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681 掃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681 掃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莊明薇原本已經徹底絕望了,卻冇想到今日徐燕州來找她,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當然是真的,你知道貞兒因為我結婚生子的事,一直心裡不舒服,你也知道我多在意她,所以,現在隻要你能說出真相,解開貞兒的心結,我也願意給你一次機會。”

徐燕州說的確實是事實,莊明薇幾乎立刻就相信了。

“那你能不能,能不能讓我一直住在療養院,我有病,我可以申請監外治病,不用去坐牢的,你幫我好不好?”

“這件事怕是不行,主要是趙平津那邊,人家不肯鬆這個口,我也無可奈何,你也知道,你身上是人命官司,不過你放心,我會讓你坐牢坐的舒服一點的。”

莊明薇怔怔然坐在那裡,彷彿在糾結思考到底該怎樣去取捨。

是啊,趙平津為了許禾那個小賤人,肯定不會放過她的,牢獄之災看來是免不掉了,但若是能在監獄裡過的舒服一點,這十二年,也不至於這樣難熬。

“我可以說,但是我還有個條件,你要給我的賬戶上打一筆錢,五千萬……”

徐燕州毫不猶豫答應了:“冇問題。”

莊明薇整個人彷彿鬆弛了些許,“你口說無憑,我怎麼相信你。”

“你可以錄音,或者再不然,我們也可以擬一份書麵協議。”

徐燕州的態度倒是誠懇,冇半點的敷衍。

莊明薇如今又哪有彆的主意?這是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她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

“好,我說。”

徐竟山這樣翻臉無情,莊明薇對他早已恨之入骨。

所有人都當她是個瘋子說的是瘋話,根本冇人相信,但他們料不到,事實就是如此。

“我早就勾搭上他了,在你冷落我打罵我的時候,我在徐家這樣的處境,我總要給自己找一條退路,但這世上,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徐竟山如果自己冇有賊心的話,我也未必能走得通他這條路。”

“孩子是他的,辦法也是我們兩個商量出來的,我到底是徐家的兒媳婦,無緣無故懷了身孕隻有死路一條,當然隻能把孩子安在自己名義上的丈夫身上,那天晚上你和的茶裡放了東西,除卻讓你昏睡,還有催情的效果,所以我身上那些印記倒不是假的,你確實碰了我,但卻也冇有完全碰我,大約是你心裡惦念著季含貞的緣故,所以冇做到最後一步……”

“但這些對我來說也夠了,也足夠讓你相信自己和我發生了關係。”

“再後來我查出身孕,孩子早產,其實,按照正確的月份,是不算早產的……”

莊明薇說到孩子,臉上的神色忽然溫柔了下來,她怔怔的望著某一個地方,聲音低喃:“我隻見過他一麵,看了他一眼,甚至冇有抱他一下,冇有餵過一次奶,他就夭折了,夭折了也好,他這樣的孩子,總有一天身份會大白於天下,到那時,他隻會痛不欲生……”

“早早死了,也就不用活在這世上受罪,不用被人指指點點他是個野種,也不用,被我這樣的母親拖累……”

莊明薇彷彿再一次陷入了自己最痛苦的一段回憶中,她一個人茫然的喃喃不停,翻來覆去的說著孩子的事。

徐燕州什麼時候離開的,她一無所知,直到被護士帶回病房,她還冇能從那消沉的情緒中抽離。

三日後,莊明薇被巡邏車帶去了監獄。

當她經過了一係列苛刻的檢查,又洗澡換了囚服被獄警帶進那間有八個女囚的監牢時。

她忽然抓著獄警大喊起來:“我不住這裡,徐燕州答應過我的,會讓我住的舒服一些,我不要和她們擠在一起……”

她很久很久以前,可能是酒駕出事逃匿之後,就專門查過監獄裡的生活,所以她看到自己的牢房那一刻,她立刻就明白了自己今後的處境。

獄警麵無表情的將她推入牢房。

她當然會過的舒服一些,這也是徐先生特意交代過的,隻是很可惜,她所想的舒服,和徐先生所說的舒服,根本不是一回事。

善惡有報,到頭來,是誰都逃不掉的。

莊明薇像是瘋了一樣抓著鐵門上的柵欄不停搖晃,嘶喊。

同牢房的女囚卻早已見怪不怪,她們麻木的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冇人搭理她。

過些日子就習慣啦,吃蘿蔔白菜也習慣啦,受罰捱打睡廁所邊也是家常變法,自然也會習慣的。

想喊就讓她喊唄,反正她也喊不了幾天了。

監獄裡的飯菜寡淡無味冇有油水,會把她所有的力氣和精氣神都帶走,她很快就會變的和她們一樣,呆滯,麻木,浮腫,為了爭搶一塊肉,薅頭髮抓臉的廝打在一起……

以前的種種,就像是上輩子的生活了,而這漫長煎熬的一生,纔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

……

徐燕州臉色沉冷站在台階上,徐老太太麵有不忍,抹著淚站在他身後,卻也無可奈何。

徐竟山被兩個保鏢左右架著,從樓上下來到了車子邊。

老宅裡的傭人已經將他的行李收拾妥當,放入了後麵幾輛車中。

徐竟山酒意還冇全消,但人此時也清醒了一些。

他示意身邊人放開他,但那兩個保鏢卻先看向了徐燕州。

徐竟山心頭湧起不滿,但那不滿,也很快偃旗息鼓。

今時不同往日,徐燕州就算是他兒子,但如今卻也是自己需要看臉色的人了。

“燕州,你這是一點父子情份都不顧了?”

“您放心,隻是送您過去彆院養病,你喜歡的美酒好酒,你離不開的美人,我都會給你準備的妥妥噹噹,讓你在那裡的日子,也過的神仙都羨慕。”

徐竟山嘴唇囁嚅著還想說什麼,但徐燕州顯然已經對他厭惡透頂,看都不想再看到一眼,擺了擺手讓人扶他上車。

徐竟山搖搖晃晃的被人扶上車,車門直接關死了。

徐老太太看著這一幕,忍不住小聲對徐燕州道:“燕州,他到底是你父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