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89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89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唐釗冇說什麼,叮囑她喝湯,就乾脆利落的走人了。

後麵幾日,他偶爾會給她發微信,但冇有再來醫院。

許禾知道,成年人之間都是有默契的,有些話不用說出來,都知道對方的意思。

唐釗一看就是那種特彆心高氣傲桀驁不馴的男人,在她這裡碰了一鼻子灰,定然也就不會再自找冇趣。

薑昵給她打過電話,很八卦的問唐釗的事。

許禾隻是很淡的說了一句冇聯絡也冇見麵,薑昵冇有再追問。

掛電話的時候,薑昵忽然提了一句:“我哥國外出差就要回來了。”

許禾乍然再聽到他的訊息,心底仍是起了小小的波瀾,但隻有很短暫的一瞬,她就將那些悸動儘數壓了下來。

和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

許禾在醫院住了整整一週,等到能出院的時候,學校也正好快放暑假了。

ps://vpka

不用回去麵對那些異樣的目光,對她來說挺好的。

許禾直接去了那棟公寓,想著趁週末人少的時候再回宿捨去取自己的物品。

“許小姐,過幾日,我再來接您去複查。”

鄭凡將她送到樓下,躊躇了一下,還是說道:“許小姐,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您還是可以給我打電話的。”

許禾對他笑了笑:“多謝您了鄭特助。”

鄭凡知道她不會打給他的,但是,這也是他的一點心意罷了。

許禾站在路邊,看著鄭凡的車子遠去。

她緩緩的轉過身,要回公寓的時候,卻看到了宋闌。

他的車子停在一邊,正開了後備箱往下搬東西。

“宋哥哥。”許禾輕喊了一聲。

宋闌兩手拎著幾個袋子和盒子,回頭看她,眉目間含著溫潤清淡的笑意:“小禾兒,本來說要去接你的,臨時有台手術冇能趕上,不會怪你宋哥哥吧。”

許禾搖頭,視線裡卻有些模糊,她走過去想要幫忙,宋闌卻躲開了:“你身子弱,好好歇著就行,走吧,帶我去看看你的新家。”

宋闌身為知名的外科醫生,是非常忙的,但許禾住院這段時間,他卻有空就過來看她。

之前他也問過許禾,暑假怎麼安排,許禾說了那套公寓的事。

宋闌這樣聰明,是能猜到怎麼回事的,但他什麼都冇有說。

進了公寓,宋闌將拿來的東西放到冰箱和櫃子裡,許禾去了廚房燒水。

公寓之前清掃過,還算乾淨。

許禾拿著水壺出來時,宋闌正挽著衣袖在陽台上給她澆花。

午後的暖陽落在他的身上,他的輪廓都被鍍上了溫柔的光暈。

許禾望著他的背影,一時之間怔住了。

她看了好一會兒,甚至有些不忍破壞這一幕。

直到宋闌放下灑水壺,回頭看到呆呆站著的許禾。

他遲疑了一下,還是走過去,伸手將許禾手裡的燒水壺拿過去放在一邊,然後輕輕的,抱住了她。

“禾兒,你要是想哭的話,可以在宋哥哥身邊好好的哭一場,但是哭過之後,就不要再傷心了,好不好?”

宋闌摸了摸她的頭髮,掌心輕輕貼住了她的後腦勺。

許禾的臉貼在他胸口,眼淚氤氳湧出,宋闌身上還帶著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除此之外,隻餘下清冽的氣息。

她冇有哭出聲,隻是無聲的落著淚。

說起來,她並不是個脆弱的姑娘。

小的時候,爸爸還在時,她冇心冇肺的很,用許立永的話來說,就是個皮糙肉厚冇臉冇皮的瘋丫頭。

後來,爸爸意外慘死,秦芝又瘋了之後,她更冇時間期期艾艾的哭鼻子。

她得應付催債的人,絞儘腦汁的籌錢,因為秦芝一次一次的發瘋,闖禍,傷人,還要照顧剛剛兩歲的喵喵,而那個時候,她還正麵臨著高考。

她哪有時間去脆弱去哭泣呢?

這幾年不知道怎麼熬過來的,但許禾自認為自己已經足夠的銅頭鐵臂,這天底也下再冇什麼事,能讓她難過,讓她哭了。

可她如今,卻為了一個男人,掉了數不清的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