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588 是我太喜歡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588 是我太喜歡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江柯在投行上班,他們這些人平日裡對他也是有關照的,江柯才得以業績出眾。

若是因為於微被牽連,江柯今後事業上肯定多少要受挫。

果然,徐燕州這番話一出,江柯的臉色就徹底變了。

“於微,你跟我出來。”江柯走到坐在地上的於微身邊,直接拽住她的手臂將她拉了起來。

周倩看著於微連吭都不敢吭一聲就被拽了出去,臉色越發蒼白了幾分。

安楠不等徐燕州開口,就叫了周倩:“周倩,你也過來一下。”

周倩驀地顫了一下,但她實在太過懼怕徐燕州,還是老老實實跟著安楠出去了。

好好兒的生日,不歡而散,徐燕州不免憋了一肚子的氣。

傅東珩和陸長郡就打了圓場,笑著說難得徐燕州捨得把季含貞帶出來,他們也想請季含貞吃飯,希望兩人能給個薄麵。

徐燕州麵色微微和緩,卻低頭看季含貞:“看貞兒的意願吧,她想出門的時候,再聚也行。”

傅東珩就笑道:“那成,反正季小姐什麼時候有空,或者什麼時候想出門,我們自然都是什麼時候有時間的。”

“都回去吧,我也帶貞兒先回去了,她身子不太舒服。”

徐燕州攬著季含貞離開,傅東珩等人親自送到了樓下車子邊。

這一晚上眾人自然是見識到了徐燕州對季含貞的上心和嗬護,傅東珩雖然意外於徐燕州這種對女人完全視作玩物和紓解生理**的人竟也動了真格,但卻也不得不承認,這世上萬事總有例外,大約季含貞就是那個能降伏徐燕州的人。

回去的路上,徐燕州將車子的擋板放了下來。

他知道今晚於微的那些話,會在季含貞心裡留下多深的陰影,如果當時不是季含貞說自己和鳶鳶需要他,他說不定真就失控的溺死了於微那個賤人。

他對季含貞是真的很喜歡,且有很深的憐惜,而如今,這憐惜越發的深濃。

“彆把那些話放在心上。”

徐燕州乾脆將她抱起放在了自己膝上,他撫了撫季含貞的鬢髮,又低頭吻她:“我向你保證,今後再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季含貞卻無所謂的笑了笑:“管得住彆人的嘴,還能管得住彆人心裡怎麼想嗎?隨便吧,反正事實,差不多也就如此。”

男人喜歡上一個不合時宜的女人,世人隻會以為是那個女人妖妖道道勾引了男人,根本不會去想其中真相。

“誰說事實是如此?”徐燕州親了親她雪白的頸子:“是我喜歡你,纏著你,這纔是事實,我會讓他們都知道,是我徐燕州舍不下貞兒。”

“你當真?”

季含貞還是覺得有點意外的,男人一向注重聲名遠勝過一切,她其實並不大相信,徐燕州會這樣做。

“當真。”徐燕州無所謂的一笑:“反正我的名聲已經足夠差了,也不在乎再多一項強取豪奪的罪名。”

季含貞望著他,這一刻心裡的萬般滋味竟找不到語言來形容。

她恨他,怨他,失望過,心灰過,卻又總會在一些細枝末節裡,隱隱的,生起點點滴滴的漣漪。

“徐燕州。”

季含貞忽然緩緩開了口:“當初在澳城那時候,你對我,也不全然是欺騙的,是不是?”

徐燕州的手仍握在她的細腰上,他的指腹摩挲著她腰間軟嫩的肉,聽得她這樣詢問,手上的動作忽然就頓了一頓。

“我不想騙你,貞兒,也許當初我對於你,確實冇有什麼真心,隻是男人覬覦一個女人的美色和**想要據為己有而已,我也以為,你就和我身邊的那些女人一樣,我轉臉就能把你忘的乾乾淨淨……”

這些確實是他的心裡話,他從過去兩人相處的一些碎片中窺得,他當初為了得到她真的是煞費苦心,所以還曾有過洲際酒店整整七日不曾出門的戰績。

雖然他亦是不太清楚,當初的自己怎會捨得就這樣和她斷的乾乾淨淨。

但有些事,大約也隻能在他的記憶完全恢複之後才能找到答案,如今想再多,也都隻是枉然。

反正罪責都在他的身上,他始亂終棄,是個不折不扣的人渣,她恨他怨他,他都隻能照單全收。

“所以,也許以後的某一天,你也會像當初在澳城一樣,厭棄了我,到那時,徐燕州,你想過冇有,我該怎麼辦?”

季含貞眼底漸漸漫出清透的一抹笑:“你肆意妄為,性情不羈,不在意名聲,不在意外界的議論和聲音,那是因為你的社會地位高高在上,你掌握了話語權,你做什麼,都有人兜底,都不怕把路走絕,可我有什麼呢?我冇了親人,朋友,家族,再冇了名聲,或者說,一身汙名,我季含貞這個人,就相當於社會性死亡了……”

“再者說,你總要結婚的,你結婚後,我算什麼?更也許,你對我的興趣持續不了那麼久,可能你結婚前,就已經和我分開了,那麼,又何必將我置於公眾的目光之下?我甚至寧願,就這樣,永遠永遠見不得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