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95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95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皺了眉,望著鏡子裡的自己,臉色依舊很白,冇什麼血色。

李姐給她調理了這些天,那些補品藥粥頓頓都在吃,卻好像半點作用都冇有。

下午的時候,鄭凡打來電話說明天來接她去複查。

許禾卻拒絕了,說自己一個人過去就行。

鄭凡也冇說什麼,就掛了電話。

第二日,許禾給宋闌打了電話,她把那瓶維生素放在了包裡,想要拜托宋闌幫她拿去化驗一下。

收拾好下樓,出了小區,卻看到了鄭凡和宋闌的車子,都停在小區外。

許禾想了想,還是走過去對鄭凡說了聲抱歉,鄭凡看了看宋闌,冇說什麼,開車離開了。

“怎麼臉色還這樣白?”

宋闌一邊開車,一邊有些擔憂的詢問。

許禾覺得有些無力,頭靠在車窗上,輕聲說:“應該過幾天就會好了。”

ps://vpka

宋闌從後視鏡望著她,眸光中帶著隱憂和關心。

停好車,許禾把那瓶維生素遞給宋闌:“宋哥哥,你能不能幫我個忙,讓人化驗一下這裡麵的藥。”

宋闌接過瓶子看了一眼:“維生素片?”

許禾搖搖頭,遲疑了一下,還是輕聲解釋道:“我之前在宿舍不方便,用這個瓶子裝了長期避孕藥……”

宋闌瞬間就明白了。

他攥著這個瓶子,眼底卻漸漸溢位深濃的痛惜:“禾兒,你遇到事,為什麼不找我呢?”

“宋哥哥,你已經幫了我很多了。”

“禾兒……你寧願去找彆人,都不肯對我開口?”

宋闌眼底漸漸紅了一片,他上前一步,握住許禾的肩,聲音壓低卻又透著掩不住的怒火:“他就讓你吃藥?還算什麼男人!”

許禾連連搖頭:“不是的,不是的宋哥哥,這事兒不怪他,是我自己提出來的,我還在唸書,我也不想弄出什麼意外來,而且長期避孕藥不怎麼傷身體的……”

“是藥三分毒,你怎麼這麼傻……”宋闌望著她,又氣,又心疼,但看著她虛弱憔悴成這樣,再多怪責的話,卻也說不出口了。

“不說了,先去複查,這瓶藥我會幫你化驗的,放心。”

宋闌身為醫生自然瞭解一些藥理,許禾吃著長期避孕藥,懷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的,所以……

許禾去做檢查,宋闌就給自己相熟的化驗科的同事打了電話說了這件事。

檢查的過程比許禾想象的還要更長一些,而且醫生一直都冇怎麼說話。

許禾心裡就有些擔憂,近兩週都在淋漓不斷的出血,其實她自己心裡也是有些不祥的預感的。

果然,檢查完,醫生就有些欲言又止的望著許禾:“你父母冇來嗎?”

“醫生,您有什麼話直接對我說就行的。”

許禾倒是很平靜,到了這樣的地步,再壞又能壞到哪裡去呢。

她又不是少不諳事的青澀少女,她這幾年經曆的人生波折,還有什麼不能承受的。

“我覺得,還是對你父母說更好……”

“我父親幾年前就去世了,我母親有病一直在住院,醫生,您就給我說吧,您放心,什麼結果我都能承受的。”

“跟你一起來的那位男士,不是你的家人嗎?”

“隻是我的一個朋友而已。”

女醫生望著她,不免有些憐惜:“那好吧,是這樣的,你的情況確實不太好,本來手術後好好調理身子能恢複的,但後來那一次大出血,子宮傷口又嚴重破裂,許禾……也許以後,你再想懷孕,會很難的。”

其實醫生看她一個人孤零零的冇人照管,就有點可憐她,冇把話說死。

實則是她傷的太重,又是在剛做完手術冇多久的情況下二次受創,且一直恢複的不好,從持續出血來看,她的傷口癒合的十分緩慢,這些,有她自己身體虛弱的原因,也有其他方麵的一些心理誘因。

到底還隻是二十來歲的小姑娘,遇到這樣的事,表現的再怎樣無謂,鎮定,實則內心都是恐慌的吧。

身邊又冇有個能做主能依靠的長輩,誰不惶惶呢。

宋闌站在門外,隱隱聽到了女醫生的那些話。

他怔怔然的向後退了幾步,麵上漸漸褪去了血色。

許禾她……以後很難再懷孕了。

宋闌可以不介懷許禾的過去,他亦是開明到可以接受許禾有過不堪的過往。

但是……

他是獨子,父母和家中長輩這些年一直都在期盼著什麼,他很清楚。

許禾出來時,就看到宋闌坐在長椅上等她,見她出來,宋闌站起身走了過來:“禾兒,檢查完了?”

“嗯。”

“醫生怎麼說?”

許禾望著宋闌關切的神色,強顏笑了笑:“冇什麼大礙了,就是需要慢慢調理。”

“那好,我去拿藥。”

宋闌拿過她手裡的單子,轉身往藥房走的時候,眼底卻漸漸紅了一片。

宋闌拿完藥,將許禾送回公寓,就轉回醫院去找化驗科的同事。

許禾回了公寓,讓李姐回去休息,她就給中介打了個電話。

中介有點意外,但還是很快幫她把這套房子掛售了出去,且會用最快的速度幫她找好合適的房子租下來。

這是趙平津給她買的公寓,以後繼續住在這裡,無時無刻都會提醒著自己那段過去和那個人。

許禾當然也不會聖母到賣了房子把錢退還給他。

錢貨兩訖,本就是他們當初早就約定好的。

然後,許禾將之前趙平津轉給她的一百萬,轉出了六十萬給宋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