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648 離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648 離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蔣潤南和鳶鳶關係算是親密,鳶鳶好似也逐漸的適應了,自己的生活裡有了這樣一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好叔叔。

季含貞感動而又難過:“當然,你這樣為鳶鳶考慮,我這個做母親的,又怎會捨得讓鳶鳶傷心?”

“那就這樣說定了,我和鳶鳶約好了的,我們這周要先去遊泳,然後去海洋館畫畫。”

蔣潤南說的灑脫,語調也並無太多愁緒傷懷,但季含貞卻還是有些說不出的自責。

隻是,她必須要這樣做,長痛到底是不如短痛。

蔣潤南還有這樣大好的人生呢。

回去京都後的日子,一如從前平靜安寧。

蔣潤南是個十分守信用的紳士,他果然開始慢慢的減少和鳶鳶見麵的次數,最開始的一週兩次,漸漸變成一個月三次,兩次,到最後,似乎鳶鳶就這樣平靜的接受了蔣潤南逐漸的淡出了她的生活。

隻是她更少笑了,除卻偶爾會喊一聲媽媽,也再不曾開口說話。

好像那顆試著打開的心,再一次的上了鎖。

季含貞心疼的哭過,後悔過,但卻隻能告訴自己,她不能因為鳶鳶,就自私的接受蔣潤南,人生這一輩子太漫長,太漫長了,冇有愛意支撐,如何去度過那樣漫長的人生?

那段時間裡,許禾平安的生下了她和趙平津的第一個孩子,是個很健康的男嬰,或許隻是出於父母最平凡普通的祝福,他們希望他健康長大的樸實心願,他的小名就叫了康寶,而取大名的時候,趙平津在許多寓意美好,聽起來就十分尊貴或者高大上的名諱裡,獨獨選擇了知許兩個字。

康寶擁有了他的大名,趙知許,這讓許禾甜蜜幸福之餘,卻又有些小小的羞赧。

彆人以後問起康寶的名字,或許都會感歎一聲,哇,你爸爸媽媽感情真的好好哦。

但經曆了生產,哺乳,坐月子,帶孩子,等等等等一係列複雜頭疼卻又讓人幸福無比的曆程之後,許禾也終於明白,趙平津再怎樣的厲害,也隻是一個凡人,他也有喜怒哀樂,也有麵對嬰孩束手無策的時候,更有麵對妻子產後激素影響導致的情緒變化和小小的抑鬱時,也會焦頭爛額,也會失眠無助。

也會有需要人安慰需要一個擁抱和親吻的脆弱時候。

所以,她也就自然而然的接受了另一麵的他,不太完美強大,但卻有著人間煙火味的趙平津。

一個男人愛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願意在一點一滴的生活中毫不吝嗇的展示他的愛,許禾覺得,這也是另一種霸總行為。

季含貞去看過幾次小小的康寶,有時候也會帶上鳶鳶。

鳶鳶很顯然的對於小嬰兒很感興趣也很好奇,她不說話,就是睜大眼睛仔細的觀察著康寶的一舉一動,然後回去後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給康寶畫了一幅畫。

她畫的是穿著小肚兜和紙尿褲的康寶,正努力的舉起肥嘟嘟的小腳丫往自己嘴裡塞的畫麵。

惟妙惟肖,簡直生動極了,甚至將康寶因為啃不到自己的小腳丫而急的皺眉咧嘴要發怒的微表情都捕捉的十分到位。

趙平津和許禾讚不絕口,他們非但找人精心裱了畫,甚至還對季含貞打趣說,等將來康寶結婚的時候,他們要把這幅畫放大做成展板,讓賓客們好好看看。

當然這隻是好朋友之間的玩笑之語,等到孩子們長大,有了自尊心有了自己的想法時,有些事可就真的不能做了。

鳶鳶早就到了上學的年紀,隻是之前,季含貞找了好幾所學校,鳶鳶都不太適應,恰好這時,鳶鳶的主治醫生給他們推薦了一位澳洲的華人專家,他的華人留學生團隊在自閉症這方麵有了新的研究成果,據說效果很不錯,季含貞就動了帶著鳶鳶搬去澳洲的心思。

姚太太不大願意離開自己生活了一輩子的地方,保姆也有家人在京都,若是搬去澳洲,一切都要重新開始。

雖然生活方麵不用擔心,畢竟房子和錢季含貞都不缺,隻是要離開朋友和熟悉的地方,季含貞到底還是有些不捨。

那時候許禾剛和趙平津舉辦完婚禮,季含貞對她說出這個想法的時候,許禾當時就抱著她,十分不捨的紅了眼。

但一切為了鳶鳶的未來考量,最終季含貞還是下定了決心,如果鳶鳶的治療有效果,她將來,自然還是會帶著女兒回來的,畢竟,她深受母親的影響,十分的安土重遷,不願離開故土,也不想自己的女兒一直都接受西方的教育。

搬去澳洲的行程已定,季含貞就開始忙碌的準備各種手續和證件,姚太太幫著她收拾和鳶鳶的行李,幾次都不捨的抱著鳶鳶落了淚。

徐燕州那邊,自然也第一時間就知曉了季含貞的決定。

他並不意外,隻要是為了鳶鳶好,季含貞是連刀山火海都願意去闖一闖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