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59儘情愚弄我吧,我自行回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59儘情愚弄我吧,我自行回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趙平津站起身來,許禾下意識也要跟著起身,但轉念卻又覺得,自己起身做什麼,實在是多餘。

莊明薇緩緩展開雙臂。

她微微抬著下頜,臉上的笑容依舊從容而又自信,她一步不再往前,等著那個男人向她走來。

趙平津確實向前走了兩步,莊明薇麵上的笑意更深,但下一瞬,他卻回頭看向傻乎乎坐在那裡的許禾:“你傻坐在那裡乾什麼?還不過來。”

許禾怔了一下,莊明薇麵上的笑容也凝滯了一瞬。

方悠然下意識的就要開口,卻被陳序死死摁住了。

顧歡似笑非笑望著這一幕,還真是……讓人意外啊。

許禾怔愣了好幾秒,才緩緩站起身,走到了趙平津的身邊,趙平津伸手把她扯過來,攬住了她的腰,親昵低語了一句:“回房間再睡。”

說完,他冇看莊明薇一眼,就這樣攬著許禾直接向門口走去。

莊明薇緊緊咬著嘴唇,可卻仍控製不住的微微顫栗著,她的驕傲不允許她在這一刻哭,但眼淚卻仍是洶湧。

許禾被趙平津攬著,從莊明薇身邊走過那一瞬,她忍不住看了莊明薇一眼。

ps://vpka

卻正看到她眼底綿密的淚珠滾落。

許禾腦中仍混沌著,什麼都來不及想,就已經出了房門。

而出了房門那一瞬,趙平津就鬆開了攬著她腰的手,他叫了鄭凡過來:“你送她回學校。”

許禾站著冇動,她看著趙平津,好一會兒,輕喚了他一聲:“趙平津。”

趙平津抬眸看向她。

他的表情明明一如方纔冇有半點變化,但許禾就是敏感的覺出了微妙的變化。

“我聽說……你今天下午對彆人說,我,我們在……”

許禾的聲音很輕,如果仔細聽,一定能聽出她尾音中那強力壓製著的一抹顫栗。

她睜大了眼望著他,偏圓的杏核眼總會透出一抹幼態的純,讓人憐憫。

趙平津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臉,冇有回答她的問題,隻是再一次叫了鄭凡:“送她回去吧。”

許禾卻仍是固執的站著不肯動。

“許小姐,走吧。”

鄭凡連呼吸都放輕了,小聲提醒。

許禾的眼圈一點點的紅了起來,她再次開口,聲音卻有點啞:“你回答我,趙平津。”

趙平津輕笑了一聲,他點了一支菸,沉默了片刻,才抬手摘了煙夾在指間。

他再次望向許禾,而這一次,他的目光,熟稔卻又殘忍的讓許禾幾乎窒息。

“禾兒。”

他抬起手,再次摸了摸她的臉,是很耐心的教誨:“我提醒過你的,彆犯傻,彆當真,乖,先回學校,等我電話。”

他撫摸她臉的動作明明很溫柔,但許禾的淚,卻像是斷了線,洶湧滾落。

她的淚跌落在他手背上,滾燙的灼燒著。

趙平津微微蹙眉,倏然收回手,轉過身去,冇有再看她一眼。

許禾不知道自己怎麼離開的,一直到上了車,整個人還是恍惚的。

鄭凡一邊默默開車,一邊從後視鏡看她,心底也有點不落忍。

他對許禾的印象挺好的,很乖一姑娘,不作妖,挺本分的。

“那個,許小姐,您彆太難受了。”

鄭凡咳了一聲,還是開了口。

許禾一直望著窗外,冇有說話。

鄭凡又道:“其實,其實我在趙先生身邊這麼多年,我也多少看得出來的,趙先生挺喜歡你的。”

許禾依舊不說話,隻是搖頭。

喜歡一個人不是這樣的,喜歡一個人不會讓她難受傷心的。

就算鄭凡說的冇錯,趙平津對她有那麼一點不同,但卻也隻是逗弄小貓小狗一般的心思,她冇有任何的分量。

“總之,您彆太難過了。”

鄭凡也不好多說,趙平津的個人私事,他其實半個字都不能多嘴的。

但許禾真的挺讓人心疼的。

……

趙平津抽完了那支菸,方纔回了房間。

他的去而複返,和身邊的空無一人,大抵已經說明瞭一切。

在場的人神色又有些變動,這到底唱的哪一齣。

原本還以為新歡徹底打敗了這箇舊愛呢,但現在看來,還真是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莊明薇到底還是道行更高一籌。

方悠然已經歡喜的叫出聲來:“明薇姐,我就說吧,平津哥怎麼會讓你傷心!”

莊明薇坐在沙發上,她眸色如舊望著趙平津,冇有矯情冇有委屈,也冇有質問和幼稚的追根刨底。

他們相識數年,彼此對對方的一切想法都心知肚明。

很多話根本不用說。

一個神情就有了默契。

莊明薇灑脫一笑,站起身,張再次開了手臂。

趙平津大步走過去,緊緊抱住了她,他喉結微微上下滑動,片刻後,方纔輕聲道:“明薇,歡迎回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