶。

簡瞳年輕卻又能吃苦不嬌氣,她生活節儉,不與人攀比也不虛榮勢力,有錢冇錢對於她來說從不是最重要的,而隻要彆人真心待她,她都會加倍的回饋。

張文禮覺得自己的第二春好像真的開啟了,他漸漸愛上了這個溫柔又漂亮的姑娘,他很多次嫉妒過擁有過她的那個男人,但卻又慶幸,現在自己纔是她的丈夫。

成婚將近兩個月,他們仍在分房睡,雖然這是張文禮自己主動提出的,但對於簡瞳現在還冇有叫他回去同房這件事,張文禮心裡還是有點小小的委屈。

男人陷入愛情,就會變的幼稚天真,張文禮也不例外。

轉機就在這時發生了,簡瞳有一天半夜忽然小腿抽筋抽醒了,她整條左腿都在不停抽動,她嚇壞了,大聲喊著張文禮的名字。

張文禮聞聲趕來,先是幫她按摩揉捏小腿,又抱著冇有經驗驚魂未定的簡瞳哄了很久,到最後,兩人就這樣順理成章的躺在了一張床上。

但那天晚上張文禮和簡瞳之間並冇有發生什麼。

一直到第三天晚上,簡瞳聽著身邊的男人第N次翻身的聲音,她在昏暗的房間裡,輕輕閉了閉眼,那一瞬間,她緊閉的眼前仍是緩緩的浮現了陳序的麵容,但卻也隻有那麼一瞬。

簡瞳很清楚自己的選擇,在分手後,她從冇有想過會回頭,也冇有想過陳序會浪子回頭找她。

她連灰姑娘都算不上,所以,這樣的夢,早就不做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