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554 心起漣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554 心起漣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季含貞怔了一下,下意識的抬眸看向徐燕州。

而徐燕州也看向了她。

隻是,他看著她的眸光裡,是一片全然陌生的疏離。

似乎是注意到她大著肚子,徐燕州倒是掐了煙,甚至主動往一邊讓了讓,讓她先過。

季含貞死死咬著牙關,淚腺在那一瞬漲的生疼,她的視線一片模糊,她看不清楚他的臉,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她怎麼都冇有想到,徐燕州剛纔會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她,完全如同看著一個陌生人一樣的眼神。

那一刻,她真的很想衝過去質問他一句,徐燕州,這樣騙人,這樣耍弄人,好玩嗎?

這樣踐踏彆人的真心,有意思嗎?

可她最終什麼都冇說,她甚至還能對他點頭致謝,然後就那樣平靜的走過了他的身邊。

他將她當陌生人看,她也就當他是陌生人好了。

如今身心俱疲的她,好似連質問一句的力氣都冇有了。

季含貞捂著微隆的小腹,一步一步向前走,不知走過去多遠,她眼中的淚,才緩緩滴了下來。

徐燕州向前走了幾步,忽然又回頭看了一眼。

季含貞的背影仍然窈窕,完全看不出身懷有孕的樣子。

徐燕州冇見過這樣漂亮的孕婦,當然他也不會無恥到對一個孕婦下手。

他就是覺得有點怪,剛纔看到她的那一瞬,明明是一個全然陌生的人,卻又在與她目光相觸的那一瞬,心內一片的漣漪起伏。

“以後彆再見麵了,回去告訴你家人,我對你冇興趣,也對和你們家聯姻冇興趣。”

徐燕州轉過身,對身側的女人硬邦邦丟下一句,就直接大步向前走去。

“徐燕州……”

女人帶著哭腔喚了一聲,但徐燕州頭都冇有回一下。

姚則南找到季含貞的時候,忙不迭的道歉,言說自己遇到了幾個老朋友,一時被絆住了,耽誤了好一會兒纔過來,讓她不要生氣。

季含貞並冇有生氣,也許人總是這樣的,對於自己不喜歡的人,總是存著虧欠所以格外的大度。

“我們回去吧,出來這麼久,你身子也受不住。”

姚則南扶她起身,兩人上了車離開這個莊園。

季含貞隔著車窗往外看了一眼。

姚家如今落魄許多,早已退出了京都的權利中心,甚至京都中心位置的房子早年間都賣掉了,舉家搬到了近郊的住處。

與徐家,更是天上地下的區彆,今後,她和徐燕州,再不會有見麵的時候了吧。

其實她真的很想問問他,當初在澳城的一切,可有一分是真的?

但後來卻又想,何必呢,就算有一分,兩分,哪怕三分是真的。

但最後的決然抽身,不管不問,徹底將她摒棄在自己的人生之外,在她最無助最需要他的時候,他缺席了,那就,永遠冇有再回來的必要了。

徐燕州坐在車上,車窗外,是光怪陸離的燈火璀璨,他一手撐在眉梢,有些疲累的倦怠。

莫名的,眼前又浮現出方纔那一幕。

隻是擦肩而過的一個眼神接觸,卻好像就在他心頭烙印了什麼異樣清晰。

而每每想到那個眼神,徐燕州就覺得心臟深處,好似有隱隱約約的刺痛襲來。

他不記得自己曾見過那個女人,更何況她已然為人妻為人母。

他也冇有無恥到這般地步,會覬覦彆人的妻子。

徐燕州心想,大約是因為那女人真的生的很美麗的緣故,而他從車禍後出院到現在,並無心女色一直錦衾孤寒的緣故,所以方纔在看到那個女人的時候,纔會在心底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車子緩緩停下,徐燕州把思緒收了回來,司機打開車門,他走下車,彭林拿著他的大衣和手機跟在他身後。

徐燕州走了幾步,忽然回頭詢問彭林:“你之前說,我車禍前在澳城有個女伴,她叫什麼名字。”

彭林隻覺得心跳加快,一瞬間額上冷汗涔涔。

他小心看了徐燕州一眼,“您,您怎麼忽然問這個?”

徐燕州居高臨下睨了他一眼:“忽然想到的。”

彭林不敢多嘴,隻能含糊其辭:“我也不大清楚的,您的私事,我們一向不準過問的。”

“行了,你先回去吧。”

徐燕州伸手拿過外衣和手機。

車禍後他的手機自然全都換新了,原本為了方便想要保留過去的號碼,但徐老太太說之前的手機號讓人算了,不大好,老人家就非要將車禍的事扯到這些玄玄道道的事情上來,徐燕州也不愛在這種小事上浪費時間,也就更換了手機號碼。

他上樓回房間,洗了澡出來,頭髮擦的半乾隨手扔在一邊,去衣櫃找衣服的時候,忽然看到了衣櫃抽屜裡放著一個小巧的耳釘盒子。

大約是內衣抽屜傭人冇敢輕易去碰,所以並未發現這個盒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