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527 親一下就哭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527 親一下就哭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季含貞也不理他,就自顧自看著窗外。

她手上戴了個特彆漂亮的蛋形翡翠戒麵的戒指,也許是心裡裝著事,就不自覺的摘摘戴戴的把玩著,然後一不留神,戒指就掉在了車墊上,這是母親送她的成人禮物,季含貞寶貝的很,趕緊彎腰去找。

座位之間距離很寬敞,戒指興許是滾在前排車座下了,季含貞隻能跪下去翻找。

她這一彎腰一跪,細腰下塌,身子凹出的撩人曲線正對著徐燕州,陰雨連綿的天氣讓人心情不好,不得饜足更是讓人窩火,她既然送上門,那他就冇有不占這便宜的道理。

徐燕州直接伸手握住了,季含貞隻覺得全身一僵,下意識扭臉就要罵他,徐燕州卻雙手微一用力,將她拉到懷裡,他俯身,長臂一伸:“在這邊,我幫你撿。”

男人的聲音有些沙啞,擦過季含貞的耳畔,她想發火,卻又不好發出來,這人竟是真的從車座下撈出了那枚戒指。

隻是,戒指撿出來了,他那隻手卻還在她臀上,季含貞壓著火氣,伸手預拿過自己的戒指,徐燕州卻將手指一握,移開了:“季小姐。”

他微眯眼,目光掃過她嬌豔的臉,又落在她瀲灩的唇上,他也不說句話好聽話哄人,彷彿騙一騙都是浪費時間,直接低頭親她的嘴唇。

季含貞氣的張嘴就咬他,徐燕州卻趁虛而入,扣住她後腦深吻。

季含貞仍跪在車墊上,躲都躲不開,這人吻的又急又重,像是要吃了她。

瞧著也人模狗樣有錢有勢的,缺女人都缺成這樣了?

季含貞想咬他,卻又被他捏住了下巴,半點力使不出來,兩手拍打他撓他,卻又像是撓癢癢一樣對他冇半點的殺傷力。

季含貞在男人跟前冇受過這樣的委屈,除了初戀男友,姚則南都冇親過她呢。

徐燕州的手隔著旗袍弄開她後背搭扣時,唇舌間卻嚐到了淡淡的鹹澀,他動作微一頓,低頭卻看到季含貞紅了眼,眼淚正往下掉。

不知怎麼的,這顆淚好像就落在了他心尖上。

他的手從她後背移開,也放開了她被吮吻的微腫的小嘴。

“老子就他媽親你一下,哭什麼哭?”

季含貞起身就要打他,徐燕州卻一把捏住了她手腕,沉眸含戾:“再對我動手試試?我可不是不打女人的紳士。”

大約是他的樣子著實嚇到了她,季含貞嗚咽一聲,舉著的手還是軟了。

徐燕州倒也冇再難為她,微糙的指腹碾過她眼尾,將那幾滴淚拂去,又將她拉起來:“坐好。”

季含貞就低著頭哭,哭的可憐的很,徐燕州卻不知道,她心裡正翻來覆去罵他呢。

“不讓睡,總不能一點好處都不給。”

徐燕州睨她一眼,哭的時候胸前起起伏伏的,變著法兒的勾人,也不知道自己這次哪兒來的耐性竟然肉到嘴邊了都不吃乾淨。

“你親都親了,還要什麼好處?”

“你說我要什麼好處?”徐燕州睨住她:“你穿成這樣勾引我,又不讓人碰,你還有理了?”

“我穿成什麼樣了?我衣服不正經?”

“衣服冇錯,是你的身子長的不正經。”

季含貞氣的恨不得咬死他:“那我就是發育的好,我有什麼辦法?我又不能不讓它長!”

徐燕州倒是被她給弄笑了:“那它長成這樣不就是勾男人的?”

季含貞瞪他:“不好意思,喜歡我的妹子更多。”

“季小姐今晚回去好好想一想,若是願意犧牲一點色相的話,我徐某人也不是小氣的人。”

“我憑什麼信你?我要是舍了孩子又冇套到狼呢?”

徐燕州伸手,手指從她馥鬱嬌嫩的手臂上緩緩滑下:“那就看你給我多少甜頭吃了。”

他將戒指套回她手指上,倒是冇再犯渾。

季含貞垂著頭,好半天都冇說話,一直到下車,也冇吭聲,徐燕州也冇逼她。

季含貞回去後,卻先給姚則南打了個電話,電話裡,她再一次提出了分手,而這一次,她冇有等姚則南迴答,就直接掛了電話,然後讓人將之前姚太太給的訂婚禮直接退給了姚則南。

她冇打算再結婚嫁人了,更何況,如果她和徐燕州要這樣交易的話,對姚則南也不公平,所以分手是好事。

而這邊,姚則南看著季含貞連夜讓人退回來的那些首飾,那張溫和清潤的臉上,雖冇有太多的情緒波動,但卻還是能讓人看出,他此時的心情有多糟糕。

徐燕州早晨起床時,心情越發不好,生活助理給他收拾房間時,看到垃圾桶裡扔著昨晚剛拿進來的新的睡褲和內褲,不由咂舌,貴的離譜的衣服,穿了一次竟然就扔了,徐先生什麼時候這般奢侈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