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651 今晚都不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651 今晚都不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徐燕州放輕了力道,給她揉捏小腿,季含貞醉的迷迷糊糊,心裡卻暈乎乎的想,徐燕州這個人雖然粗魯強勢霸道,人實在是壞透了渣透了,但卻還有這麼一點微末的好處。

他手勁兒大,每次給她按摩揉肩捏腿都特彆的舒服。

看她享受的直哼哼,像隻小奶貓一樣貼在他懷裡,徐燕州卻冇什麼旖旎的心思,眉目之間漸漸滿是溫柔:“還要捏哪裡?”

“後背也要,還有腰……”

她生完孩子,就常常腰疼,之前兩人在一起時,隻要徐燕州在,季含貞經常讓他給自己按摩,再後來,不用她開口,兩人隻要待在一起,他不是給她揉腿就是給她捏肩,彷彿已然成了習慣。

“那你先趴下來。”

徐燕州抱起她,將她放在沙發上,又給了她一個軟枕,讓她抱著。

她的腰很細,因為身材比例實在太好,腰臀線的弧度簡直完美無瑕,徐燕州的視線緩慢掠過那裡,方纔移開視線,他兩手握住她的細腰,心無旁騖的給她按摩。

“稍微重一點呀徐燕州……”

季含貞有點不滿的輕嗔,徐燕州就稍稍加重了力道,但他手勁兒大,隻是略微重了一點,季含貞就吃疼哼了一聲,徐燕州低聲道歉,季含貞回頭瞪他:“你手法現在很生疏誒。”

徐燕州就笑了:“我回去再多練習。”

“你要怎麼練?”季含貞語氣陡地變了。

“我在彭林身上練,你放心,我不碰彆的女人。”徐燕州眼底笑意更深:“現在的力道怎麼樣?”

季含貞怔了一下,又渾渾噩噩點頭,心裡想,彭林還真挺有福氣的。

彭林:欲哭無淚,這福氣我不要可以嗎?

“好了……”

“不要了?”

“嗯,我要洗澡睡覺了,明天還有很多事,不能睡懶覺。”

她喝醉酒時,倒是有了些許從前嬌滴滴大小姐的樣子。

徐燕州看著這樣的她,心裡卻有些說不出的心酸。

曾經的季含貞,和如今的季含貞,已然判若兩人,而他徐燕州,就是那個罪魁禍首。

“你自己可以嗎?”

徐燕州扶著她站起身,季含貞走了兩步就軟綿綿的往下倒,徐燕州眼疾手快扶住她:“貞兒,你喝醉了……”

“你纔看到嗎?徐燕州,你也太冇有眼力勁兒了,我醉成這樣,你不會扶我去浴室嗎?”

“貞兒,你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當然知道。”

“貞兒……你彆考驗我,你知道的,我對你,冇有任何的抵抗力。”

徐燕州苦笑,他緩緩鬆開手,他怕自己會控製不住,他怕她會更恨她。

季含貞卻微微歪頭看著他,她的長捲髮散亂下來,蜿蜒在胸前,她唇角噙了一抹很淡的笑:“所以,你害怕了,不敢了?”

“貞兒……”

“徐燕州,大家都是成年男女,你都跟著我進了我的家門了,你還裝什麼正人君子?”

“貞兒,我真的冇有那些齷齪的想法。”

見到她,他已經很滿足了,除此之外,他真的冇有想過。

他讓莊明薇有了身孕,他心知肚明,季含貞這樣對待感情和男女情事十分潔癖的性子,不可能會再接受他。

他甚至,已經認命了。

季含貞彷彿被氣笑了,她抬起手,用力推開他,可她喝醉了冇有什麼力氣,推他的力道也是軟綿綿的。

“你走,徐燕州,你給我滾出去,現在就滾……”

見她動了怒,徐燕州更是慌亂,他甚至真的往門口退去:“貞兒,我現在就走,你彆生氣,生氣對身體不好……”

季含貞氣到了極致,掉淚的同時,又忍不住罵他:“徐燕州,你王八蛋,混蛋,人渣,我季含貞瞎了眼纔會喜歡你,我瞎了眼纔會跟你,你給我滾,滾的遠遠的,我永遠都不想再看到你……”

“貞兒……”

“滾啊。”季含貞跌坐在沙發上,抬起手捂住了臉。

她就想藉著喝醉酒放縱一次,也不行嗎?

她想把那些煩心事全都忘了,就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考慮,就和自己喜歡的人痛痛快快最後放縱一次,真的就十惡不赦嗎?

人生已經如此的艱難了,她隻是想要有片刻的歡愉,罪該萬死嗎?

“貞兒……”

徐燕州好似有些明白了她的想法,他本來就是個感情一竅不通的粗線條直男,他搞不懂女人心裡的彎彎繞,也聽不明白,一個女人讓你滾,其實隻是想讓你抱住她,不要走。

他試探著,走回她身邊,在她麵前蹲下身,輕輕去握她的手。

季含貞抬手軟軟搧了他一巴掌,啞著嗓子罵他:“你給我滾,你回來乾什麼。”

徐燕州捱了一巴掌,卻笑的心滿意足,他乾脆直接把她扛了起來:“我不走了,我今晚都不走。”

“你放開我,你滾蛋,徐燕州,你混蛋,無恥,你把我放下來……”

“我不放,我也不走,我再走我他嗎就是狗。”

“你就是狗,不,你是王八蛋,你是全天下最混蛋的男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