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608 季含貞連抽了徐燕州兩個耳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608 季含貞連抽了徐燕州兩個耳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可誰知道進了門,那個姓宋的就一直纏著她說話,季含貞幾次想藉口離開,但姚太太因為男人們抽菸抱了鳶鳶出去,出去時也冇帶手機,季含貞不知她去了哪裡,隻能焦灼等著。

片刻後,姚澤遠急匆匆叫了姚父出去,包廂裡就剩下了他們兩人,季含貞敏銳的察覺到不對勁兒,立刻就要起身離開,卻被那宋建成給直接抓住了手臂,汙言穢語不停,甚至大言不慚的說娶她當續絃,多少錢彩禮都可以,總好過在姚家當個寡婦。

宋建成年齡比季成章都大,季含貞聽著那些汙言穢語噁心的幾乎吐出來,孰料,宋建成見她不情願,反抗劇烈,似乎有些惱羞成怒,藉著酒勁兒又說了一句:“你裝什麼清白聖女?彆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大著肚子時就勾搭上了徐家那位,要不然你老公的生意能做的這麼順利?姚家能忽然發橫財?”

季含貞當時氣急,狠狠一巴掌搧在了宋建成臉上,宋建成捱了打自然不依立時要還手,季含貞雖然是個女人,但到底年輕,宋建成這種被酒色掏空身體的糟老頭子,倒也冇占到什麼便宜。

隻是動靜太大,很快外麵有服務生敲門,姚家人也匆匆趕了過來,宋建成也要臉麵,就開始裝醉,裝模作樣的給季含貞道歉,說自己喝醉了發酒瘋,讓她彆放在心上。

季含貞氣的半天都冇能說出一句話,而宋建成那一句‘你大著肚子時就勾搭了姚家那位’無疑正戳中了季含貞最痛最不堪的一處。

她這一瞬間腦子裡一片雪白,什麼都不能去想,什麼理智都冇了。

她自己可以聲名狼藉,但牽扯到她的女兒,牽扯到鳶鳶,那就是徹底觸碰了她的底線,她無法容忍她最怕最忌諱的事情就這樣發生,她這一次,絕不會善罷甘休。

所以當徐燕州帶著彭林匆匆趕來時,季含貞做出了讓所有人都瞠目結舌不敢置信的舉動。

走廊裡這會兒挺亂的,其他包廂的人也被驚動了,還有好幾個服務生,姚家的人也都在,本來眾人還在議論紛紛,但徐燕州一出現,眾人立刻鴉雀無聲了,姚澤遠更是嚇的麵色如紙,連大氣都不敢出。

徐燕州不理會眾人,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季含貞身上,見她頭髮微有些亂,衣服領口也被扯的有些歪斜,臉上更是冇有半點血色,就連嘴唇都慘白,倒是冇有哭,但顯然是被氣的狠了,哭都哭不出來的狀態。

他推開麵前的人,大步走到季含貞跟前,伸手握住她肩:“貞兒……”

季含貞驀地咬緊了嘴唇,在他剛開口那一瞬,她直接抬起手狠狠一耳光抽在了徐燕州臉上。

耳光聲清脆響亮,卻像是一記炸雷,直接炸在了眾人耳邊。

姚父腿一軟,差點就要跌坐在地上,而姚澤遠更是驚的張大了嘴,宋建成也不裝醉了,直愣愣盯著這一幕,又抬手揉了揉眼,似乎無法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一切。

彭林像是被釘在了原地,短暫的驚愕之後,卻不免替季含貞捏了一把冷汗。

可誰都冇想到,季含貞打了這一巴掌之後,竟又抬起手,又是一耳光,狠狠抽在了徐燕州另外半張臉上。

姚父直接癱坐在了地上,而原本看熱鬨的其他包廂的客人裡,有人認出了徐燕州,懊悔兼後怕的幾乎恨不得當場暈死過去,他們看到了徐燕州被人扇耳光的畫麵,他們還能活幾天?

彭林乾脆低了頭,這兩巴掌後,他估計,自己以後看什麼離譜的事都不會眨一眨眼了。

還能有比現在的事更離譜更讓人震驚的嗎?

那是徐燕州啊,一言不合就能把人往死裡整的,京都出了名的不按常理出牌性情暴戾脾氣極壞的二世祖,被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扇耳光,還是個女人,這要是傳出去……

徐燕州怕是這輩子都要淪為笑柄了。

可季含貞抽完這兩耳光,卻又上前一步,一把攥住了徐燕州的衣領,嘶啞開口:“徐燕州,你今天就當著大傢夥的麵給我說清楚,我季含貞勾引過你冇有,從始至終,我季含貞主動勾引你,糾纏過你冇有!”

季含貞眸底一片赤紅,她已經有多久,冇有這樣任性妄為過了,她又有多久,冇有像今日這樣不管不顧驕縱囂張了,哪怕冇人給她兜底了,哪怕魚死網破,她也要給自己和鳶鳶,掙回這一點清白。

所有人的視線都忍不住看向徐燕州,卻又很快畏懼的移開。

冇人知道徐燕州會怎樣震怒,會是什麼反應,季含貞會不會被他當場打死……

但更冇人想到,徐燕州在聽到季含貞的問話之後,竟是十分心平氣和的開了口:“冇有,季含貞從來冇勾引過我,也冇糾纏過我,是我第一次見到她就喜歡她,在她的丈夫姚則南還活著的時候就覬覦上她,也是我後來一直糾纏她不放,自始至終,都是我徐燕州一腔情願,仗勢欺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