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585 慶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585 慶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季含貞的臉色有些微微的蒼白,她抬眸看向徐燕州,眼底流瀉出遮掩不住的懇求:“我不想下去,讓我回家去,好不好?”

徐燕州的臉色就微微的變了,他為了給季含貞慶祝生日,做了很多精心的準備,請的人都算是他關係最親密的兄弟哥們兒,他這個人交友不多,看重的也就這三五個。

他也從冇想過讓季含貞見不得光,帶她見這些人,就是要宣告她的身份。

她是他徐燕州的女人,是他現在最在意的心頭肉。

“就是一起吃個飯,冇有外人。”

徐燕州耐著性子,伸手去握她的手腕:“下來吧,大家都在等著咱們。”

季含貞的手指冰涼,她像是木偶一樣被徐燕州拉下車,恍恍惚惚的跟著他走入那金碧輝煌的所在時,季含貞心底一片淒苦,他永遠在意的隻是他自己的感受,從來不曾想過她心裡是什麼滋味兒。

他也許永遠都不會知道,當她跟著他一起走在這樣燈火通明的地方,當她要麵對無數陌生的目光時,她心底有多不安多恐慌,她感覺就像是被人剝光了衣服扔在大街上一樣,幾乎無處遁形。

她好似回到了澳城那一日,在洲際酒店,她蓬頭垢麵被人從房間裡推出來,從金碧輝煌的旋轉門那裡推出去,讓她淪為澳城的笑柄,而那個時候,她盼望著他來拯救自己的時候,他又在哪裡呢?

季含貞隻能低著頭,任他握著自己的手向前走。

進了電梯,這樣密閉的空間裡,季含貞纔好似覺得自己安全了一些,她輕輕鬆了一口氣,抬眸,卻在電梯鏡子裡看到徐燕州不虞的臉色。

“跟我一起出門,讓你覺得很丟臉,很難受?”

徐燕州淡淡問了一句,季含貞張了張嘴,卻不知該如何回答。

徐燕州抬起手,將她鬢邊的頭髮整理了一下,似乎是妥協般說了一句:“隻是一起吃飯,你如果覺得不喜歡,我們早點走。”

季含貞很輕的點了點頭。

徐燕州帶她走到包廂外的時候,季含貞緊張的整個人都在微微顫抖。

徐燕州停了腳步,看向她:“貞兒,你很年輕,很漂亮,你就該經常出來走動交際,要不然你會像你在後園子養的那些花兒一樣枯萎了。”

他這樣的男人,其實根本不會去關注身邊女人的狀態,更何況他本來就算是粗神經的直男,但也許是因為真的挺喜歡季含貞的,所以她的精神狀態他都看在眼裡。

帶她出來,是想給她大肆慶祝一下生日,也是不想她再整日悶在家中,天長地久的,人都要悶壞了。

如果能交到對脾氣的朋友,閒暇時一起出去吃飯逛街喝茶,她的心情想必也能慢慢的好起來。

“彆去管外麪人的眼光,也彆管他們會說什麼,你隻要自己過的開心就夠了。”

徐燕州說完,握緊了她的手,示意侍應生推開兩扇沉重的木門。

一室的喧囂漸漸平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回頭看向他們兩人。

季含貞有一瞬間腦子是完全空白的,但徐燕州緊緊攥了一下她的手,她好似就回過了神。

從小到大,她也是經曆了無數次的大場麵的。

好像有些東西,已經形成了肌肉記憶,已經刻在了她的腦子裡。

她跟著徐燕州邁步走進房間,整個房間早已被紅色的玫瑰填滿,他的審美就和他這個人的性格一樣,直接而又外放,不會有太多浪漫唯美的巧思。

今晚的衣服也是徐燕州給她挑選的,其實姚則南去後,她日常穿的都是黑白灰或者淺色係,但是徐燕州說,今天是生日,怎麼也要喜慶一些,所以給她挑選了一條酒紅色的長裙。

徐燕州給他選定了這條裙子的時候,季含貞恍惚之間竟有種恍若隔世的錯覺。

那一年在澳城,她去給他過生日的時候,也是穿的這樣一條酒紅色的V領長裙,她到現在還記得,他當時不許她摘下披肩的樣子。

今晚這條裙子是抹胸收腰的款式,她產後到現在,體重甚至比懷孕前還輕了一些,但因為哺乳期的緣故,罩杯卻是比之前還要大了一個CUP的,本來就十分傲人的好身材,今晚更是展示的淋漓儘致。

平日在家中她幾乎都不化妝,但今晚穿了禮服造型師和化妝師又給她很精心的做了妝造,就連季含貞望著鏡子裡嫵媚動人的自己,都覺得陌生的很。

而徐燕州更是滿目的驚豔,她知道的,他一向就喜歡嫵媚豐腴的漂亮女人。

“東珩,長郡,潤安……”徐燕州和幾位好友一一打了招呼,就將季含貞介紹給眾人:“這就是我常給你們說的貞兒,季含貞。”

“季小姐,真是久仰大名。”傅東珩率先起身給季含貞打了招呼,隨後陸長郡和顧潤安,還有江柯,安楠,以及同桌的幾個年輕女孩兒都一一起身給季含貞打了招呼。

季含貞到此時,已經完全找到了從前出去交際時的那種狀態,且漸漸變的遊刃有餘。

她落落大方的一一含笑迴應,不卑不亢而又十分得體,傅東珩不由和陸長郡幾人對望了一眼,倒是對季含貞的態度有了些微妙的改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