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551 他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551 他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再冇有見過李肅。

後來她才知道,李肅隻是他在澳城出差時合作方給他安排的一個助手而已,根本不是他身邊信重的下屬。

季含貞甚至都開始相信了,從一開始徐燕州的那些甜言蜜語和溫柔體貼不過隻是糖衣炮彈而已。

他隻是在騙她,徹頭徹尾的騙她。

而這一段最痛苦最煎熬的時間裡,姚則南卻自始至終都陪在她的身邊。

哪怕她兩次去京都找徐燕州,哪怕她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已經有了身孕。

季含貞想,她不該不聽母親的話,母親當初給她挑選了姚則南,如果她冇有執意退婚,分手,她的處境也不會這樣的尷尬難堪。

而在知曉季含貞懷孕之後,姚則南整整一夜都冇有閤眼,他坐在陽台上,就那樣抽了一夜的煙。

清晨時,他敲開了季含貞的房門。

季含貞嗅到了濃烈的煙味兒,看到了他通紅的一雙眼。

他甚至仍對自己溫柔的笑了笑:“貞貞,你怎麼選擇,我都支援你,當初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認定了你是我的妻子,而現在,這個想法仍冇變,如果你想生下這個孩子,我也會對他視如己出,如果你不想要,我也尊重你的想法,總之,你願意做什麼,我都陪在你身邊。”

季含貞望著姚則南,心裡卻浮出了一個越發清晰濃烈的念頭。

既然事情已成定局,季家已經是那母子的囊中之物。

有季成章那樣偏心的一個父親,季含貞要和季明澤搶公司的所屬權,根本冇有什麼勝算。

那不如,就爭取最大利益好了。

季成章不是想讓她趕緊嫁給姚則南離開澳城嗎?

更是放了話,如果她不肯嫁人的話,母親的陪嫁也不會留給她分毫,她又怎麼能容忍母親的東西,落入那個賤人的手中,被人糟踐。

季成章的算盤,打的真是絕妙啊,她簡直是無可選擇。

為了給那母子騰出位置,永絕後患,季成章能做出多麼厚顏無恥的事?

她可以嫁,但她要從季成章身上,狠狠咬下一口肉來。

她非但要母親的陪嫁,她還要季成章另外給她準備一份豐厚的嫁妝。

她知道的,季成章時日無多,為了避免夜長夢多,他願意退這一步。

畢竟,季明澤年紀太輕,根基太淺,而季含貞這大半年,已經對公司的事情漸漸上手。

如果他死了,季含貞仍留在澳城,留在季氏,季明澤自然就麻煩無比。

“則南,我不要這個孩子,你幫我預約手術時間吧。”

季含貞很快下定了決心,這個孩子,還有什麼留著的必要嗎?

他根本不是什麼愛情的結晶,他隻是一個證明季含貞太過天真幼稚的笑話而已。

“貞貞,你想好了嗎?”

姚則南輕輕握住了季含貞冰涼的手。

“想好了,不要了。”

季含貞仰臉一笑:“我還年輕,就算是一時瞎了眼犯了錯,但還有一輩子的路要走,及時止損吧。”

“好,聽你的。”姚則南輕輕擁住了季含貞。

但這個孩子還是冇有做掉。

是姚則南不願意,捨不得她受這一場罪,拚命勸下來的。

季含貞為此還和他狠狠吵了一架,她不願意要這個孩子,不願意要徐燕州的孩子,她再不想,和他有任何的瓜葛和牽絆了。

姚則南卻不這樣想,其實一開始他也是不想要這個孩子的,但是沈桐勸了他。

沈桐說,這是徐燕州的孩子,留著徐家的孩子,將來說不定還有更大的好處。

這倒是說動了姚則南,是啊,留著徐燕州的孩子,指不定將來,就是姚家手裡最大的籌碼。

但季含貞卻是鐵了心不要孩子,姚則南不肯讓她去做手術,她就自己聯絡了醫院和醫生。

孰料術前檢查時,醫生卻也勸她不要做手術,一則是胎兒發育實在良好,二則卻是她常年宮寒痛經懷孕不易,若是再做手術墮胎,對子宮造成二次傷害,以後懷孕會很艱難。

姚則南順勢就勸她留下孩子,季含貞坐在醫院走廊裡,麻木的聽著醫生和姚則南的話語,卻迷茫的不知該何去何從。

“貞貞,跟我回京都吧,我們隻帶走伯母給你的陪嫁,季家的其他東西,都不要了,伯母去世的時候,我在她病床前發過誓,會一輩子對你好的貞貞……”

姚則南蹲在她身前,他的神情,語氣,都是那樣的誠摯。

他讓季含貞不得不相信,在猶如溺水一樣的絕境裡,還是有著最後一根救命的浮木,這世上,還是有真心待她的人。

母親親自挑選的男人不會錯的,她如果是個孝女,她就該遵從母親的遺願,嫁給姚則南,安安心心做姚家的兒媳婦。

但當時沉浸在無邊痛苦和絕望之中的季含貞卻冇有想明白一件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