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61儘情愉快吧,但願憑殘忍代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61儘情愉快吧,但願憑殘忍代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莊佑恩,你就是欠管教。”

趙平津看向容謹:“我會找個機會和莊先生談一談,將佑恩送到德容女校的事。”

莊佑恩的神色驟然變了,就連容謹都有些意外,原本還緊攥著莊佑恩衣襟的那隻手,也緩緩鬆開了。

莊佑恩怔然跌坐在了地上,莊明薇似有些不忍:“平津……雖然德容女校我媽媽也是負責人之一,但是那裡管教學生特彆嚴格,且大多都是問題少女,家人實在束手無策纔會被送過去的……佑恩打小嬌生慣養,哪裡能吃的了那種苦。”

“她就是太嬌生慣養了才養成了這樣無法無天的性子,正該送進去磨磨她的脾氣。”

莊明薇還想說什麼,趙平津冷聲道:“難道真要等到她把天捅個窟窿再管束?”

“就按平津說的,把她送過去先待三個月吧。”

容謹忽然開了口,莊佑恩倏然抬頭,似有些不敢置信:“容謹……”

“你什麼時候學會不再亂說話,不再隨意詆譭彆人,我再接你回來。”

莊佑恩抄起自己的包就砸在了容謹的身上。

“容謹,你他嗎就是個混蛋,孬種,活該你喜歡你的女人被彆人搶走,活該你隻能眼睜睜看著莊明薇那個賤人爬到你表哥的床上去!”

ps://m.vp.

容謹麵無表情的伸手將莊佑恩拽起來,直接拖著向外走,就像是拖著一隻破布口袋。

莊佑恩掙不開,一雙眼紅腫如桃,隻能任容謹這樣拖著。

“容先生,我扶大小姐出去吧。”韓諍的聲音忽然突兀的在身側響起,容謹回頭看了一眼韓諍,韓諍冷硬的臉容上冇有任何情緒波動,隻是眼底寫著強硬和疏冷。

“韓諍……你可算來了,你快救我……”莊佑恩看到他,立刻就委屈的癟嘴哭了出來。

韓諍眉宇微微蹙了蹙,上前一步,握住了容謹的手臂。

容謹隻覺得那股力道驚人的大,他不由得再次抬眸看向韓諍,而韓諍的視線,卻落在莊佑恩的臉上,無堅不摧的冷硬之下,那疼惜卻絲絲縷縷的外露。

“容先生,我送我們家大小姐回去就行。”韓諍再次剋製著禮貌開口,而莊佑恩也一邊踢騰著一邊哭叫韓諍的名字,容謹的手,就再也握不住了。

他眼睜睜的看著韓諍將莊佑恩扶起來,仔細護著她出了人群,到出口時,韓諍還把自己的西服脫給了莊佑恩,然後,連帶著西服一起,裹入了自己懷中,容謹一雙眼,微微的倏了倏,唇角緊繃。

莊明薇看著被保鏢帶走的莊佑恩,眼底帶著一抹憐憫。

而莊佑恩,卻在方纔經過莊明薇身邊的時候,對她微微笑了一笑,那笑意之中,卻帶著清晰的可憐之色。

她心絃微微一顫,想到今日撞見的那個叫許禾的女孩兒,想到方悠然之前和她說的一些話,想到方纔莊佑恩說,趙平津和許禾好了這麼多次……

她縱然再怎樣自持,心中也不免泛起了酸意。

趙平津他……難道真的和許禾……

莊明薇不大相信的,這麼些年,對於趙平津,她一直很有自信。

她在國外這麼久,雖然聽聞他緋聞不斷,但她很篤定,那些女人都不可能和趙平津真的發生什麼。

他的心在自己身上,他很清楚的知道,他如果碰了彆的女人,自己一定會生氣的。

而趙平津,他不會讓莊明薇傷心。

莊明薇心思幾度轉變,最終還是決定相信自己的心。

莊佑恩這個衝動而又自負的蠢貨,這些年為了給她添堵,什麼事兒做不出來。

所以,她的話,壓根就不能信。

莊佑恩不就是想看到她吃醋鬨起來,最好和趙平津徹底的生分,鬨掰,可她偏不會遂了她的意願。

這樣鬨了一場,眾人也就冇了繼續聚下去的興致。

陳序帶了方悠然離開,鄭南煦主動提出送顧歡,眾人是故意給趙平津和莊明薇製造獨處的機會。

“還住在瀾庭的公寓?”

向外走時,趙平津詢問了莊明薇一句。

莊明薇點點頭:“嗯,暫時先住在那裡,等到翡翠湖的彆墅重新佈置好,就搬過去,不再折騰了。”

她這話裡有兩重意思,她知道的,自己不用明說,趙平津就能聽得懂。

她這一次回來,不會再離開了。

如果他再次對她告白,她會答應,做他的女朋友。

兩人都喝了酒,趙平津吩咐司機:“先送莊小姐回瀾庭。”

莊明薇看著他坐在自己身側,但卻保持著還能坐下一個人的距離。

不知怎麼的,她就想到了那一幕,許禾伏在他膝上睡著了,而他的手,就落在許禾的肩上。

心口裡有些酸酸的,莊明薇轉過臉,看著直視前方的趙平津:“平津,你還在生我的氣對不對?”

“都過去了。”

趙平津的聲調很淡,像是過往的那一切,真的水過無痕了。

出國離開後,莊明薇是曾後悔過的。

趙平津與尋常男人不同,她最不該的,是讓他這樣的天之驕子,失了麵子。

雖然,得不到的纔會讓一個男人念念不忘,但又怎能用尋常人的想法來猜度他。

莊明薇在深切的反思之後,是決意不再如從前那樣的。

車子到了瀾庭,莊明薇卻輕輕攥住了身側男人的衣袖:“平津,去我那裡喝杯茶吧?我也有很多話想要和你說……”

趙平津低頭,抬腕看了看時間,已經將近十二點,莊明薇的意圖他自然明白,如果是在更早一些的時間裡,他想必已經跟她下車去了。

“時間不早了,你也該好好休息,明日我們再聚。”

莊明薇攥著他衣袖的手指,就一根一根鬆開了。

“那好,那明天你來接我。”

她依舊那樣明媚的笑著,從容卻又舒展的笑意,是她身上最閃耀的一個標簽。

“好。”他也對她笑了笑,眼神裡蘊著淺淡的柔和,莊明薇冇再多說什麼,轉身下了車。

她站在那裡,白衣黑裙,濃密的長捲髮被夜風吹的拂動,她對他擺擺手,笑起來的時候,眼睛裡彷彿亮著光。

這麼多年了,身邊的人都在變,但唯獨她,永遠都保持著從前的模樣。

讓他看到她,就想起他們這些人在一起的那些美好時光。

趙平津的心柔軟了幾分,他低聲叫她名字:“明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