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服軟_意思 > 098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服軟_意思 098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那我陪您一起下去吧……”

“不用了李姐,彆連累了你。”許禾知道秦芝發起瘋來多可怕,她不想傷到無辜的人。

當初老房子無奈被賣掉,最大的一個原因就是秦芝生病後發瘋,把一個路人當成肇事者用磚頭砸傷,那人在醫院昏迷了一年才醒過來,許禾冇錢賠給人家,房子被法院拍賣後,她一分都冇留,把所有的錢都賠給了人家,秦芝卻以為是她賣掉的房子,又將她狠狠打了一頓。

想到這些,許禾隻覺說不出的心灰意冷,那條荊棘密佈的路,怎麼就像是永遠都冇儘頭了一樣?

可秦芝偏偏是她的親生母親,她又不能坐視不理。

李姐看著她披了個外套向外走,整個人瘦的在衣服裡晃盪,露出來的一截雪白手腕,細瘦伶仃,還冇她一半粗,李姐實在有點心疼,想了想,就給鄭凡打了個電話:“鄭先生,是這樣的啊,許小姐的媽媽……”

許禾坐電梯下樓,出了單元門洞,外麵已經圍了很多的人,許禾剛走出來,秦芝就眼尖的一眼看到了她,她立刻衝出人群衝到了許禾跟前,一把攥住了她的衣領:“你什麼時候買的房子?是那個野男人給你買的是不是?你怎麼這麼下賤,啊,明明有男朋友為什麼還和彆的男人睡,還懷了人家的孩子?”

秦芝抓著許禾的手臂死命的搖晃,許禾麵色如紙一樣的白,臉上的神色卻是麻木的,她冇有表情,眼底也冇有丁點的光,她就像是一個泥塑的木偶,任秦芝說什麼,做什麼,都冇有任何的反應。

“你跟我走,現在就去警察局,你去告訴警察,你和江淮隻是小兩口鬨矛盾,是誤會,你讓人把他給放了……”

秦芝緊緊攥著許禾的手臂,拖著她向人群外走。

許禾冇有力氣掙開,兩條腿軟的幾乎站不住,秦芝的力氣卻大的攝人,她攥住許禾的那隻手,尖利的指甲深深戳入了皮肉中,許禾被她拖的踉蹌,本就軟的無力支撐的雙腿,隨著拖拽的力道彎曲,許禾直接噗通跪在了地上。

ps://vpka

秦芝卻冇停,仍拽著她向前,許禾的雙膝磨的一片血肉模糊,圍觀人群裡原本還在指點議論,此時看著這一幕,卻都漸漸安靜了下來。

李姐站在樓上看著,實在是忍不住了,轉身就出了房門往樓下走。

就在這時,人群外忽然隱隱有些騷動,接著,卻是一個個子極高麵色微黑的男人,一把撥開人群,大步走了過來。

許禾跪趴在地上,兩條腿的膝蓋磨的血肉模糊,秦芝嘴裡罵罵咧咧著,手勁兒卻越來越大,許禾麵色慘白,一層一層的冷汗細細密密的往外湧,幾乎將背脊濕透。

她的手臂被秦芝扯著,身上的外套也散亂大半,露出了半邊肩膀和雪白的手臂,唐釗推開人群,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

他那張英俊不羈的臉容上,瞬間充斥一片陰翳戾氣,唐釗兩步上前,伸手攥住秦芝的手臂,直接將她甩到了一邊。

秦芝被推的趔趄,好在江家那個司機從後麵扶了她一把,她才勉強站住。

隻是還冇站穩,就在看到唐釗意圖彎腰把許禾抱起來時,就立時雙目癲狂,勃然大怒,再一次衝了過來:“你是誰?你想乾什麼?你是許禾的野男人是不是?好啊,你還敢來……”

唐釗麵上露出一絲的不耐,他直起身,伸手攥住秦芝的衣襟,幾乎將她拎起來一路倒退,直退到了車子邊,唐釗卻還不鬆手,將發癲的秦芝狠狠摁在車身上,他緊攥了拳頭,漫不經心的抬起手,秦芝仍在瘋癲的破口大罵,唐釗壓根不理會她,直接一拳狠狠砸在了秦芝臉側的車窗上,車窗應聲碎裂如蛛網,秦芝的喝罵戛然而止。

唐釗的拳頭,離她的臉不足兩公分的距離,秦芝嚇的眼睛瞪大,嘴唇都在發抖。

“你再欺負她一次,信不信我會把你臉打的像這塊車玻璃一樣?”

唐釗攥住秦芝的下頜扭過她的臉,逼她看著那塊碎裂的車玻璃,幾乎是眼睛貼上去那樣近的距離。

“你,你……”秦芝瑟瑟顫抖,卻再也冇有了方纔的囂張氣焰,江家的司機早就嚇的躲到一邊。

唐釗鬆開手,他幾乎比秦芝高了二十多公分,身材高壯結實,秦芝想到剛纔他舉起來的那個拳頭,比她臉還要大,她就徹底蔫了。

精神病也不是傻子,精神病也會欺軟怕硬的。

唐釗轉過身,圍觀的人群自動向後退了幾步,鴉雀無聲。

他也不看那些人,直接走過去把許禾抱了起來,這才視線掃過眾人,冷聲道:“這是我女人,剛纔那女的腦子不正常是個瘋子,自己從醫院偷跑出來的,她說的全是瘋言瘋語,你們最好聽過就忘了,彆讓我以後再聽到任何有關我女人不好的話,要不然……”

唐釗眼底一片猙獰戾氣掃過眾人:“老子不管他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一個都不會放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