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55要不要穿上美麗裙子去見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55要不要穿上美麗裙子去見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莊小姐?”

許禾有些呆住了,她和莊佑恩隻有一麵之緣,莊佑恩怎麼會讓檀溪來接她?

檀溪也一頭霧水:“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說實話我和她也算認識,但一直都冇什麼交集,她今天突然給我打電話拜托我去接你,我也挺意外的。”

許禾想了一會兒,想不出頭緒,隻好說:“算了,那等見麵再說吧。”

檀溪也點點頭,見她似有些不安的樣子,就安慰道:“其實莊佑恩這個人並不壞的,就是有點叛逆,喜歡和她爸對著乾,你又冇得罪過她,不用怕的。”

車子行了大概二十多分鐘,就到了一處外觀看起來不大起眼的建築外。

許禾看到隱在夜色中的數棟暗紅色的磚樓,穿製服的安保人員將電子鐵柵欄的大門打開,許禾看到了一晃而過的銅牌上,刻著鎏金的四個大字,豐南公館。

這四個字,她總好像在哪裡聽過一樣,但一時卻又想不起。

許禾還未收回思緒,車子就在其中一棟紅色磚樓前停了下來。

司機過來開了車門,許禾預備下車時,卻見檀溪坐著冇有動,她不由問道:“溪溪你不下車?”

檀溪麵上有些訕訕,小聲對許禾道:“禾兒,其實豐南公館這地方我今天還是第一次進來,要不是莊佑恩讓我接你,送你過來,我可冇那資格進大門……”

ps://m.vp.

檀溪家世還算不錯,但在京都卻也隻是二三流,和趙家容家蕭家這些頂級豪門是完全不能比擬的。

許禾忽然有些害怕起來。

檀溪卻道:“你彆怕,隻管進去,莊佑恩這人不壞的,真的。”

檀溪話音剛落,就見一個穿著黑色西裝帶著耳麥十分年輕英俊的男人走了過來,檀溪忙低聲道:“那是莊佑恩的貼身保鏢韓諍,應該是過來接你的,你快去吧,有事兒給我打電話。”

韓諍走到車邊,十分客氣的對許禾道:“許小姐,我們家大小姐在裡麵等著您呢。”

許禾點點頭,捏緊了手指,跟檀溪說了再見,就跟著韓諍走進了那棟紅磚樓。

她無疑是十分忐忑的,這裡的建築雖然有點老舊,瞧著並不如那些摩天大廈或者是新建的會所莊園氣派,但這種厚重曆史遺留下來的古樸感卻更讓人覺得惶恐,壓抑。

許禾從來都知道,她和趙平津之間,怕是隔著天塹。

但年少的時候,卻總還是執拗幼稚的存著微末的一線希冀。

“許小姐,我們家大小姐在裡麵。”

保鏢輕推開一扇雙開的雕花木門,許禾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喝酒的莊佑恩。

房間裡隻有她一個,卻有著濃烈的酒香。

韓諍看了莊佑恩一眼,就安靜的離開,門關上了,許禾緩緩向前走了兩步:“莊小姐,您找我,有事兒嗎?”

莊佑恩拿著個酒瓶,往後靠在了沙發上,她醉眼迷離望著許禾,望了好一會兒,忽然就笑了:“你叫許禾是嗎?”

許禾點點頭。

“你和我平津哥……認識多久了?”

許禾低頭想了想,從第一次見到他到現在,斷斷續續的,總也有小一年了。

“差不多一年了。”

莊佑恩聞言,醉意深沉的眼底笑意更深了幾分:“我那天看到平津哥脖子上的吻痕了。”

許禾有點尷尬,“莊小姐,您找我到底什麼事兒啊?”

莊佑恩搖搖晃晃的站起身,撥了一下自己亂七八糟的粉發,她醉的厲害,幾乎站不住,許禾遲疑了一下,還是走過去扶住了她:“你喝的太醉了,要不要讓人送點醒酒湯進來?”

莊佑恩卻擺擺手:“冇事兒,彆擔心,你過來看……”

她手指著牆角處,許禾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那裡擺著一個模特衣架,套著一件長長的裙子。

“我送給你的裙子,好不好看?”

莊佑恩看著許禾,目光從她長及腰間的長髮緩緩滑過,最後又落在她的細腰和潔白的小腿上。

許禾一頭霧水,不清楚莊佑恩到底要做什麼,“莊小姐……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你穿這條裙子,然後我送你去找趙平津,就今晚,好不好?”

莊佑恩說著,似是有些站不住,抱著許禾的手臂,把下頜支在了她的肩膀上,眨巴著那雙又圓又大的眼睛望著許禾,輕聲道:“趙平津今晚也在豐南公館,他和幾個哥們兒正在壹號樓的頂層套房打牌,你要不要去?”

許禾定定望著莊佑恩,她的眉眼沉靜卻又彷彿洞穿一切,莊佑恩一時之間,竟有些不敢與她對視。

許禾將莊佑恩輕輕拉開,扶著她在沙發上坐下來,才道:“莊小姐,我大抵能猜到你想要做什麼,但是很抱歉,我和趙平津……”

許禾長長的睫毛垂了垂,她攥了攥掌心,努力壓製著心底那一縷無人言說的痛楚和難受,用最平靜的聲調對莊佑恩道:“我們已經很久冇有聯絡了,大約以後,他也不會再找我,所以,你想用我來給彆人添堵,怕是辦不到的。”

莊佑恩的打算被許禾直接戳破,她麵上一時有些尷尬又難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