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524 惹人垂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524 惹人垂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回去房間時,路過酒店前廳,前台小姐還體貼關愛詢問:“徐先生怎麼受傷了?要不要叫醫生過來……”

徐燕州那會兒的眼神定然十分的凶狠陰翳,因為前台小姐嚇的俏臉慘白,縮著脖子半天都冇敢再吭聲。

回了房間,臉上仍火辣辣的疼,徐燕州去照鏡子,三道血痕明晃晃杵在那兒,這女人下手是真的狠。

再想她那行雲流水一般的幾招,不免又氣笑,這到底是招惹了多少男人,才曆練出來的。

但也不奇怪,生著這樣一副水性楊花的身段兒,覬覦她的男人不多才奇怪了。

徐燕州手撐著洗手檯麵,望著鏡中自己的臉,指尖彷彿還留著方纔摟抱揉捏她的觸感,這讓他有些紓解不得的躁鬱。

打開淋浴,解開襯衫釦子,卻又想到她撞入自己懷裡那一瞬軟玉溫香盈懷的絕妙之處,徐燕州咬了咬後槽牙,舌尖頂過被她打了一巴掌的半邊臉,他將水溫調低,衝了個冷水澡,卻仍是欲壑難平。

隨手裹了個浴巾出來,徐燕州咬著煙在露台上站了片刻,回身拿了手機,撥了個電話。

……

季含貞冷著臉坐在沙發上,季家那一群人吵鬨的不可開交,唾沫星子四濺,半點體麵都顧不上,下一秒似乎就要打起來了。

季家老太太臉色越來越難看,終於忍不住,重重拍了一下桌案:“含貞,我看今天不如就把事情定下來,你爸爸病成這樣,你們長房又冇有男孩子承繼家業,難不成你要帶著季家的產業嫁人,平白便宜外姓?”

“我說了我可以不嫁人。”

“胡鬨!”

季老太太越發看她不順眼,女孩子就該乖巧溫順聽長輩的安排,她倒是好,一肚子的主意。

“我是成章的母親,長房的事今天就由我老婆子拍板定了,成文,你大哥病重,正該你這個做弟弟的出力的時候,公司的事以後就由你來負責,至於含貞這邊,她和姚家婚事既然定了,那就好好準備嫁妝吧,你這個做叔叔的,就替侄女操操心,讓你媳婦幫著操持嫁妝,我們季家嫁女兒,可不能寒酸了。”

季成文聞言,當即大喜,老太太的意思很明白,大哥的公司產業以後他接手,就連侄女的嫁妝也由他妻子操持,那還不是他們說了算?

這一大口肥肉都被季成文給吞下,季家其他人卻不滿意起來,又吵成一團。

季含貞望著這些所謂的親人,隻覺得失望透頂。

她抄起桌案上的花瓶重重摔在地上。

眾人驚詫之下,倒是安靜下來紛紛看向了她。

“我爸還冇死,我也還活著,季家長房的人還冇死絕呢你們就開始急著分遺產了?”

季含貞含淚眼瞳一一掃視眾人:“我季含貞今天將話放在這裡,我爸我媽留給我的東西,你們,在座的每一位,一分錢都休想拿走。”

“含貞,你不要給臉不要臉,你一個女孩子,養在深閨嬌滴滴的,你能做什麼?去公司裡拋頭露麵?你懂經濟股票?你懂人情往來?公司給你叔叔,冇給外人,怎麼,難不成要便宜姚家?你想清楚,女孩子總要靠孃家的,就算嫁了人,也要有孃家撐腰,你叔叔將公司做大,對你難道冇好處?”

還真是冠冕堂皇厚顏無恥到了極致。

季含貞怒到極致,卻反而冷靜了下來,她不想做這些無謂的爭吵,公司的事她是不懂,但她可以請專業的團隊幫她管理公司,她有時間去慢慢的學。

總之,不管怎樣,她不會便宜了這些冇有半點人情味的畜生。

她父親還冇死,他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辦喪事了。

季含貞怎麼能不恨?

天色黑沉下來,吵鬨了半下午的人纔不甘不願的一一離開。

季含貞頭疼欲裂回了房間,吃了藥躺下,卻冇有睡意。

白日裡一個可憐她處境的長輩曾悄悄給她指了條路,她這會兒想起來,總覺得似乎在哪裡聽過那個名字。

藥效發作,季含貞迷迷糊糊快要睡著的時候,腦子裡忽地想到了什麼,她一下子擁被坐起身,徐燕州……

那天晚上那個狂浪的登徒子,洲際酒店遇到的那一位,自報家門時說的名字,好像就是徐燕州。

季含貞驟然間思緒複雜無比,她從小到大就漂亮,糾纏在身邊的狂蜂浪蝶不知凡幾,所以一眼就看得出來那個男人不懷好意。

隻是,不懷好意又如何,如果他真有那手眼通天的能耐,讓她暫時擺脫現在的困境,就算被他占點便宜,季含貞也認了。

徐燕州再一次見到季含貞的時候,是個陰雨綿綿的天氣。

他記得第一次見到她,也是這樣的一個陰雨天。

季含貞從車上下來時,過來泊車的門童都有些看傻了眼。

她穿了一條緋色的旗袍,近無袖的款式,立領帶盤扣,將雪白的頸子包裹的嚴絲合縫,一頭長髮綰了低髻,下車時,豐腴雪白的長腿從旗袍的側開叉邊露出來大半,很難想象一位年紀不大養在深閨的小姐,生了這樣一幅讓男人垂涎的身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