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679 徐家的大秘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679 徐家的大秘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瞳瞳……”

“禾兒,我和陳序之間,也許就是這樣了。”

簡瞳對許禾很輕很輕的笑了一下:“他冇有那麼喜歡我,我也不再如從前那樣喜歡他了,但我們之間有個柚柚,我們仍是無法分割開的兩個人。”

但這或許,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比起所謂的恨對方入骨,一輩子老死不相往來,更或者相愛卻終生錯過。

他們如今這樣,對於他們兩人,對於柚柚,都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陳序轉到普通病房後,簡瞳才帶了柚柚來醫院看他。

他恢複的還不錯,雖然隻能稍稍走動幾步,但臉上漸漸也有了點血色,不像之前那樣嚇人了。

柚柚軟軟糯糯的趴在陳序的床邊,小姑孃的性子有點隨了簡瞳,又文靜又乖巧,還有些膽小。

大約正是因為這一點,陳序每每麵對她的時候,纔會加倍的心軟。

他看著柚柚,就像是看到了小時候的簡瞳。

記住網址m.vipkanshu.vip

隻是對於簡瞳的過去,已經無法改變,隻能是永遠的遺憾,所以對於柚柚,陳序是鐵了心要將女兒寵上天去。

他其實不希望柚柚這樣乖,這樣聽話,就算是驕縱一些,調皮一些,他覺得也冇什麼。

乖女孩兒,總是要吃更多的苦,受更多的委屈的。

“好了柚柚,爸爸還要養傷,我們先跟阿姨回去吧。”

簡瞳試圖將女兒抱走,但柚柚卻抱著陳序的手臂不肯放。

她將肉嘟嘟的小臉貼在陳序的手背上:“媽媽,我給爸爸呼呼,呼呼就不疼了。”

“你就讓她再陪我一會兒,我好幾天冇看見她了,想得不行。”

陳序也捨不得柚柚,雖然自己身體還不舒服,但卻也不想讓柚柚這麼快回去。

簡瞳也冇多勸,起身出去了。

陳序看著她的身影離開,又緩緩收回視線望著柚柚。

他記得以前唸書時,看過一部電影亂世佳人。

裡麵的男主角瑞德非常非常疼愛他和斯嘉麗所生的小女兒,曾有影迷和原著的讀者分析過,說瑞德是將對妻子斯嘉麗所有的愛,都傾注在了他們的女兒的身上。

因為瑞德和斯嘉麗都以為斯嘉麗心裡愛的人是阿希禮,瑞德自以為自己愛而不得,所以纔會移愛在女兒的身上。

後來他們的女兒騎馬摔死,瑞德和斯嘉麗的夫妻感情也徹底分崩離析。

陳序看著麵前的女兒,不知為何,就想起了這段情節。

他能感覺出來,簡瞳不再如從前那樣愛他了,也許她後來愛過張文禮,愛過在海邊的那個男人,將來,她也可能愛上其他優秀的人。

但他卻不會了。

隻是這一份感情,冇有辦法,冇有資格,冇有勇氣說出來。

所以,他就如瑞德一樣,將這種壓抑的無法傾注的愛,都給了柚柚。

他愛著柚柚,就如愛著從前現在和將來的簡瞳。

“柚柚。”陳序忽然輕輕喚了女兒的乳名。

柚柚抬起小臉望向他:“爸爸,你是不是傷口痛痛?”

陳序就笑了,他摸了摸女兒軟嫩的小臉:“你愛不愛爸爸?”

柚柚想了想,還是點了頭:“爸爸如果早一點回來的話,我會更愛爸爸。”

陳序的心都要碎了。

可他不想在女兒的麵前落淚,他強忍著眼底刺痛,努力平複著自己的情緒。

但柚柚卻又奶聲奶氣的說了一句:“爸爸,你愛媽媽嗎?”

陳序紅了眼,他將女兒輕輕攬在懷裡:“爸爸不夠愛她。”

“沒關係啊,爸爸繼續努力。”

“好,爸爸繼續努力。”

陳序親了親柚柚的小臉:“醫院不適合小孩子多待,聽媽媽的話,跟保姆阿姨先回去,爸爸出院了就去看你。”

“好。”

柚柚也親了親陳序的臉:“爸爸好好休息呀,打針不要怕痛痛,要勇敢。”

“好,爸爸聽柚柚的。”

簡瞳將柚柚和保姆送下樓,陳序的司機會送她們回去。

這幾天簡瞳都在醫院照顧陳序,陳序的父母對她也挺客氣的,每每來給陳序送東西的時候,補品什麼的也會給簡瞳準備一份。

季含貞也在徐燕州的陪同下來了一趟醫院,她懷著雙胎本來就辛苦,徐燕州不大想讓她出來走動,但季含貞對簡瞳印象挺好的,出了這樣大的事,彼此關係親近,還有許禾在中間,於情於理季含貞都要走這一趟。

誰料到這一趟去醫院,卻有了個意外收穫。

季含貞因為懷著雙胎的緣故,冇坐一會兒就覺得有些氣悶,徐燕州將她送過來後臨時出去辦個小事還冇回來,簡瞳就陪著她下樓去花園裡透透氣走一走。

這剛走到樓下,就迎麵遇上一個年輕但麵色慘白的女人,那女人捂著小肚子,走路的步伐很慢,簡瞳見她搖搖晃晃都要摔了,就伸手扶了她一把。

“冇事兒吧?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年輕女人正要道謝,可一抬頭卻看到了季含貞,她麵色陡地變了:“您是不是季小姐?”

季含貞有點意外:“你是誰?”

她懷著身孕,戒備心比往日就重了一些,這女人雖然虛弱的很,但季含貞還是輕輕捂住小腹,冇有上前。

“季小姐,季小姐,我求求你,求求你幫幫我吧……”

女人說著,掙開簡瞳的手就要往地上跪。

簡瞳怕她衝撞了季含貞,趕緊拽住了她:“你到底是誰,想乾什麼呢?”

“季小姐,我,我是……”

女人似乎有些難堪,咬著嘴唇,好一會兒才道:“我,我和您公公……之前,之前……”

她欲言又止,似乎這件事是她人生中最大恥辱一般難以啟齒。

但季含貞如此聰明,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徐竟山情人無數,徐燕州異母的兄弟姐妹都一大堆,這女人多半也是徐竟山玩過的其中之一。

季含貞很不齒徐竟山這樣的所作所為,但到底是徐家的長輩,她也不願大庭廣眾之下鬨的不好看。

“過來說話吧。”

季含貞轉身走到花園的僻靜處,那女人也白著一張臉跟了過去。

“你想求我什麼事,直接說吧,但我醜話說前麵,我也未必能幫你的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