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58一彆兩年,不要抱我一下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58一彆兩年,不要抱我一下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趙平津的視線不由落在上麵,他抬起手,輕撫了撫她的發頂,許禾睡的深沉,一無所知。 陳序忍不住酸了一把:“瞧瞧,這像不像那句詩寫的,什麼宿昔不梳頭,絲髮披兩肩,腕伸郎膝上,何處不可憐?”

趙平津難得笑的深邃:“陳序你這個紈絝,什麼時候還會背詩了?”

他說著,手掌卻落在許禾的肩上,微微握緊,那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宣誓占有姿態。

陳序捂住腮幫子,一副被酸的不行的模樣:“平津哥,您這輕易不開花的鐵樹,也實在太讓我們意外了,不過,小嫂子還真有點過人之處。”

“她就一學生,能有什麼過人之處?”趙平津語氣依舊淡淡。

“能趴在你腿上睡覺,你還冇生氣,難道不是過人之處?”

陳序剛說完,鄭南煦卻忽然譏誚笑了一聲:“狐媚。”

陳序一口茶幾乎噴了出來:“我說南煦,你這拍古裝宮鬥劇呢,這就叫狐媚了?我怎麼看小嫂子也和狐媚不沾邊。”

方悠然卻陰陽怪氣了一句:“我看南煦哥說的有道理,再說了,狐媚也不單單指外表,也許人傢俬底下當真有你不知道的過人之處呢。”

趙平津臉上的笑意淡了淡,但卻也並未出言阻止方悠然,隻是修長手指勾著許禾的一縷頭髮,漫不經心的把玩著。

陳序輕瞪了方悠然一眼,方悠然哼了一聲彆過了臉去,陳序有些無奈。

ps://m.vp.

氣氛微有些僵,陳序正想著怎麼插科打諢把話題岔過去,活躍一下氣氛,門卻忽然再次被人推開,眾人下意識的看了過去。

“大家都在呀,抱歉,是我來遲了。”一把十分清麗的女聲在仍舊稍稍嘈雜的室內響起。

推門而入的那個年輕女人,散著一頭及腰的長捲髮,隻穿著簡單的淺灰色紮染的襯衫和長到腳踝的黑色包臀長裙,極瘦,個子在女生中算高的,足有一米七,隨意踩著一雙白色的帆布鞋,襯衫袖子半卷著,閒適而又隨意。

不知她是從什麼地方過來的,白色的鞋子上還沾著一些泥點,甚至襯衣上也有幾點。

但這一切,卻都無損她的美。

而她的美,卻並不在那張臉,而是她整個人散發出來的那一種氣質,明媚,自信,爽朗,而又純澈清新。

方悠然和鄭南煦率先站起身迎了過去,方悠然甚至特彆誇張的跑過去,一把抱住了莊明薇:“明薇姐,你可算回來了,我都要想死你了!”

莊明薇抱住方悠然,笑的眉眼彎彎:“悠然,好久不見。”

“明薇姐,好久不見。”

鄭南煦麵上的激動之色難以掩飾,莊明薇鬆開方悠然,走上前,也輕輕擁抱了鄭南煦一下:“南煦,好久不見。”

顧歡和陳序也都走上前,眾人一一打著招呼。

方悠然小聲道:“明薇姐,你這次回來,冇有先告訴平津哥,平津哥好像是生氣了。”

“是啊,平津哥還是從容謹那裡知道你回來的事兒,當時臉色就變了。”

鄭南煦也低聲說了一句。

莊明薇這纔將視線投向人群之後,自始至終端然坐在沙發上的那個男人身上。

而她,自然也看到了趴在趙平津腿上睡的正熟的那個姑娘。

而趙平津,就那樣微微垂眸坐著,他的目光落在膝上那姑孃的頭髮上,一瞬不瞬,連頭都冇有抬。

莊明薇微微抿了抿嘴唇,眼底卻紅了一片。

方悠然心疼死了,忙握住了她手安慰:“明薇姐,平津哥隻是生氣你冇有先和他聯絡,才找了個女人故意氣你的……”

莊明薇卻燦爛一笑:“悠然,我相信我和平津之間,不會因為這種小事有隔閡的,放心。”

方悠然立刻笑了,拽著她的衣袖搖晃:“明薇姐,我就知道,你和平津哥之間,是誰都插不進去的。”

“好了,我去給他道個歉。”

莊明薇拍拍方悠然的手,方悠然忙鬆開她袖子,拉著陳序避讓到一邊。

莊明薇向著趙平津麵前走去。

一直到兩人之間的距離隻餘下三五步,她方纔停了腳步,她並未再看他懷中的人,隻是目光明亮落在趙平津的臉上:“平津,一彆兩年,你不要和我擁抱一下嗎?”

許禾做了一個很短暫的美夢,夢裡麵,她是意外得到了水晶鞋的灰姑娘,南瓜馬車載著她去參加舞會,她穿著漂亮的裙子和王子跳舞,但很快到了十二點。

冇有南瓜馬車,冇有了水晶鞋,漂亮的裙子變成灰衣布服,她隻能赤著腳,從午夜的街頭走回宿舍。

而許禾不知道的是,夢境和現實,在這一瞬,就這樣的重疊了。

趙平津握住她的手臂,沉聲喚她名字:“許禾,醒一醒。”

她有些迷濛,一瞬間分不清是夢還是現實,但下一瞬,她卻聽到了一個女人說話的聲音。

“平津,一彆兩年,你不要和我擁抱一下嗎?”

許禾緩緩直起身子,有那麼很短暫的一霎,她不願去看向那個說話的女人。

彷彿這樣可以自欺欺人一般。

但終究,視線裡還是躍入了那一道瘦高的身影。

而也幾乎是在看到那道身影的那一瞬,許禾已經確定,她就是莊明薇。

更為可笑的是,在這一刻,許禾腦中湧出的第一個念頭竟然是,原來,莊明薇真的有一頭濃密漂亮的長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