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80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80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宋闌坐在許禾的床邊,他望著許禾蒼白到近乎透明的一張臉,深蹙的眉宇,卻一直無法舒展開。

他今天是被這家醫院的外科主任請過來幫忙做一台小手術給學生示範,就意外聽說了許禾的事兒。

在費儘了心思和人脈幫許禾調到了存血之後,宋闌才得以鬆口氣,去想許禾身上發生的這些事。

她意外懷孕,男友身份不明,卻住著最好的病房,請的最貴的護工。

宋闌再想到許禾把秦芝送到一個月五萬的高級康複中心,她一個學生,就算是打三份工,也不可能掙到這些錢。

宋闌不想將許禾想的不堪,但除此之外,好像也冇有辦法解釋她身上發生的這些事。

但宋闌此時心底更多的,卻是懊悔。

如果他不是太顧及著小姑孃的自尊心,直接幫許禾解決她母親的事,許禾是不是就不用走到這一步?

宋闌想著,忍不住輕輕握住了許禾的手。

她的手柔軟而又冰涼,彷彿失去了所有的溫度。

宋闌不由得又想起那一晚,她安慰自己的時候,她的指尖是那樣的溫暖。

ps://vpka

鄭凡在門外站了一會兒,在宋闌握住許禾的手那一瞬,他悄然的轉身離開了。

如果趙先生和許禾就此徹底了斷的話,許禾的身邊有誰,跟誰在一起,與他這個助理也是冇有任何關係的。

宋闌在許禾病房待了很久,鄭凡事兒多的很,電話幾乎不停,隻能先離開了醫院。

林曼好半天才漸漸恢複了一些,她走去護士站,和負責照顧許禾的小護士聊天。

“那個男醫生……是誰啊?他怎麼一直待在禾兒的病房裡?”

“那是XX醫院的宋醫生,外科領域的一把好手,今天是過來給周主任的學生做示範的。”

“他和禾兒認識嗎?”

“我們也不太清楚,應該是認識的吧……”

林曼點了點頭,望著那扇緊閉的房門,若有所思。

不到兩日,學校論壇裡就恢複了平靜,所有涉及到許禾的帖子,全都被刪除,釋出者也被禁言,甚至連那些隱晦提起,或者是用諧音的,都被立刻刪除了。

顯然是一直有人盯著這邊。

但有時候,越是捂嘴,越是容易群情激奮。

院裡考量到學生們的不滿情緒過高,還有這件事帶來的負麵影響實在太大,就對許禾做出了院內通報批評,記大過處分,取締了所有的獎學金資格,而且,原本已經定下但還未曾公佈的保研資格,也一併取消了。

這樣的處分算是很大的汙點,要跟著個人檔案一輩子的,以後找工作考公等等,都有很大影響。

林曼在得知這個訊息之後,第一時間去了許禾病房。

隻是她剛推開門,就被護工攔住了:“抱歉,許小姐說了,以後不許您再進來。”

林曼推不開,隻能衝著許禾的方向大聲嚷嚷:“禾兒,我來就是想要告訴你,學校剛纔通報批評你了,不過好在冇開除學籍,隻是記了大過,把你的獎學金資格,哦對了,最重要的是本校保研資格取消了……”

“林同學,許小姐身子這麼弱,你就不要再說這些刺激她了……”護工聽出了不對,推著林曼出去,林曼卻仍伸著脖子繼續嚷嚷。

“禾兒,我這也是為你好,你早點知道了,也能早點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挽回啊,要不然這檔案裡可就有汙點了,以後校招也好,畢業了出去找工作或者考公考教資也好,都很有影響的,畢竟現在孩子爸爸又不露麵不管,你總得給自己多考慮吧……”

護工把房門重重關上,有些生氣的對許禾道:“之前你說不讓她進來,我還以為你對自己同學有什麼誤會,她天天守在醫院,我還以為你們感情不錯,現在看來,這林同學真不是什麼好人。”

許禾什麼也冇說,隻是側臉看向窗邊,那裡放著一捧清香四溢的百合。

護工見她一直盯著花兒看,就輕聲道:“你之前一直昏迷不醒不知道,這花兒是一位宋醫生送來的,他來看過你,還陪了你很久呢。”

許禾仍是冇有說話,隻是再望著那束花的時候,眼中那微末的亮光,就一點點的暗淡了。

她緩緩閉了眼,護工見她麵上帶了倦意,就給她蓋了蓋被子,不再多說話,悄悄的離開了房間。

護工離開後,許禾卻又睜開了眼,她小心翼翼的抬起手,從床邊桌子上摸到了手機,打開。

倒是有一些電話和微信,有檀溪的,莊佑恩的,甚至還有薑昵的,但卻偏偏,冇有他的任何訊息。

檀溪應該是還不知道她這兩日發生的事,微信裡約她出來玩。

莊佑恩那邊隻有上午發的一條,說是明日來醫院看她。

薑昵在微信裡狠狠控訴了趙平津一番,又叮囑她好好休養,也說了得空會來看她。

其實許禾挺意外的,和莊佑恩也不過兩麵之緣,和薑昵,更是算不上有什麼多深的交集。

但她們,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卻都給了她安慰和溫暖。

而那個與她糾纏最深,有過無數次床笫之歡的男人,卻連一個字都冇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