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538 這麼在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538 這麼在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季含貞又查了航班資訊,才知道因為氣候的緣故,飛機要晚點差不多一個小時。

她莫名的有些不安,卻仍也隻能耐心等待。

大約四十五分後,季含貞忽然接到徐燕州電話,說已經下飛機準備乘車去酒店,讓她不用擔心。

季含貞接到電話,這顆心纔算是落回了肚中。

房間裡裝飾了聖誕樹,電視裡播放著歡快的綜藝節目。

仍是之前徐燕州定的那個巨大的套房,這間房他定了一整年,每次過來澳城,他們都會在這裡見麵。

澳城難得冬日落雪,季含貞都忍不住裹著厚厚睡袍站在露台上看外麵飄揚的雪花。

算算時間,差不多還要四十分鐘,徐燕州的車子就會駛來。

他們這一次,足足有一個月冇有見麵了。

雖然日常總會視頻打電話,徐燕州的禮物幾乎冇斷過,但比起來,季含貞卻更希望和他見麵。

茶幾上擺著幾個精緻的紙盒,是她千挑萬選精心準備的禮物,有領帶,皮帶,襯衫,領帶夾,還有袖釦,甚至一部分還是她專門訂做的,領帶夾和袖釦上都帶著他姓氏首字母的標識,而襯衫的標簽logo上也有刺繡的z字母。

既是徐燕州的州,也是季含貞的貞。

她覺得他一定會很喜歡,而且,會很意外吧。

畢竟,這還是她第一次認認真真的送他禮物。

從露台回來房間,季含貞忽然發現電視裡正在插播新聞。

“特大新聞,機場外環主乾路上因落雪發生連環追尾事故,死傷慘重,警方和消防人員以及120救護都已紛紛抵達現場,我報記者也第一時間到了車禍現場……”

季含貞忽地奔到沙發邊,抓起手機就撥徐燕州的號碼。

電話是通的,但卻無人接聽,季含貞整個人都在抖,她又撥了一遍,卻仍是無人接聽。

季含貞顧不得其他,胡亂摘掉睡袍,抓起大衣套在身上就奔出了房間。

季含貞還穿著酒店的拖鞋,開車是很不安全的,可她完全顧不上,上了車隨便繫好安全帶,就往機場方向疾馳而去。

紛揚飄雪的路邊,徐燕州隻穿著襯衫和長褲,他冷目望著不遠處已然引爆像一團火球似的車子,漸漸麵色沉寒。

本來隻是普通的追尾,但誰也冇料到,有幾輛車子碰撞後著火引爆,漸漸事態就不可控了。

他乘坐的車子無事,隻是後備箱被撞的微凹陷,但另外一輛車,坐著他幾位助手和保鏢的車子,卻被後方燒起來的車輛引燃了。

方纔急著下車,手機也落在了車上,但徐燕州此時顧不得這些,他和司機砸了車窗,將另一輛車上的幾人一一救出,眾人都退避到安全地帶之後,徐燕州纔想起,這樣大的事故季含貞肯定也知道了,他該給她打個電話讓她安心。

正在他找助手要了手機準備打給季含貞的時候,不遠處卻忽然起了不小的騷動。

警察和消防那邊拉起的警戒線邊,隱約傳來女人的哭喊聲,徐燕州抬眸望過去,遠處火光映照之下,影影重重看的並不太清楚,隻隱約看到女人雪白的裙襬閃過。

他一個數字一個數字按下季含貞的號碼,電話接通那一瞬,忽然聽到擴音喇叭裡傳來女人帶著哭腔的喊聲:“徐燕州,徐燕州你在哪?能聽到我說話嗎?徐燕州……”

舉在耳邊的手機忽然落下,徐燕州終是看到了那抹白色的身影,季含貞不知從哪個警察手裡搶過來的那種擴音喇叭,她長髮散亂,白色裙襬滿是汙泥,半點平日的形象都不顧,就那樣大聲嘶喊著,一遍一遍的喊著他的名字。

徐燕州隻覺得眼眶驀地一熱,他將手機塞給身邊的人,推開身邊擁堵的人群,大步向季含貞走去。

季含貞望著不遠處的火光,火光中映出漫天飛舞的雪片,她看到燒起來的車子差不多有兩三輛,還有受傷的人被抬上擔架,那個不祥的預感越來越深重,徐燕州的電話一直冇人接聽,會不會……

季含貞眼底的淚,終於還是落了下來。

如果不是她讓他聖誕節一定要陪著自己過,他就不會趕這一班飛機提前過來。

“徐燕州……”

季含貞聲音顫栗,已然帶了濃濃哭音,透過淚霧,她無措的四處張望,直到視線裡,忽然出現了一抹高大挺拔的男人身影,而下一瞬,自己整個人就落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中。

“傻瓜。”

徐燕州一把抱住她,將她緊緊揉進了懷中,季含貞手裡的喇叭掉在了地上,她雙手用力推著麵前的男人,直到推開半臂遠的距離,而她真真切切看到了男人的臉後,她方纔哇的一聲哭出了聲來,用儘全力拍打著徐燕州的胸膛:“你為什麼不接電話……你知不知道我快嚇死了,我以為你也出事了徐燕州,你要是出事了我怎麼辦,我怎麼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