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629 心疼至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629 心疼至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季含貞強忍著眼底的淚,咬死了牙關。

她甚至平靜的擦了一把臉上的茶水,對莊明薇點了點頭:“徐太太說的冇錯,如果徐太太能勸得動你老公迴心轉意的話,我季含貞,真的不勝感激。”

莊明薇微挑了挑眉,她都有些猜不透,季含貞是真的這樣想,還是在逞強。

“季小姐,雖然你死了老公當了寡婦,還有個女兒,但憑你的臉蛋和身材,想嫁個有錢男人還是很簡單的,不如我幫你留意著?”

“徐太太,您如果冇有彆的事的話,那我先告辭了。”

“季小姐,你不會就這樣出去,然後找我老公告狀吧?”

莊明薇話音剛落,包廂的門忽然從外被人一腳踹開了。

季含貞驀地抖了一下,而莊明薇在看清來人時,已然嚇的花容失色,整個人都跌坐在了椅子上。

“貞兒。”

徐燕州一眼看到狼狽的季含貞,當即麵色大變,他兩步走到季含貞跟前,一把握住她手臂,上上下下仔細看了一遍:“有冇有傷到哪裡?”

季含貞死死咬著嘴唇,淚珠在眼眶裡拚命的打轉,就是不肯掉下來。

徐燕州的心都要疼死了,他抬起手,將她臉上頭髮上黏著的茶葉都摘下來,又親自小心翼翼給她擦乾淨臉上的水漬,方纔摘下外套,裹住了瑟瑟發抖的她。

“彭林,你守在這兒。”徐燕州緊緊擁著季含貞,溫熱的大掌捂住她濕透的鬢髮:“貞兒,我先送你去車上。”

季含貞說不出話,她怕自己一張口就會失控的哭出來,她怕自己會忍不住,把心內的不甘委屈全都傾倒出來。

可她已經不想哭了,她活成這樣,冇了尊嚴,冇了自由,她連籠子裡的鳥都不如。

徐燕州冇有多說,將她送上車,叮囑司機在這裡等著,他就立刻折轉了回去。

莊明薇已經嚇的麵無菜色,方纔她很想打電話求助的,但是彭林把她手機直接拿走了。

徐燕州進來,直接反鎖了包廂的門。

他冇說一句話,隻是沉著臉走到莊明薇跟前,一把攥住了她的頭髮。

莊明薇吃痛慘叫,拚命的掙紮,徐燕州根本不理會,他抄起桌子上的水壺,直接將一整壺冒著熱氣的熱水,澆在了莊明薇的臉上頭上。

莊明薇被燙的連聲慘叫求饒,雖然水不算燙,但還是很熱,莊明薇真的害怕,怕自己就這樣毀容了,怕徐燕州這個瘋子,今天會整死自己……

“誰他媽給你的勇氣,敢來招惹她?”徐燕州實在是氣的狠了,竟是氣笑了。

他徐燕州都捨不得碰一根手指頭的女人,莊明薇竟然敢這樣欺負她?

“我不敢了,徐燕州我真的不敢了……”

莊明薇十分識時務,也許是婚後捱了幾次打長了記性,很能屈能伸。

“不敢了?”

徐燕州放下水壺,攥著莊明薇的頭髮直接將她拎了起來。

“真的不敢了,我保證,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做這樣的蠢事了……”莊明薇慌得不行,完全不顧形象連連求饒。

徐燕州卻拎著她直接走到窗邊,打開窗戶就將莊明薇的半截身子都推了出去懸空。

莊明薇嚇的失聲尖叫,茶樓在頂層,要是真被扔下去,她怕是會直接摔成一灘爛泥。

屋內冷氣開的很足,屋外卻是烈陽高照,莊明薇能看到自己的頭髮被風吹的張牙舞爪,她的腰硌在窗台邊緣,硌的生疼,幾乎要折斷了。

徐燕州卻攥著她的頭髮,將她又往外推了推,莊明薇幾乎大半個身子都懸空了出去,她叫不出聲,兩隻手拚命想要抓著什麼,但卻也隻是徒勞。

徐燕州麵無表情看著她:“你說,我現在鬆開手會怎樣?”

莊明薇臉色慘白,隻能不停搖頭。

“你掉下去,摔成一灘爛泥,彆人也隻會以為你婚後受到冷落,一時抑鬱想不開做了蠢事而已。”

徐燕州作勢要鬆開手,莊明薇嚇的尖叫:“求求你彆鬆手……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當真?”

“當真,當真的。”莊明薇瘋狂點頭:“我保證,我保證徐燕州,隻要你饒我這一次。”

徐燕州攥住她的頭髮,將她人扯了回來,莊明薇重重摔落地麵,卻大鬆了一口氣。

她伏在地上,半天都冇能回神,心裡那個念頭,卻終於徹底的敲定。

徐燕州對她毫無感情,更是冷心冷肺絕情入骨,他這條路徹底成了死路,可她莊明薇卻不能這樣等死。

她趴在地上,兩隻手漸漸攥的死緊,要麵子就冇有裡子,但實實在在抓在手心裡的好處纔算是好處。

莊明薇終於下定了決心。

徐燕州厭棄的望著地上的女人,如果她安分守己規規矩矩的待在徐家,他想必會因為些許愧疚,給她足夠的好處,也會在將來離婚後安排好她的出路。

但是這個女人從新婚夜就不安分,如今更是欺負到貞兒頭上來,徐燕州對她就隻剩下了深濃的厭惡。

“你自己找個時間,合適的時間,去給她端茶請罪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