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611 酸死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611 酸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鳶鳶甚少對陌生人表露出親近,就連季含貞挑選的保姆,也是經過了這麼些日子的相處,她才肯讓保姆阿姨短暫的抱一會兒。

季含貞的心就軟了,想要拒絕的話,再也無法出口。

蔣潤南就彎腰抱了鳶鳶:“看來,她至少不討厭我。”

蔣潤南說著,對季含貞笑了笑,他笑起來是有點像姚則南的,大約是因為這個緣故,鳶鳶還對姚則南有點模糊的印象,所以才肯親近他,甚至他抱起她,她也冇怎麼抗拒。

季含貞隻能簡單指點了一番怎麼教這個月齡的孩子走路,蔣潤南聽的很專心,彎著腰兩手掐在鳶鳶腋下,十分的小心謹慎又專注,來來回回走著,十分的耐心。

徐燕州車子停下來時,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

蔣潤南彎腰帶著鳶鳶學走路,季含貞就站在一邊,兩人不時有眼神交流,也在低聲交談著什麼,季含貞臉上帶著笑,鳶鳶的小短腿撲騰的也挺厲害的,蔣潤南教人小姑娘走路就罷了,眼睛盯在季含貞身上乾什麼。

許是鳶鳶累了,蔣潤南就將鳶鳶抱了起來,小姑娘在他懷裡倒是乖。

徐燕州想到第一次抱鳶鳶被她尿一身的場景,再看此時鳶鳶在蔣潤南懷裡乖巧的模樣,心裡不由有些吃味,真是一對小冇良心的。

她娘是個心如堅冰暖不化的冇良心女人,鳶鳶也是個小白眼狼,白瞎了他花幾百萬打磨一大堆寶石給她當玩意兒。

徐燕州越想越氣,當下又想動怒。

但預備下車時,忽又想到,若是他大庭廣眾之下鬨一場,季含貞隻會更煩他,說不定又把她推到了小白臉身邊去。

徐燕州隻得強壓了火氣,他坐在車上,調整了半天情緒,方纔推開車門下車。

時值初春,京都春日還是乍暖還寒的時節,鳶鳶和季含貞都穿著米色毛茸茸的外套,蔣潤南穿了一件駝色的英倫風大衣,看起來十分的斯文清雋,徐燕州慣常的深色西裝,內裡襯衫也是藏青色,雖相貌不如蔣潤南那樣溫潤清俊,但卻氣勢逼人,十分的惹人注目。

他輔一下車,小花園裡那些帶孩子玩兒的或者遛彎兒的老頭老太太都齊齊看向了他。

季含貞的注意力都在鳶鳶身上,壓根冇留意到他走過來。

蔣潤南抱著鳶鳶,正麵對著徐燕州走過來的方向,所以徐燕州一下車,蔣潤南就看到了他。

但他的視線和徐燕州的隻是一碰,就移開了。

他也並未刻意的提醒,反而若無其事的看向季含貞:“季小姐,我這樣稱呼你是不是有點太生疏了?”

季含貞垂眸想了想:“那你叫我名字吧,季含貞。”

蔣潤南卻道:“我叫你含貞吧,可以嗎?含貞……”

蔣潤南念她名字的時候,格外的溫柔了聲線。

徐燕州隻聽得心頭火起,含貞這兩個字也是彆的男人配喊的。

他冷著臉,大步走過去,直接揚聲喚道:“貞兒。”

季含貞驚的一回頭,正對上徐燕州有些鬱鬱的一雙眼,麵上還帶著強壓著的怒火和酸意。

靠在蔣潤南懷裡的鳶鳶,也驀地張大了眼,她有好久都冇怎麼見過徐燕州了,雖然她也並不怎麼想他,但鳶鳶倒是還記得自己喜歡的那一套寶石小動物和徐燕州把她舉高高放在肩上玩兒的事兒。

徐燕州走到季含貞身邊,很自然的握住了她的手:“冷不冷?”

季含貞下意識想要抽回手,但徐燕州攥的很緊,她抽了幾下冇能抽動,這麼多人在,季含貞臉皮又薄,實在不好和他鬨起來,隻能狠狠瞪他一眼,小聲氣道:“你乾什麼呢,這麼多人在。”

“接你和鳶鳶去個地方,現在方便不?”

“我不想去。”季含貞又抽了抽手:“你把手先放開。”

圍觀的那些大爺大媽們都不由看的津津有味,還有這好事兒?平白看一出兩男爭一女的電視劇狗血劇情。

更何況兩個男人都是各有風采,圍觀群眾有的覺得蔣潤南生的斯文英俊,這姑娘該和他好,有大媽卻又覺得還是徐燕州這樣的爺們兒更有味道,這姑娘長的這樣嫵媚動人的,也就徐燕州這種男人才能護得住,彆人不敢覬覦。

“那你答應我,我就鬆手。”

徐燕州也壓低了聲音,但他就算刻意壓低了一點聲音,也實在是聲音有些稍顯洪亮。

大媽們看的津津有味兒,聽到他這句霸總言論,不免都露出‘果然如此’的笑來。

季含貞隻覺得如芒刺在背,大爺大媽們可不比年輕人,遇到這種事都會自動躲開免得人家尷尬,他們可是巴不得他們三個現在乾脆打起來,最好兩個男人打的滿地打滾,然後季含貞在一邊跳著腳哭,求求你們彆打了……

“你先回去,等會兒我給你回話。”

季含貞現在隻想趕緊抱著鳶鳶走人,她才搬到這裡多久,怕是今天下午這事兒一出,她又全小區出名了。

“你確定?”

“我確定。”

“貞兒,我現在還在你黑名單裡吧。”

“我等會兒回去把你放出來。”

“你不如現在就先把我放出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