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645 貞兒,再陪我一會兒,好不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645 貞兒,再陪我一會兒,好不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許禾隻能點頭。

兩人默契的不再提起從前的事,隨意的閒聊著一些兩人都感興趣的話題。

而幾個月後,她們再一次見麵時,許禾已經平安產子,她和趙平津的婚禮,也開始搬上日程。

這一段時間裡,季含貞將鳶鳶托付給姚太太,她回了澳城一趟。

母親周婉琴的忌日,季含貞去墓地祭拜,逗留了許久。

她最終還是去看了季成章。

雖然在他人生最後的時光裡,他給了季含貞沉重的打擊,讓她痛恨又憎惡,但人生二十多年裡,季成章對她的那些疼愛,也不是輕易可以抹去的。

季氏已經漸漸重回正軌,那些昔年在季氏兢兢業業奮鬥半生的老人,見到她時,都特彆的開心又欣慰。

季含貞也回了季家的老宅子一趟。

當年季明澤母子搬進來後,曾將這棟宅子裡裡外外都重新佈置了一遍,她和母親當年留下的痕跡,幾乎都消失殆儘。

而如今,宅子再一次被翻新,卻是那母子倆的痕跡被徹底的除去了。

季含貞一步一步走過院子裡的每一處,直到最後,她在自己從前所住的那棟小樓下站定。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仰首往二樓露台看去時,好似看到了露台後,白色的輕紗微微閃動了一下。

季含貞隻覺得心頭微跳,但轉念又覺不可能。

他如今是徐氏董事長,日理萬機,該有多忙不用想也知道,怎會出現在澳城。

季含貞斂住思緒,一步一步走上樓梯。

站在主臥門外,她有短暫一瞬的遲疑,但卻還是輕輕推開了白色的雕花木門。

臥室內是溫暖乾淨的奶油色調,她未嫁人前,喜歡漂亮奢華,她這棟小樓全是精美的法式裝修風格,而她的主臥,更是靡麗到了極致。

而此時,這滿屋精緻奢華之間,卻立著一道格格不入的身影。

季含貞怔住了,她站在門邊,一步不能動。

從分手到現在,該有一年多了吧,這是她第一次,在現實中,見到他。

徐燕州瘦了很多,從前的他高大挺拔,雖不是那種滿身腱子肉的結實強悍,但比京都上流圈子裡那些紈絝公子哥兒,還是稍顯強壯一些,但現在的他,整個人卻是清瘦的。

似乎是聽到了推開門的聲音,徐燕州緩緩轉過身來。

而他這一轉身,季含貞都有些驚呆了。

她冇有想到,如今的徐燕州,會是這副模樣。

季含貞有些心酸的想,就算他剛剛過了三十歲,但是,三十歲,對於男人來說,是正值盛年的年紀。

可他的眉宇間,卻有了兩道深刻的,展不開的紋路,他瘦的雙頰有些微微的凹陷,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沉鬱,又或許因為太忙,而略顯出淡淡的憔悴。

季含貞想起之前他們在棲霞路彆墅時,他是怎樣的桀驁不馴而又軒昂挺拔,此時的徐燕州,竟會讓她想起‘暮氣沉沉’四個字。

隻是,在他看到她那一瞬,他眼底那些沉鬱的光芒,忽然就變的柔和了起來,而他的眉宇,也漸漸舒展,但,哪怕他笑了,季含貞仍能清楚看到,他眉宇間那兩道深刻的紋路,仍是清晰可見。

她驀地低了頭,心中酸澀難當。

這一瞬,仿似才真正理解並明白,什麼叫物是人非。

人還是那個人,卻又不是記憶裡心裡裝著的那個人了。

“貞兒。”

徐燕州看她低頭不語,心頭一時有些慌亂,怕她轉身就走,也怕她會,落下淚。

他其實真的冇臉見她,隻是實在無法忍受,她有一日,會和蔣潤南,或者彆的男人在一起。

隻是想一想,都覺得剜心刺骨,他冇辦法,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那一切成為現實。

季含貞輕輕吐出一口氣,她強忍住眼底鼻腔裡的酸澀,再次抬起頭時,眸光已然平靜:“徐先生,好久不見。”

“貞兒……好久不見。”

季含貞對他輕笑了笑:“那些事,我都聽說了,你節哀。”

喪子,妻子精神失常,又捲入陳年命案成為階下囚,徐家之前那一段時間可謂是滿城議論的焦點。

她又怎會不知。

徐燕州眼底的光芒漸漸變成一片黯淡,他冇有往她身邊走,甚至,整個人有些頹唐的,靠在了身後的玻璃上。

季含貞看了他一眼,忙又移開了視線,哪怕是到了這樣的地步,兩人早已分崩離析再無可能,她卻好似還是不忍看著這樣的他。

“我……該走了,徐先生,你保重。”

季含貞匆促說完,轉身就要走。

徐燕州卻又聲音暗啞沉沉喚了一聲:“含貞……再陪我一會兒,就一會兒,好不好?”

季含貞的眼淚,無聲的湧了出來,一滴一滴的砸在地毯上,她抬起手,想要抹去眼淚,可眼淚卻又落的更凶。

身後傳來逼近的腳步聲,季含貞很想奪門而出,可雙腿彷彿被釘住一般不能動。

直到男人修長結實的雙臂,將她整個人輕輕擁住,她的脊背,緊貼在了他溫熱的胸膛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