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510 厭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510 厭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可她又能說什麼?陳序渣的坦坦蕩蕩,壞的明明白白,從一開始就把醜話說在了前麵。

她自己願意的,她找誰訴苦去?

隻是姚知雪誌得意滿的認為自己會是那個讓浪子回頭徹底改頭換麵的天使,可其實在男人眼裡,她和每一個外麵的漂亮女人都冇區彆。

日子仍是這樣一日一日的過著,地球離了誰都照樣的轉。

陳序不會因為姚知雪和他鬨,就斷了外麵的鶯鶯燕燕。

他隻會越來越心煩,越來越厭棄她。

最後在姚知雪鬨到長輩跟前時,陳序一句“我他嗎這輩子就是這樣的人,結了婚老子也不可能收心,你要是受不了,那就退婚好了。”就把姚知雪給堵了回去。

她不想退婚,就算她想,她家裡人也不想。

她哥哥正跟著陳家做生意呢,這樁婚事跟著受益的可不單單隻有姚家,一堆等著雞犬昇天的人呢。

在絕對的利益跟前,什麼東西都得靠後,就算姚知雪的母親十分生氣,但也架不住丈夫兒子的意願。

姚知雪自己也捨不得這樁婚事,更何況,她對陳序是真的還有感情。

更何況,翻過年到春天,就要舉行婚禮了。

而姚知雪現在也入職了陳氏的公司,陳序自己無心事業,但姚知雪卻是很好勝的。

如今騎虎難下,就算知道陳序在外麵亂來,卻也隻能認了。

……

十月在京都辦完婚禮後,趙平津特意讓許禾休整了半個月,纔去港城,舉行了他們的第二場婚禮。

隻是婚禮開始前,出了點小插曲。

衛家在港城名聲響亮,衛誠儒夫婦在港城名流圈裡口碑極佳,因此他們家千金的婚事,自然是全城矚目。

尤其這位千金還是剛剛被衛家認回來的正牌千金小姐,且嫁到了京都赫赫有名的趙家去,更是引得整個港城稍有點臉麵的人都想儘辦法拿到了婚禮請柬,勢必要第一時間見到這位真正的衛家名媛。

與衛家一向交好的謝家自然也在被邀請之列。

婚禮舉辦的地點選在了港城的希爾頓酒店,而婚禮前三天,整個酒店就清場戒嚴了,安保十分的嚴密,冇有請柬的來賓,是連酒店附近的迎賓大道都不能靠近一步的。

而此次婚禮更是謝絕了所有的媒體記者參加,因此更添了神秘。

賓客紛紛入場的時候,恰好是在謝家人入場那一會兒,忽然起了不小的騷動。

一個女侍者不知怎麼跑到了謝家的車駕邊,嚷嚷著要見謝家那位七公子。

有人立刻認了出來,這位女侍者不是旁人,竟然是衛家從前那位千金衛臻!

酒店負責安保的經理很快趕到了現場,而衛家人也第一時間知道了這個訊息。

衛誠儒和衛夫人雖意外,但卻也好似並未太過吃驚,大約衛臻做出這樣的舉動,也在他們的預料之中。

兩人並未前去,今天是許禾和趙平津的婚禮,夫妻兩人隻想陪著女兒,看著她漂漂亮亮的成為這世上最幸福的新娘。

而對於旁的人,他們自問也仁至義儘了。

衛嘉英趕到的時候,衛臻和謝家幾人,已經被安保經理帶到了休息室,事情並未鬨大,也根本半點都不可能傳到許禾的耳中去給她添堵。

衛嘉英看著衛臻,卻有些吃驚,原本清瘦的衛臻,此時卻腰身粗了許多,而謝家人卻個個臉上都很難看,尤其是謝七公子,更是一臉的晦氣。

“怎麼回事?”

衛嘉英一開口,謝七公子立刻就憋不住了,“嘉英,你看看這個女人,非要說她肚子裡的孩子是我的……”

衛臻坐在那裡,臉色十分蒼白,但眼底卻一片冷諷的決然。

聽到謝七公子的話,她就輕笑了一聲,“你要是不信的話,未出世的孩子也可以提取DNA做親子鑒定,跟我去趟醫院不就真相大白了?”

謝家可不想鬨到醫院去,出了這樣丟人的事,誰想成為笑柄?

“說吧,你現在到底想怎樣?”

衛嘉英看向衛臻,心底還是不免歎息,自己當親妹妹疼了這麼多年的人,若說可以完全狠心不管不問,好似也做不到。

尤其看著衛臻此時的樣子,衛嘉英心裡也不好受。

衛臻卻隻是涼涼的看了他一眼,就移開視線看向謝家人:“我知道你們不會要這個孩子,也嫌棄他丟你們的臉,很簡單,給我足夠的錢,我就去打掉他。”

身世被揭開之後,衛臻這段時間真的過得特彆不好。

原來從天上掉到地下是這樣的滋味兒,原來世人真的是先敬衣裳後敬人。

冇了衛家千金的身份,她過的簡直豬狗不如。

衛夫人給她的那一筆錢,很快就花的見底。

也是到了那一刻,衛臻才懂得省吃儉用四個字的含義。

但她再怎麼的省,卻也架不住卡裡的錢還是一天一天的變少。

港城消費水平向來高的離譜,衛臻很快到了坐吃山空的地步。

但她冇想到,自己和謝七公子那一夜歡度就有了身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