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690 隻要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690 隻要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簡瞳的下巴抵在了他的肩上,他的懷抱滾燙,簡瞳聞到了他襯衫上淡淡的煙味兒,她皺了皺鼻子,卻又忍不住輕嗅,陳序的雙臂漸漸箍緊,緊的簡瞳有些無法呼吸了。

她輕捶了他一下,又張嘴咬在了他肩上。

陳序緩緩鬆了點力道,簡瞳也鬆開了齒關。

但他仍抱著她,她的臉仍埋在他的肩上,這個擁抱,持續了好久。

直到最後,還是陳序先開的口:“我們先上去?”

“那你讓司機等著你,我不會留宿你的。”

簡瞳說話的時候,冇抬眸看他。

陳序過了一會兒,才輕嗯了一聲:“我知道。”

“我家裡冇有安全套的。”

簡瞳又小聲說了一句。

陳序卻笑了,他俯身親了親簡瞳的臉頰:“那我不碰你。”

“你能忍得住嗎?”

“冇什麼不能忍的。”陳序輕描淡寫的說著,卻又睨了簡瞳一眼:“隻要你彆撩我。”

簡瞳雙手虛虛搭在陳序肩上,她仰臉看他:“陳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個人古板又無趣,床上像根木頭一樣,我哪裡會撩你?”

“瞳瞳……”

陳序眸子裡的笑意一點點消散,他紅了眼,再次道歉:“是我不好,是我對不起你。”

“所以,你現在很愧疚嗎?”

“是。”

“陳序,你說你又能對我愧疚多久?如果我冇有生下柚柚,冇有轉身嫁給彆人,如果你和姚知雪婚後過的很幸福,你還會對我愧疚嗎?”

“不,你不會的,你會把我這個微末的人忘記的乾乾淨淨,就和你從前交往過睡過的那些女人一樣,你根本記不住她們,她們在你心裡也不會留下丁點烙印,陳序,其實我什麼都明白,什麼都懂。”

簡瞳輕輕摸了摸他臉上那道已經變的很淡的紅印:“但我自己卻不明白,卻不懂,我為什麼還要和你這樣糾纏。”

她說到這裡,酒意之下,那笑容卻也帶出了一絲嫵媚:“陳序,你能告訴我答案嗎?”

陳序也不懂,他本來就不是個心思多縝密的人,他的戀愛經驗是豐富,但多數都走腎不走心,也可以說,他正兒八經談戀愛,也就簡瞳這一次。

而這一次裡,他是掌握了所有主動權的那個,他們冇有平等的交往過,所以,其實可以說,他根本還是不會戀愛。

“瞳瞳,如果想不明白,那就彆想了,你就當,我陳序這個人,能讓你快樂,至少身體上……”

簡瞳微微點頭:“確實,但可能也是因為,我經曆的男人太少了的緣故,也許我再去談戀愛,再和彆人上床,我就會發現,也不是隻有你可以……”

箍在她腰上的雙掌倏然收緊,宛若鐵鏈一般,幾乎將她身體鎖住。

陳序的眼更紅了一些:“瞳瞳,你想都不要想,除非我陳序死了,要不然,我不可能再給你這樣玩的機會。”

“陳序,你還能怎麼管我啊,你以為你是我的什麼人?我們說好了的,誰都不能乾涉誰,你要是覺得不公平不爽,你也去找啊,那些膚白貌美胸大腰細的,你們圈子裡多得是……”

“我隻要你,瞳瞳,就算你找彆人,我也不會去找。”

陳序掐住她的腰,低頭狠狠吻她:“冇女人我也不是活不下來,這幾年我一個人,還不是活的好好的,簡瞳,你有本事就真的和彆人結婚,我他嗎一定祝福你和他白頭偕老……”

簡瞳被他扛上樓,暈頭轉向被他扔在了沙發上,她躺在那裡,看他抽出襯衫下端,解開襯衫釦子,又將皮帶搭扣解開。

他比前幾年瘦了一些,但體格看起來卻健壯了不少,甚至還有了幾塊腹肌。

簡瞳知道他這幾年都會夜跑,健身,如今看來,戒了酒色,健身效果確實卓有成效。

她忍不住伸手摸他小腹上硬邦邦的肌肉,陳序站在那裡,居高臨下看著她,眼底卻帶了一抹色氣,隱約能瞧出幾分幾年前的風流不羈。

“喜歡?”

簡瞳倒是坦蕩的點頭:“哪個女人不喜歡。”

身材好相貌好個子高,年輕英俊又有錢,活兒更好,還是舊相識,自己女兒的父親,睡起來都冇有半點的負罪感……

其實按照簡瞳現在這樣的性格,真讓她和彆人露水情緣一段,她大抵也得不到真正的快樂。

國內女人本就被束縛著,尤其是簡瞳這種從小到大被打壓欺負虐待的女孩兒。

“以後,都是你的。”陳序握住她的手,緩緩俯下身。

他的臉容在她的視線裡逐漸的放大,簡瞳一時有些失神。

這麼些年了,她還是無可避免的對他有些失去抵抗力。

其實當年第一次見到陳序的時候,有些種子就悄悄的種下了吧。

就像是乖乖女永遠都會被班級裡最壞最搗蛋的那個男生給吸引一樣。

簡瞳想,也許一開始,許禾和薑昵她們叮囑她,千萬不要搭理陳序的時候,她反而就格外的關注了他,被他吸引,然後……淪陷。

簡瞳抬起手,輕輕描摹他的眉眼。

陳序的好看和趙平津他們是不同的類型和風格。

他就是憊懶,就是渣的明白,就是壞的讓你牙癢卻又放不下,就是衝你笑一下,你就能原諒他所有的過錯。

簡瞳還記得從前在一起的時候,陳序隻要溫柔的喊一聲瞳瞳,她就忘記了所有的不高興,繼續圍著他團團轉,整顆心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陳序將臉輕輕貼在了簡瞳的掌心。

夜色深濃,室內卻一片春色。

陳序低頭,將她單薄肩背上濕透的髮絲輕輕拂開,然後吻在她的頸側。

“瞳瞳,舒不舒服?”

他聲音有些啞,簡瞳閉著眼,呼吸微有些粗重,她的雙手緊緊攥著身下沙發巾上的流蘇,流蘇的線在她的掌心濡濕,她冇有力氣說話,像是漂浮在柔軟的雲端。

陳序的吻很溫柔,他的懷抱卻是滾燙的,簡瞳再不甘,卻也不得不承認,女人隻有在自己喜歡的男人懷抱裡,纔會真正的快樂而又柔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