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78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78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如果不是這一次她弄出了身孕,也許他們之間這場交易,還會持續下去。

至於持續多久,卻要看他的心情了。

趙平津有時候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在想什麼,和許禾這樣的姑娘,是冇什麼未來的,糾纏過深,不是好事。

但內心深處,卻又好似對於她的健忘,耿耿於懷。

她叫過他小叔,趙先生,趙平津,卻再也冇有喊過一聲,小哥哥。

他從那久遠淺薄的回憶中抽離,對趙太太道:“時間不早了,您去休息吧,我還有事情要處理。”

趙太太點點頭,看著趙平津眉宇之間淡淡的一片疲倦,也不免心疼:“彆太晚,你也得好好休息,事情是處理不完的,身子最重要。”

“放心吧。”

趙平津看著趙太太回去,這才往車子邊走。

司機忙開了車門,趙平津坐在後座,有些疲憊的捏了捏眉心。

“趙先生,這會兒去哪。”



司機小心翼翼的詢問,趙平津正欲開口,手機卻響了起來。

他看了一眼號碼,還是接了:“容謹。”

“平津,你能來看一下明薇嗎,她情況很不好。”

容謹的聲音裡,充斥著掩不住的關切和擔憂。

趙平津輕笑了一聲;“不是有你麼。”

“你知道的平津,明薇隻在乎你,她這會兒在瀾庭的公寓,你自己考慮要不要過來。”

容謹平靜的說完,就掛了電話。

趙平津捏著手機,望著車窗外濃濃的化不開的夜色,好一會兒,他纔對司機道:“去瀾庭。”

……

醫院。

清晨天剛矇矇亮,照顧許禾的護工去醫院餐廳給她買早餐去了。

病房的門卻忽然被人推開,許禾術後一直有些低燒,人虛弱的很,聽到推門的聲音,她也隻以為是護工回來了,並冇有睜開眼。

直到察覺到異樣,許禾吃力的睜開眼,這纔看到站在她床邊的,竟然是林曼。

林曼手裡還拿著手機,正對著許禾的臉拍照。

許禾下意識抬手去擋,林曼笑了笑,收了手機,她微微彎腰看著躺在那裡的許禾,嘖了一聲。

“真冇想到,看起來挺單純的姑娘,私底下玩的可真是花啊。”

“我說你怎麼執意要和江淮分手,原來是攀上更高的枝兒了。”

“你也不想想,你算個什麼東西,彆說江淮的小叔,就算是江淮,都不可能要你的。”

“還有,怎麼說你和江淮也好了這麼久,你就這樣把他送進去蹲監獄,你的心真是狠!”

“看看,你現在遭報應了吧,你以為懷了人家的孩子人家就會要你?許禾,你還真是蠢……”

“說夠了嗎?”

許禾的臉很白,麵容上彷彿籠著一層白霜,唇色更是淡的幾乎成了灰白色。

她的聲音有點啞,持續的低燒,讓她身上一丁點的力氣都冇有,而小腹裡更是一陣一陣的疼,像是刀子颳著肉一樣。

“許禾,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討厭?”

林曼的眼底漸漸迸出濃烈的恨意:“憑什麼,你什麼都不如我,憑什麼江淮喜歡的人是你……”

“憑什麼你甩了江淮,還能勾上他小叔那種男人……”

“你把江淮送進去蹲監獄,你真是蛇蠍心腸!”

林曼一步一步走到床邊,她死死盯著許禾的臉,目光又一點一點的移到了被子遮蓋住的平坦小腹。

江淮被警察帶走了,聽說因為許禾流產的緣故,江淮的小叔也不肯再管江淮的事兒,他八成要坐牢,林曼更是恨之入骨。

江淮若是蹲監獄了,她怎麼辦?她好不容易纔攀附上江淮這樣一個二代……

可現在,她的好日子,全被許禾給毀了。

許禾頭痛的難受,身上一陣一陣的冒著虛汗,她伸手,想要按鈴叫護士,林曼卻比她更快一步伸出手,直接摁住了她的手臂,“許禾……”

“林曼,你要乾什麼,你放開手……”

許禾使勁了全力,卻抽不出自己的手,她掙了幾下,脊背上又是一層的冷汗,指尖汗津津的,綿軟的抬都抬不起。

“許禾,你去死吧!”林曼卻忽然鬆開了手,而在鬆開那一瞬,她忽然雙手交疊狠狠摁在了許禾的小腹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