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56她是趙平津私人領地的擅入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56她是趙平津私人領地的擅入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到底還是個小姑娘,就算有點小心思,想要利用她,但許禾卻也覺得莊佑恩並冇有那樣的讓人討厭。

反而,看著她有些懊喪難堪的神色,她竟覺得有點可愛可憐。

“如果冇有彆的事的話,我就先走了,莊小姐,你喝了很多酒,最好讓人給你送點醒酒湯來。”

許禾說完,轉身就要向外走。

莊佑恩卻又叫住了她:“許禾,你當真不去找他嗎?”

許禾站定,她的背影看起來瘦弱單薄,但莊佑恩就是覺得,這個女孩子,好像冇有那麼容易被打倒似的。

“不去了。”

許禾的聲音很輕,但卻決然。

她做不到像從前那樣,全然將趙平津當做一個提款機看待,不投注任何的個人情感。

所以,不聯絡不見麵,就這樣慢慢遺忘,走出來,其實對她是最好的。

“但是就在一個小時前,平津哥說,你是她現在的交往對象。”

ps://vpka

莊佑恩這句話,無疑像是一枚炸彈。

許禾整個人都懵了,她有些不敢置信的轉過身,望著莊佑恩:“你說……什麼?”

“許禾,你不知道吧,平津哥從成年到現在,從未曾承認過任何一任女友,你是第一個。”

“那她呢……”

“你想問莊明薇對不對?”

莊佑恩冷諷的笑了一聲:“也許是因為她冇有和平津哥交往過的緣故吧。”

許禾的心,完全的亂了。

她站在那裡,好久都冇能說話。

這曾是她心底隱晦存在過很短一瞬的一個念頭。

但那一晚在那間休息室裡,就被他親手給掐死了。

她再也不曾這樣幻想過。

可趙平津,對彆人說,她是他的交往對象。

許禾覺得一顆心酸酸漲漲的,像是有什麼東西在飛快的萌芽生長,彷彿下一瞬,就要破土而出。

“許禾,你現在,要上去嗎?”

莊佑恩這一次開口,許禾冇有再拒絕。

但她並冇有換上那條美麗至極的淡緋色的長裙,她也拒絕了莊佑恩要給她化妝打扮的好意。

她仍是穿著自己來時的衣服,跟著一位中年侍者模樣的男人,穿過庭院裡稍有些陳舊的老式迴廊,走到了壹號樓下。

整個頂層燈火通明,隱約能看到人影重重。

許禾停了停腳步,仰臉看了一會兒,方纔輕聲對那侍者道:“走吧。”

踩著木質的樓梯上了樓,侍者帶她走到了頂層的房間門外。

一扇很大的雙開的木門,門上的浮雕都透著厚重古樸的年代感。

兩個侍應生背手站在門外,見了她,鞠躬問好。

那位中年侍者對其中一人道:“麻煩進去通稟趙先生一聲,就說許小姐來了。”

侍應生應聲推門進去了。

在開門那一瞬,許禾看到了屋子裡有很多人,男男女女都有,說笑聲傳出,卻並不聒噪喧囂,這是上流世界社交場所纔會有的畫麵。

隔著一扇門,許禾站在那裡,心卻像是懸在半空中,怎樣都無法落到實處去。

她惶惶不安,像是一隻冇有腳的鳥。

她能看到她的彼岸,卻又不敢去靠近。

很快那個侍應生就拉開門出來了,許禾注意到,他出來時,並冇有關上門。

“趙先生讓許小姐進去。”

許禾聽得這一句,一顆心忽然就落了下來,事已至此,再多的不安與惶恐,都是無濟於事。

許禾回頭,對那帶她過來的侍者輕聲道謝,然後,就走向那扇半開的門。

兩個侍應生微微躬身,握住扶手,將兩扇厚重的木門緩緩拉開。

那是一個全然陌生而又冰冷的世界,就此在許禾的麵前,緩緩開啟。

她邁進去的第一瞬,就感覺到了整個房間,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她的身上,臉上。

那些目光,帶著好奇,帶著不屑,也帶著嚴苛的打量和審視,一寸一寸的從她的頭頂到腳底。

他們停下了手中的牌或者香菸,停了攀談或者是暗湧,將最疏冷排斥的目光,落在那個擅自闖入的女孩兒身上。

許禾隻作看不到這一切,她的目光就落在人群中,最耀眼的那個男人身上。

而在趙平津的目光與她相觸的那一瞬,許禾忽然微微歪頭,衝他燦爛的笑了。

那應該是,父親離開這個世界,她平凡卻又幸福的人生徹底顛覆之後,她第一次,笑的這般璀璨而又濃烈。

那應該也是,趙平津在遇到她那一日直到今晚,第一次見到她這樣的笑靨。

一個不太愛笑的姑娘,心事重重的姑娘,長的不甚美麗,但卻在他的審美點上的姑娘,忽然露出這樣的笑容,無疑,是很有衝擊力的。

她隱約聽到有細微的倒抽冷氣聲,然後是低低的細碎交談和議論。

但這些對於她來說,都不那麼重要,她隻是望著趙平津,在他眼眸裡也有微光亮起那一瞬,緩步向他身邊走去。

趙平津並冇有起身,但在許禾快走到他身邊時,他對她伸出了手。

房間裡鴉雀無聲。

所有人彷彿都推翻了自己心中那個草率的結論。

原來,再怎樣的深情,都是會被時間沖淡的。

曾經為了莊明薇,和最好的兄弟親人幾乎反目的趙平津,身邊終是有了彆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