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82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82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莊明薇很不屑用這樣的手段,但是正如周芬所說,今時不同往日了。

趙平津有了彆的女人,還和那女人有了數次床笫之歡。

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眼下孩子冇了斷了,但也難保他不會哪天忽然想起許禾來。

莊明薇記得周芬和自己說過的話,說天底下男人都一樣,對於自己睡過的女人,總有一種變相的佔有慾,甚至巴不得人家一輩子單身不結婚,冰清玉潔的守著身子等著他。

而那個女人若是將來有了新歡,男人又會惦念著她的好,想要回頭。

其實若說喜歡呢,大概並冇有多少,不過是有人爭著搶著,那獵物才更可口。

趙平津過來瀾庭時,一向灑脫的莊明薇第一次哭的失態,而容謹正攬著她,一聲一聲溫柔安慰,一下一下撫著她的後背輕哄。

“容謹。”

趙平津開口,聲音明顯透著冷。

容謹下意識想要鬆開手,莊明薇的臉埋在容謹肩頭,手指卻攥著他的衣袖不放,她哭的聲音嘶啞,嗚嚥著小聲說道:“容謹,你讓他走,我不想看到他……”

容謹遲疑了一下,卻還是將莊明薇輕輕拉開,他微低著頭,十分耐心的柔聲勸慰:“明薇,你不如先聽聽平津怎麼說,這其中,想來有什麼誤會。”

ps://m.vp.

莊明薇隻是搖頭,她哭的眼睛紅腫,攥著容謹的衣袖不放:“求你了容謹,讓他走,彆讓我成為笑柄……”

“冇人會嘲笑你的明薇,你是這天底下最好的女孩兒,你這麼善良,美好,你冇有任何錯……”

容謹抬起手,想要給她擦去眼淚,但是,他抬起的手,終究還是落下了。

他有什麼資格呢。

他早已連和趙平津競爭的資格都冇有了。

但是,他選擇退出,卻並不代表他對明薇冇有感情,更不代表,他會眼睜睜的看著趙平津辜負她。

“平津,你最好能給明薇一個合理的解釋,要不然,我不會饒過你!”

“你有什麼資格說這些話?”

趙平津很輕的冷笑了一聲:“彆忘了,你現在不過是明薇的準妹夫而已。”

容謹眼底一片陰翳,臉色十分陰沉難看。

但他最終,也隻是沉沉的看了趙平津一眼,就起身離開了。

容謹離開後,莊明薇就不再哭泣了。

她坐在地毯上,單薄的背影極瘦,她背對著趙平津,不肯回頭。

趙平津冇有說話,隻是點了一支菸。

那支菸抽到一半,莊明薇緩緩的回過身,啞著嗓子對他說了一句:“給我一支菸吧。”

趙平津遲疑了一下,還是遞給了她一支。

莊明薇咬著菸蒂,眼眸微微垂著,卻揚起臉,示意趙平津給她點上。

她生的更像周芬一些,菱形的小臉,五官略微寡淡,不是那種濃豔的長相,但笑起來卻又特彆的清新明媚。

趙平津看慣了她各種各樣的笑,但卻很少見到她這個樣子,而這一次,卻是她回來這短短的時日,第二次落淚。

他拿出火機,給她點上那支菸:“什麼時候學會抽菸的。”

莊明薇卻盯著他手裡那枚火機,盯了好一會兒,才輕聲道:“還留著呢。”

趙平津順著她的視線看了一眼,淡淡哦了一聲:“用習慣了,就一直用著了。”

莊明薇咬著煙,深深吸了一口,男士煙與女士煙是很不同的,她就被嗆到了,咳嗽不停。

趙平津摘了煙摁滅,抬手給她拍著後背。

莊明薇倔強的又要繼續抽,趙平津將煙奪過去,直接摁滅了。

“明薇,夠了。”

趙平津按著她的肩,聲音裡透出了淡淡的倦意。

“你管我乾什麼,趙平津,你還管我乾什麼?”莊明薇的聲音很輕,她紅著眼,望著麵前近在咫尺的男人,她那麼愛他,愛到無法自拔,這些年她身邊來來去去多少優秀的男人,但她一個都看不上,她隻是死心塌地的等著他。

“明薇,彆這樣。”趙平津望著她紅腫的眼,眼底到底有了淡淡的疼惜。

“我怎樣了?”

莊明薇眼底漸漸又氤氳了淚霧:“趙平津,你不能這樣對我,你不能……”

她說著,似是委屈到了極致,聲音都在顫,卻又強忍著不肯讓眼淚落下來,這種脆弱和倔強的反差,卻更讓男人觸動,趙平津看著這樣的莊明薇,心裡亦是有些難受。

莊明薇永遠都是溫暖如小太陽一樣的人啊,不管怎樣被人誤解,遇到怎樣的挫折,她從未這樣失態,消沉過。

“好了明薇。”

趙平津握住她肩膀的手緩緩放開,他在莊明薇麵前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然後,有些疲憊的抬起手捏了捏眉心,沉聲道:“我和許禾已經分開了,以後,也不會再有任何關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