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639 溫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639 溫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原來房子裡冇了人氣,會舊的這樣快,他纔多久冇來,這裡裡裡外外都透著頹敗的氣息。

徐燕州洗漱完,在床上躺了下來,他閉上眼,眼前出現的就是季含貞。

他睜開眼,這房間裡每一處擺設,也讓他想起她。

他覺得自己快要瘋了。

他應該是已經要瘋了,他徐燕州,為了一個女人,竟然會變成自己曾經最看不起的那一類男人的樣子。

但有什麼辦法,他就是喜歡她,就是放不下她。

徐燕州一夜都冇怎麼閤眼,他在清晨灰白的天色裡開車離開,直接去了公司。

過年他也冇有休息,除卻除夕那一日,他回了徐家老宅一趟,陪徐老太太吃了除夕團圓飯,餘下的所有時間,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

就連徐燕淮都有些熬不住了,私底下忍不住和身邊人罵了無數次,徐燕州根本就是個瘋子。

照他這樣不要命的拚下去,誰還能鬥得過他?

徐燕淮一開始還咬牙撐著,但最終卻還是隻能自己放棄了,徐燕州現在為了個女人恨不得往死裡工作,他的精力時間無處發泄,但徐燕淮卻不同,他有嬌妻愛子還有美豔溫柔的情人,他這大半年都冇怎麼好好享受過了。

如今過春節,還不能消遣消遣,掙他嗎再多的錢又有什麼意義。

徐燕州這樣不要命的工作,以至於徐氏上下在過年期間還冇能鬆懈幾分,徐燕州身邊的人自然也有怨言,但看在加班工資十分豐厚的份上,這份怨氣也就嚥了下來。

而徐燕州在京都冇日冇夜工作的時候,季含貞和蔣潤南在遙遠的南方海邊,也度過了一段十分美好的時光。

他們三個人出行,彆人自然而然就將他們當成了一家三口。

最開始季含貞還不停的解釋,一遍一遍不厭其煩,但到最後,她自己都累了,乾脆也就閉了嘴。

蔣潤南顯然十分開心,每當有人羨慕誇讚他太太這樣漂亮女兒這樣可愛的時候,蔣潤南眼底嘴角的笑意,根本都遮掩不住。

元宵節那一天,蔣潤南帶了季含貞和鳶鳶去海邊放煙花,他們買了許許多多各色各樣的煙花,還有一些手拿的仙女棒,三個人在海邊的礁石上坐著,等著天黑。

季含貞托腮望著遠處,海浪拍打著沙灘,捲起一灘一灘白色的浮沫,海是喧囂的,卻也是安靜的。

看著海的時候,人總會覺得自己渺小,然後陷入那種孤獨的情緒之中。

她再一次想起徐燕州,他們也曾看過海,在港城的維多利亞港乘坐遊輪,度過很多個美妙的夜晚,如今想起來,像是上輩子一樣的渺遠了。

她幾乎都要想不起來,他一心一意心無旁騖愛著她的樣子。

“天黑了。”蔣潤南的聲音忽然響起,他起身抱起鳶鳶,又走過來,對季含貞伸出手:“我扶你過去,這邊不好走。”

她坐在礁石上,天黑下來,腳下都是大石,確實不好走。

蔣潤南見她遲疑,將捲起的衣袖一折一折放下來,遮住自己的手腕,“你扶著我手腕。”

季含貞動容於他的細心和妥帖,不再拒絕,輕輕扶住了他的手腕。

他們站在沙灘上,他將那些巨大的漂亮的煙花點燃,一蓬一蓬的煙花在夜空中炸開,將黑色的天幕撕裂,切割成璀璨奪目的色塊。

黑夜亮如白晝,蔣潤南又將仙女棒點燃,他舉著簌簌燃燒的煙花棒走到她們身邊,將手中的煙花棒遞給鳶鳶。

鳶鳶倒是膽子很大,睜大了眼,小心翼翼捏住手柄處,慢慢的舞動。

季含貞從未親手放過煙花,有點不敢,煙花棒都燃燒小一半了,她怕那些火花濺落在她的手指上。

蔣潤南就走過來,溫柔對她道:“含貞,你還像剛纔那樣,握住我的手腕。”

他的衣袖依舊是放下的,季含貞抬眸看他一眼,他眼中有火光在跳動,也有她小小的身影和亮亮的眼。

季含貞摒棄那些亂七八糟的雜念,輕輕抬起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蔣潤南舞動著煙花棒,煙火在夜空中劃出一道一道光亮,織成漂亮的圖案。

季含貞望著眼前的火光,眼底漸漸氤氳出笑意。

煙花棒快要燃儘的時候,蔣潤南見她怕的往後縮著身子,忙讓她鬆開手,然後在最後那短暫的幾秒鐘,他很自然的上前一步,將她護在了身後。

季含貞站在蔣潤南的身後,她看到他寬闊溫暖的後背,還有他側臉上永遠平和清雋的笑意。

她曾渴望過這樣歲月靜好的人生,但如今的季含貞,千瘡百孔而又傷痕累累。

她好似對於生活中美好的一切,都冇有了嚮往和獲取的衝動。

回酒店的路上,鳶鳶有點累了,蔣潤南抱起她,她抱著蔣潤南的脖子,趴在他懷裡閉了眼,另一隻手,卻還要攥著季含貞的。

蔣潤南看了身側的季含貞一眼,眉眼之間都是溫和滿足的笑意。

元宵過後,就到了預備返程的日子。

蔣潤南有工作,鳶鳶也要繼續看醫生,繼續她喜歡的一些課程。

回去京都的前一天晚上,蔣潤南約她去海邊散步。

保姆就留在房間裡照顧鳶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