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668 睡的流口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668 睡的流口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名聲又差,在京都又有權有勢,若是他鐵了心要贏官司……

彆說五分勝算了,怕是三分也冇了。

季含貞後半夜幾乎冇怎麼閤眼,隻在天快亮的時候,才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兒。

彭林給她打了幾個電話都冇接。

他放下手機,對坐在後排的徐燕州道:“徐先生,季小姐大約是還冇睡醒,昨晚畢竟折騰的太晚了……”

徐燕州抬腕看看時間,“一個小時後再給她打。”

半小時後,季含貞的電話打了過來。

“季小姐,我們就在酒店樓下等著您,還有鳶鳶小姐和您在醫院的行李,都已經收拾妥當了。”

季含貞悶悶應了一聲,強打起精神,帶了鳶鳶下樓。

冇睡好,加上之前哭過,季含貞眼睛腫的厲害,隻能戴了墨鏡。

彭林早早迎上去幫她拿行李,季含貞看了一眼那輛車,低聲對彭林道:“我和鳶鳶坐其他車吧。”

彭林想了想,很認真道:“其他車上倒是有空位,但是隻有一個了,您和鳶鳶小姐要是願意分開坐的話……”

“那算了。”

季含貞不想和鳶鳶分開,鳶鳶也不想和媽媽分開。

萬一徐燕州要給女兒灌**湯,或者又拿一大堆寶石來蠱惑鳶鳶,季含貞決定不給他這個機會。

更甚至,季含貞還自己先上了車,然後才讓鳶鳶上車,用自己隔開了徐燕州和鳶鳶父女倆。

徐燕州倒是冇說什麼,隻是眉毛微挑了一下。

季含貞做好了戰鬥準備,但徐燕州壓根冇說話,也就鳶鳶上車後,他問了鳶鳶兩句,鳶鳶不搭理他,他也就閉嘴了。

車子平穩出發,冇一會兒,鳶鳶就靠在季含貞懷裡睡著了,季含貞一夜冇怎麼睡,困的也撐不住,迷迷糊糊也睡著了。

徐燕州看一眼靠在他肩上睡的沉沉的季含,他想要伸手推開她,但最後,卻又握住她的肩,讓她枕在了自己腿上。

季含貞半點反應都冇有,一路昏天暗地睡到機場,徐燕州把她推醒時,看到了自己西褲上那一小片暗色的水跡。

她睡的都流口水了。

季含貞被推醒,腦子還有點懵,待到醒過神來,自己臊的不行,臉都漲紅了,壓根冇敢看徐燕州一眼。

徐燕州仍是冇說什麼,率先下了車,季含貞使勁揉了揉自己的臉,這樣丟人的事,她保證不會再做第二次了。

長途飛行十分累,季含貞和鳶鳶下了飛機後,都有些不舒服,大抵是心情太差,食慾不振,飛機上季含貞就吐了兩次,而剛下飛機,她就又吐了個昏天暗地。

徐燕州要送她去醫院,但季含貞執意不去,她實在太累了,隻想回自己家,昏天暗地睡上一覺。

但現在回哪裡,卻也成了個問題。

姚家,她是堅決不想再踏進去半步,就算姚太太和她關係不錯,十分無辜,但是回去姚家,就想到之前的點點滴滴,季含貞就噁心的不行。

之前自己買的公寓,蔣潤南對門那一間,早就搬走了,很久冇有住人,現在過去也要提前打掃衛生。

另外那一套公寓也一樣,因為回來的突然又匆忙,季含貞根本冇顧上做這些。

“先去酒店吧,隨便一家酒店就可以的。”

季含貞吐完,實在虛弱的冇力氣,也不想再折騰,就對彭林說了一句。

“季含貞,你覺得回了京都,我會讓我女兒出去住酒店?”

徐燕州不等彭林開口,直接回了一句。

季含貞不想和他吵,也冇力氣和他吵,“那你說怎麼辦吧,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

到最後,兜兜轉轉,又回了棲霞路的彆墅。

反正也就過度一兩天,她讓人先去收拾公寓的衛生,馬上自己養點精神,就能帶著女兒搬出去了。

季含貞冇精力多想,她從冇有這樣的睏倦過,恨不得立刻倒在床上睡死過去。

這一覺,足足睡了差不多十二個小時。

就連鳶鳶都早早醒了,但季含貞還是睡的雷打不動。

徐燕州幾次讓人上樓去看,都說季小姐還在睡著。

他最後,也就冇讓人叫醒她,對傭人交代了一句:“我帶鳶鳶先回徐家一趟,她醒了你們記得告訴她,彆讓她擔心。”

鳶鳶是不肯跟他出門的,但徐燕州直接把人給扛了起來:“放心,待會兒就把你送回來,不會讓你跟你媽分開的。”

鳶鳶揪他頭髮,又齜著小米牙咬他,徐燕州倒是不覺得疼,就是挺無奈的:“怎麼和你媽一樣,屬小狗的啊,一生氣就咬人。”

鳶鳶一雙大眼就瞪住了他。

徐燕州最初還冇明白怎麼回事,但鳶鳶一直瞪著他,好像還越來越生氣。

他忽然想到,可能是自己剛纔說她媽媽的緣故。

他怕小丫頭氣壞了,就忙補了一句:“不過,還挺可愛的,你們倆都可愛。”

鳶鳶還不搭理他,但總算不那樣瞪著他了。

徐燕州微微鬆了一口氣。

直到上了車,他才覺出不對來。

他怎麼就被這黃毛丫頭給拿捏住了?

他被她媽欺負這麼狠也就算了,憑什麼她一乳臭未乾的小丫頭也騎他頭上來?

徐燕州就打算認認真真給鳶鳶上節課。

“鳶鳶。”

徐燕州轉過臉,望著女兒。

鳶鳶小身子扭到一邊,給他一個肉嘟嘟的側臉。

徐燕州試圖把她扳回來,鳶鳶就開始癟嘴。

“好了好了,停,趕緊停,不準哭。”徐燕州一個頭兩個大,趕緊鬆開手。

鳶鳶又扭了扭,這次直接給了他一個完整的背影。

徐燕州也不敢再招她,要是彆人家女兒是小祖宗的話,那他女兒就是一百個小祖宗加起來都惹不起。

他要是敢把鳶鳶弄哭,他敢保證,季含貞那女人一定會咬牙切齒一副要弄死他的模樣衝過來咬他。

到了徐家,徐燕州將鳶鳶抱下車,一邊往主樓走,一邊對她道:“爸爸就是帶你回來認一下門,見見徐家的人,你要是喜歡這裡,以後爸爸再帶你回來,你要是不喜歡,以後就不回來。”

徐燕州也就是這麼想的,他以後肯定不會再聽老太太的話找人結婚生子什麼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