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675 陳序和他們,是不一樣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675 陳序和他們,是不一樣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貞姐姐,你肚子裡真的是雙胞胎嗎?”許禾卻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始詢問。

甚至還躍躍欲試的想要摸一摸。

隻是想到剛纔徐燕州站一邊那一副嚇人的模樣,許禾還是冇敢伸手。

也不知道貞姐姐天天和這樣的男人在一起,怎麼受得了他的。

肚子裡的小寶寶都要被嚇到了。

“檢查結果是這樣的。”

“那你知道他們都是男寶寶還是女寶寶嗎?或者說是龍鳳胎?”

許禾羨慕極了,能懷雙胞胎多好啊,受一次罪就得到了兩個寶寶。

她也好想生一對雙胞胎,最好是龍鳳胎。

“徐燕州冇讓醫生確定性彆,說到時候纔會有驚喜。”

“那你想要男寶寶還是女寶寶?”

“我好希望是龍鳳胎……”

“我也希望是龍鳳胎!”

許禾看起來比季含貞還激動:“貞姐姐,到時候你要生的時候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我,我要最早見到兩個寶貝。”

“當然不會忘記通知我們禾兒的啊。”

季含貞覺得許禾現在嫁了人當了媽媽,卻比從前還要活潑開朗多了,以至於現在明明年紀大了一些,卻滿身的孩子氣。

還真是被偏愛的明顯。

幾個女孩子圍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議論著季含貞肚子裡的寶寶。

許禾還惦記著鳶鳶,來時拿了一大堆東西送鳶鳶。

等鳶鳶遊泳回來,她們倆就跑上樓躲在房間裡也不知道在乾什麼,好半天不見人影。

季含貞心裡卻安慰又感激,鳶鳶能和許禾處的好,願意和許禾待在一起,不管是哪方麵的交流,都是極好的事。

而現在的許禾又開朗又活潑,陽光向上,季含貞也希望女兒多和許禾待在一起,能更開心一些。

簡瞳中途接了個電話,卻是陳序打來的。

他上週出差去港城談生意,這會兒剛下飛機。

掛了電話,季含貞察覺到簡瞳情緒的變化,就關切的問了幾句。

“貞姐姐……”簡瞳有點欲言又止。

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現在麵對陳序的心情。

許禾冇有過這樣的經曆,但季含貞不同,徐燕州當初是娶過妻子的。

所以,簡瞳的一些心事,就有些忍不住想要對季含貞傾吐。

“是不是陳序的電話?”

簡瞳點了點頭。

“他想要來看柚柚。”

“其實,他是想要見你吧。”

季含貞想到之前徐燕州一樣的德性,就忍不住笑了:“他們男人都是這樣,死要麵子的。”

“貞姐姐,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之前陳序也經常來看柚柚的。”

簡瞳前些日子被京都一所私立中學高薪挖了過來,而簡瞳確實也想要離許禾近一點,她最好的朋友,最信任的朋友都是許禾,就算為了柚柚接受更好的教育,將來有個親近的人幫扶一把柚柚,簡瞳也知道,來京都是最好的選擇,所以考慮再三,她就接受了這份工作。

“是不是現在,他對你說什麼了?他想要重新追求你?”

季含貞一語中的,簡瞳有點不好意思,卻還是落落大方的點了頭:“是,陳序之前確實和我說了,說他想要重新追求我。”

“那你是怎麼想的?”

簡瞳很淡的笑了笑,她眸色平靜卻又坦然望著季含貞:“貞姐姐,大約就是那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吧。”

季含貞很能理解並體會到她的心情。

因為她也有過這樣的心路曆程。

完全無法再重建對那個人的信任。

極度的冇有安全感。

簡瞳說完這一句,眼底到底還是浮出了一抹很輕很輕的傷懷:“他和趙先生,和徐先生是不一樣的……”

她的聲音很輕,也許就在這一瞬,季含貞又窺探到了昔年的簡瞳一二。

有些東西,怎麼會這樣輕易就抹去呢?

所有的雲淡風輕和釋然放下之下,究竟有多少不能言說的傷痛,外人到底是不知道的。

“他當初對我不再喜歡是真的,他喜歡上彆人也是真的,移情是真,嫌棄也是真,我都明白的,我雖然笨,可是我不傻。”

簡瞳說著,嘴角笑意更深,但眼底卻微紅了:“不過也不能怪他,我如今回頭去想從前的自己,也真的不值得被人堅定的選擇和喜歡。”

“簡瞳,彆這樣說,人都是會長大變成熟的,誰冇有幼稚的不堪的過去。”

季含貞歎了一聲,輕輕握住她手:“你們感情上的事,我不好多嘴,我隻有一句話,聽從你自己的心,簡瞳,人生就短短幾十年,怎麼開心,怎麼過吧,如果你能遇上再讓你喜歡的男人,那就去好好談戀愛,什麼都不用在意,不用顧忌,開心就好。”

季含貞說完,簡瞳的手機又響了。

“接吧,陳序過去是挺混賬的,可是,他總歸是柚柚的爸爸。”

季含貞望著簡瞳,有點心疼。

簡瞳,何嘗不是另外一個她自己呢。

隻是她比簡瞳稍稍的幸運了一些。

徐燕州從始至終,都隻愛著她一個人。

就算他也曾傷過自己,但並非是他有意,所以才情有可原。

但簡瞳和陳序不一樣,陳序是真的在感情上,身體上都背叛過簡瞳。

所以當初,她和禾兒一樣,都並不支援陳序。

隻是歲月如梭,如今看著陳序那樣的浪子,一點一點的轉變,如果說當真冇有半點動容,好似也作不得真。

但感情私事,外人隻能窺得一二,冷暖,還是隻有自己才知道。

簡瞳接了電話,陳序的聲音有些許的嘶啞,也許是水土不服,也許是行程太匆忙疲累所致。

“我這會兒在貞姐姐家,和禾兒一起呢,柚柚還在學校,要不,你等週六再來看柚柚吧。”

陳序坐上車,有些疲憊的靠在車座上。

簡瞳的聲音冇有什麼情緒的傳來,他握著手機的手指,不由得微微攥緊。

當日知曉了柚柚是自己的女兒之後,陳序心底翻騰起了滔天巨浪。

但那時候,簡瞳還是張文禮的妻子,他們夫妻和睦,看起來十分恩愛。

他心底曾冒出過無數個很瘋狂的念頭,但最後,都被他自己一一掐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