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696 包容一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696 包容一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如果你還想更進一步的話,來京都也是很不錯的選擇。”

“陽陽上的寄宿學校,週末可以過來找你,你也可以回去看他,還有外公那裡,也可以住,影響並不大,當然,這一切,還是看你自己的想法。”

“那你呢瞳瞳,你希望我去嗎?”

簡瞳怔了一下,旋即卻道:“文禮,我希望你過的好,越來越好。”

張文禮沉默了許久,方纔輕聲道:“我知道了瞳瞳,我會慎重考慮的。”

其實他為什麼會想要去京都呢,如果京都冇有簡瞳,他根本不會有這個念頭。

可是簡瞳……

張文禮如今覺得,自己好似離她越來越遠了。

要不要再爭取一下呢?

這一生難得遇到一個自己這樣喜歡的女人。

雖然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比不上她的前任,但張文禮覺得,自己也並非是全無勝算。

簡瞳曾是他的妻子,他們曾有過那麼多次的夫妻之實,簡瞳的心裡,是有他的位子的。

也許這一次,他選擇去京都,他和簡瞳之間,會有轉機出現的。

隻要簡瞳一日冇有嫁人,他為什麼要放棄?

張文禮打定了主意,就開始計劃起去京都的事。

而週末陽陽回來時,張文禮也和陽陽說了自己的打算。

陽陽雖然有點捨不得,但卻還是支援他去。

“爸,你去吧,你去那裡好好工作,然後把簡阿姨追回來……”

柚柚的事情之後,陽陽彷彿是一夜懂事了,不管是因為驚嚇,還是因為其他的原因,總之這孩子是開竅了,也明事理了。

尤其在陽陽外婆去世後,少了那個在他跟前挑唆的人,他隨著年紀的增長,自己也有了判斷力。

當初簡瞳嫁給張文禮後,他們住在一個屋簷下,簡瞳怎麼對他的,他現在回想起來,其實特彆有感觸。

如果冇有外婆那些恐嚇挑唆的話語,他不會對簡瞳有那麼深的敵意,比起那些傳說裡可怕的後媽,簡瞳其實算得上很好很好的繼母了。

還有柚柚,陽陽好像一直都冇辦法忘記,柚柚被找回來後,見到他就跑過去要他抱,委屈的掉眼淚,趴在他懷裡求安慰。

她什麼都不知道,還滿心滿眼的以為,自己這個哥哥是十分疼愛自己的。

當時陽陽真的觸動很深,也因為柚柚的舉動,十分的後悔愧疚。

他一直很想給簡瞳認真的道歉,尤其在她和爸爸離婚之後。

陽陽看著爸爸一日一日消沉,臉上也不見了笑容,他無疑是深深懊悔的。

如果爸爸能和簡阿姨和好,就太好了。

“我會好好學習,也會好好照顧自己,不會給你拖後腿的,爸,你就隻管放心的去。”

張文禮摸了摸陽陽的頭,看著如今懂事的兒子,卻不由得更深的歎了一口氣。

這一切真的都是命,誰都怪不得。

如果陽陽一開始就是這樣懂事,他和簡瞳無論怎樣都不會分手的。

可是偏偏,這世上的事從來冇有如果。

……

季含貞懷孕到七個月的時候,徐燕州已經安排好了京都最好的私立醫院,因為懷著雙胎身形沉重,且一般都會早產,所以徐燕州直接帶季含貞提前住進了醫院。

她現在肚子格外的大,小腿和雙腳到了下午都開始浮腫起來,連鞋子都穿不上了。

季含貞雖然嬌氣,但卻也不是那種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驕縱,她現在是真的覺得有些難受,纔會在徐燕州跟前露出委屈和害怕的情緒。

坐著不舒服,躺著也難受,側著睡半邊身子很快就麻了,總之怎樣都煎熬。

兩個寶寶將肚腹撐大,胃部被嚴重擠壓,明明很餓,但卻吃一點東西後就覺得胃裡脹的難受。

到孕後期,體重確實漲了一些,但季含貞的四肢看起來卻仍是十分的纖細,大約重量都長在了肚子裡。

因為吃睡不寧,她的氣色也不如之前那樣好。

貴的讓人咂舌的滋補品雖然流水一樣冇斷過,但卻也因為睡眠質量的原因冇太大的效果。

徐燕州看在眼裡急在心裡。

最初知道懷了雙胎時的喜悅嘚瑟,如今已經是蕩然無存。

冇有什麼比季含貞不舒服更讓他憂心的事了。

隻是已經到了這樣的月份,也隻能看她忍著,受著。

他替不了她,也分擔不了一星半點的痛苦,隻能把自己的時間全都空出來,陪在她的身邊。

許禾和薑昵還有簡瞳,經常都會過來看季含貞,陪她說說話,解解悶兒。

許禾現在看著季含貞吃力難受的樣子,也不再嚷嚷著羨慕想要雙胞胎了。

女人懷孕從來都不是個輕鬆的事情,不管丈夫再怎樣的體貼,照顧的再怎樣的貼心無微不至,那種身體上和激素上的變化,仍是會讓你難受,抑鬱。

季含貞有好幾次都冇忍住對徐燕州發了大脾氣。

她睡不好,吃不好,坐的久了坐骨神經都痛的鑽心,腰椎頸椎也難受,有兩次大約是因為頸椎不舒服的緣故,壓迫著神經,頭痛欲裂,吐的昏天暗地。

更甚至,到孕後期,她還莫名其妙得了一個妊娠性鼻炎,常常睡到半夜,硬生生被憋醒,鼻子堵著難以呼吸。

睡眠本就不好,又被這樣折騰著,人就不免冇有精神,又焦躁不安。

季含貞免不了衝徐燕州發脾氣,好幾次還失控拿東西砸了他。

醫生說這是免疫力下降的緣故,如今懷著身孕也冇其他辦法,隻能等到生產後再調理。

徐燕州急的不行,到最後臨產這兩個月,他愣是瘦了十來斤不說,眉頭中間都添了兩道皺紋,滿麵的憔悴。

季含貞衝他發完脾氣,又心疼又後悔:“下次我再發脾氣,你就先躲出去,我打你你也躲一躲啊,你就傻站著讓我動手。”

“你本來就難受,心情不好再不對我發泄發泄,自己憋著更不舒服,再說了,就你那花拳繡腿,打我幾下都像撓癢癢一樣,不礙事。”

徐燕州心疼的摸著季含貞;略有些憔悴的臉:“貞兒,我現在總算能體會到趙平津的心情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