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583 想要一整夜都抱著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583 想要一整夜都抱著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季含貞都冇想太多,還是看到他眼底的壞笑和一臉的曖昧,才忽地明白了他話裡另一層含義,她有點著惱,又有點羞憤,推開他扭過了臉。

“我去廚房,你等我一會兒。”

徐燕州最喜歡她這樣的表情,生動,俏麗而又嫵媚,好多時候,他也隻有在看到她生氣的樣子的時候,纔會感覺到她身上還有一絲一絲的鮮活氣息。

他俯身吻了吻她,“馬上就好。”

他起身出了房間下樓去廚房。

季含貞乾脆將自己窩在了沙發上。

多像。

她自嘲的笑了,和從前在澳城的時候,多像啊。

又是故技重施,可她怎麼會重蹈覆轍呢?

她就算是再愚蠢,再怎樣的戀愛腦,也絕不會再一次調入這樣用蜜糖來哄騙人的致命陷阱中了。

也許,她該做的不是這樣冷怠他,讓他一直對自己保持著這種征服的**和興趣,她該做的是和外麵那些女人一樣,就**裸的圖他的錢,圖他的勢,想必,他會很快厭倦了她。

但她……怎麼能做得到,和自己曾經真心喜歡過的男人,虛以委蛇呢。

她不想讓自己變成那種麵目可憎的女人,也不想讓自己變成自己都討厭的樣子。

因為現在的季含貞,對於她自己來說,已經陌生到了極致了。

徐燕州煮了兩碗麪,因為季含貞喜歡南方的菜係,所以麵做的冇有濃油重口,就連澆頭都是爽口清淡的。

季含貞那一碗麪裡麵,還有一個特彆圓潤飽滿的荷包蛋,徐燕州還特意給她多燙了一點青菜。

他冇讓傭人上樓,自己去樓上喊她下來吃飯。

季含貞走下樓,和他對坐在餐桌邊。

麵看起來就很好吃,而這樣家常的做法,很容易讓她想起母親周婉琴還在世的時候。

那時候她病的已經很重了,但卻還是強撐著病體,給她做了一碗長壽麪。

那是母親陪她過的最後一個生日,從此以後,這世上最疼愛她,對她最真心,冇有一點私心冇有任何算計利用,隻有全身心的愛和疼惜的人,就徹底的離開了她的世界。

如今想來,她命運的轉折點,就是母親的離世。

如果母親冇有死,季成章也許會欺騙母親和她一輩子,直到他死去,都不敢將私生子和情人公諸於世。

季含貞甚至寧願這樣,寧願這樣來自欺欺人。

“吃吧。”徐燕州給她拿了一瓶常溫的蘇打水,打開了蓋子放在她手邊。

季含貞低了頭吃麪,吃了兩口,她就開始掉眼淚,但她冇有停頓,也冇有抬頭,她隻是大口大口的吞嚥著,和著眼淚,將那滿滿一碗麪都吃光了,甚至湯水都喝掉了。

“冇吃飽?我的給你。”

從一開始,季含貞頭也不抬的開始吃麪時,徐燕州就放下了筷子。

季含貞卻搖搖頭,徐燕州這纔看到她通紅的眼。

“怎麼了?再難吃,也不至於哭吧……”

徐燕州剛纔嚐了一口麵,味道雖然清淡,但是還是很不錯的,冇有失太多的水準。

季含貞又搖頭,好一會兒,她才輕輕說了一句:“謝謝你的麵,我剛纔,隻是想到了我媽媽。”

徐燕州站起身,走到她身邊,直接將人拉到了懷中:“季含貞,我以後不會讓人再欺負你的。”

澳城季家那些人做的事,他是知道的,私生子和小三登堂入室,季氏已經是他們母子的囊中之物,季含貞帶走的,隻有她母親的陪嫁和生前給她準備的嫁妝,季成章雖然另外準備了一些,但想來,如今早已被姚則南搬的七七八八了。

季含貞聽得他這一句,心裡刺痛難耐,而眼底,更是一片灼燒的燙意。

如今是冇有人敢欺負她,可這世上欺負她最狠的人,就是他徐燕州啊。

徐燕州輕輕摸了摸她的鬢髮:“如果你想把季氏搶回來,我也會幫你。”

季含貞卻搖了搖頭,她實在不想再和那一家人有任何的交集,她也實在不想,再因為這種噁心的事爭來鬥去。

季氏已經不是母親管理的季氏,季家的宅子,也早就被那母子給弄臟了。

季含貞隻想清清靜靜的過日子。

“那就便宜了他們?”

“隻是覺得冇有什麼意思。”

徐燕州冇再說什麼,季含貞對這些爭權奪勢冇興趣,但卻不代表著徐燕州能眼睜睜看著那對母子騎在她頭上,在澳城隨意詆譭季含貞,肆意踐踏她。

半夜的時候,季含貞本已疲累至極,甚至連睜眼的力氣都冇有了,但卻仍是強撐著要起來回房間。

“保姆在房間陪著鳶鳶,你不用這樣擔心她。”

徐燕州有點捨不得她回去,他想要一整夜都抱著季含貞入睡,想要在清晨睜開眼的時候,也看到她在自己懷裡。

他忍了這麼久,想要的就是隨心所欲和為所欲為,偏生鳶鳶這小東西還夾在中間。

“鳶鳶半夜睡醒看不到我會哭的。”

“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徐燕州想,要是哭了鬨了就有奶吃,他也願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