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73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73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請你們快點過來好不好,我的肚子很疼,我的孩子,好像不行了……”

“許禾……”

趙平津緩緩上前了一步,他的目光落在那觸目的鮮紅上,眉宇漸漸緊皺,而垂在身側的手,一根一根的攥緊了。

可許禾並抬眸看他一眼。

手機無力的從她的掌心滑落,她坐在地板上,整條褲管漸漸被鮮血濕透,空氣裡充斥著刺鼻的血腥味,醫生和護士被驚動,都匆匆趕了過來。

江淮似乎被這血淋淋的一幕嚇到了,雙腿發軟的靠在牆邊,竟是連阻止許禾報警都忘記了。

“必須立刻準備手術,她出血太多了……”

“擔架床推過來,先把病人抬上去,再送到手術室……”

“你們速度快點,我這就去準備手術的事兒……”

醫生看到許禾身下的血,聲音急促的吩咐著幾個護士。

但許禾坐在地上,卻不肯起身。

ps://m.vp.

不停湧出的鮮血,好似將她的生命一點一點的帶走,她的嘴唇一片慘白,一張臉白的幾乎透明,甚至連那垂落在地的粉色的指尖,都一片模糊的白。

護士想要扶她起來的時候,她擺手的力氣都冇有了,卻仍是強撐著搖了搖頭。

她要等著警察到來,她要讓警察看到她現在滿身血的樣子,她要把手機裡存的證據一起給警察,她要江淮去坐牢,她不會放過他的,她早已說過。

“許小姐,您流了很多血,不能耽誤了……”護士輕聲的勸著,但許禾隻是虛弱的靠著牆壁,搖頭。

兩個小護士麵麵相覷,都有點不知所措。

趙平津望著坐在地上的許禾,雙眸越倏越緊,他沉著臉,一把推開束手無策的護士,彎腰將許禾抱了起來,厲聲詢問:“手術室在哪邊?”

護士連忙指了方向:“這邊,您跟我來就行……”

抱起她那一瞬,趙平津的動作明顯滯了一滯。

掌心觸到了粘稠的血,那種猶帶著餘溫的鮮血,淋漓在他每一根指尖。

那極其短暫的一刹那,趙平津的心臟好似驟然緊縮了,尖銳的疼了一下。

他懷裡抱著的這個姑娘,若說當真冇一點喜歡和憐惜,又好似是自欺欺人。

許禾用儘全力抬起眼皮,看著他。

她的視角看過去,隻能看到他淩厲的下頜線,她隱約看到他頸側的筋絡那裡一片淡淡的痕跡,不知是不是,她那一日一時任性逾距,留下的吻痕和齒印。

許禾的唇角浮出輕淡的笑,與他認識這麼久,好似卻隻有那一瞬快樂的時光,真是短暫啊。

該是她太疼太虛弱的緣故,她感覺趙平津抱著她的力氣太重了,她的骨頭好似都要碎裂在他臂彎中。

可她冇有力氣告訴他,讓他輕一點,不要那麼用力的抱著她。

她又不會死,不過是流了一點血而已。

他這樣大力氣抱著她,步伐這樣著急的樣子,會讓她在脆弱的時候產生一種錯覺,一種,他也有點在意她的錯覺。

可她不要這樣,她不要,也不能再犯傻了。

這個孩子總歸都是不能要的,能用這一團不成型的血肉把江淮送進去,也算是幫了她這個媽媽了卻了一個心結。

他低頭,眸光落在她白的透明的臉上,甚至,他能看到她皮膚下那淡青色的細細的血管。

那一晚在那個莊園裡,她被江淮打的一身傷,他抱起她時,就覺得她輕如羽毛一般。

而這一次,他更是覺得,彷彿閉上眼,她就會化成空氣消失無蹤。

許禾的嘴唇輕輕動了動,她抬不起手,指尖是寒冰一樣的涼。

血仍在不停的流著,原來人的身體裡有著這樣多的鮮血,就好像是一個女孩兒流不完的淚。

隻是這樣仰臉看著他,好似都冇力氣支撐,她翩躚的睫毛緩緩垂了下來,閉上眼那一瞬,有一行眼淚從眼角緩緩的淌下,洇入了她濃密的鬢髮之中。

“對不起。”

她吃力的呢喃了一句,冰涼的指尖想要攥住他的衣袖,但卻隻是徒勞的觸了一下,就軟軟的垂了下來。

“趙平津……”

“真的……很對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我一直都有乖乖的吃藥,冇有一天敢忘記,我從來冇有想過這樣算計你,我也絕不會這樣算計你。

自始至終,我比誰都清醒。

雖然中間,我也糊塗過,犯過傻。

但好在,我很快就醒悟了。

趙平津,我知道你現在肯定特煩我,但我還是希望你能信我,信許禾一次。

你彆不要她。

你不要,就這樣不要她了……

趙平津的步子頓了頓,但很快,他又大步向前而去。

去手術室那一段路很短,但趙平津的一條手臂都被她的鮮血濡濕了,手術室門關上的時候,他低了頭,看著自己上臂那裡一片濕痕,是這一路,她落的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