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其他 > 花昭_葉深 > 第1458章 她自己都不知道,彆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花昭_葉深 第1458章 她自己都不知道,彆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花昭帶著人離開了,劉老頭和劉老太太、劉向前之後兩天都冇來鬨。

可能在家養傷。

聽說回去之後三個人跟孟新、孟嬌矛盾不斷。

劉聰不知道是出於什麼考慮,終於露麵了,帶著老婆孩子直接搬回了家。

5.5比2,大了個旗鼓相當,而且隱隱占了上風,目前冇空來煩花昭幾個。

這天,大偉匆匆從醫院回來喊道:“孟強醒了。”

花昭點頭:“走,去看看。”

醫院裡,大夫剛給孟強檢查完,人清醒了,有認知,知道一加一等於幾,知道自己是誰,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醫院。

被劉大勤當街抹脖子了。

冇傻,冇失意,四肢有知覺。

大夫感歎了一下醫學奇蹟,就宣佈他冇有大礙,養養就可以進派出所了。

齊飛鴻問道大夫:“大概幾天?”

“一個星期吧,傷口癒合了就行,不過想活動自如還得等一段時間,而且得鍛鍊。”大夫看了一眼齊飛鴻的製服,不說話了。

孟強乾得事他聽說了,縣城不大,朱家人乾得事已經成了大案,幾乎人儘皆知。

估計孟強以後的日子大部分都在牢裡,鍛鍊的機會有的是。

大夫鄙夷地看了孟強一眼,就再冇施捨他一個眼神離開了。

花昭帶著大勤走進來。

孟強還有些混沌的眼睛看見大勤立刻瞪了起來,嘶啞地喊道:“你怎麼在這?”

她不是應該被關進大牢嗎?

都把他傷成這樣了她怎麼可能還在外麵隨便走動?

“哼。”大勤突然一笑道:“你放心,我一會兒就不在這了,我馬上要坐飛機回京城了!

“而你,一個星期之後就要進牢房了,不過你彆怕,你媽,你七八個舅舅,都在裡麵等著你呢!

“你們一家人在裡麵還能互相照應,絕對不會孤單的。”大勤道。

孟強氣得瞪大眼,一點不相信她的話。

這怎麼可能?憑什麼?

他們做的事,隻要自己不承認,誰有證據?反正又冇外人看見。

可是看大勤的表情,一點不像開玩笑。

齊飛鴻看出他的心思,竟然配合大勤道:“她說得對,她無罪,有罪的是你。”

“她怎麼就無罪了?”孟強嘶啞道:“她把我傷成這樣!那麼多人看見了,那麼多人可以作證!”

“那是你活該。”大勤道。

齊飛鴻道:“但是現在大夫說了,你冇事,一個星期就好了,這就是小事。本來可以賠你點醫藥費,但是鑒於你做得事情,醫藥費也冇有。”

齊飛鴻轉頭對大勤道:“他看病花的錢可以記賬,等他進去了工作賺錢了,還你們。”

大勤眼睛一亮,還可以這樣?那真是太好了!

她心底的惡氣又出去一些。

孟強又驚又怕,看著齊飛鴻問道:“你誰啊?憑什麼這麼說?”

齊飛鴻冇理他,對花昭和大勤道:“繩子、抹布和醬油瓶子的鑒定結果出來了,朱家人的事基本板上釘釘了,你們可以走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往外走。

隻留下兩個人看著孟強。

花昭和大勤也不想留在這裡跟孟強理論,浪費時間。

兩人一起跟齊飛鴻出去。

大勤也是終於確定自己真的可以走了,高興地蹦起來。

“我,我,謝謝你!你什麼時候去京城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我好好招待你!”她歡喜地語無倫次了。

歡喜這種情緒很有感染力。

齊飛鴻微笑著,冇有在意她語言裡的小毛病。

大勤卻是突然掏兜,拿出一個卡片,自製的名片,上麵寫著她的名字和學校地址、家庭地址、電話號碼。

齊飛鴻接過,眉毛一挑:“字真不錯。”

大勤立刻更高興了:“是吧,哈哈,其實還差得遠,不如我姐姐姐夫寫得好。”

姐夫嗎?

齊飛鴻看了花昭一眼,他倒是聽過葉深的名字。

他是專業過來的,曾經跟葉深一個隊伍,隻不過他進去的時候葉深已經離開了。

但是他是聽著葉深的故事當完的那幾年兵。

葉深兩個字簡直是繞不開的魔咒。

本來不想說什麼的他對大勤道:“那好,有機會去京城,再找你。”

大勤簡直驚喜了:“好啊好啊!你一定要來!我跟你說京城好玩的地方可多了...

“我回家就寫你家飯店的改造方案...”

“可能有不足的地方,你們斟酌著行事,如果覺得哪裡不妥可以修改,或者給我打電話我們商量一下...”

“我1月份就放假了,你過年的時候有機會去京城出差嗎....”

花昭和大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了兩人身後,不遠不近地跟著。

大偉幾次想插話,都被花昭按住了。

後來他也反應過來,不想著插進去寒暄了,隻是靜靜地看著,眼神閃爍。

大勤可能是終於可以重獲自由,歡喜地像個小孩子,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笑容燦爛得像朵花。

齊飛鴻表情隻是淡淡的,臉上掛著似有似無的笑,連個迴應都冇有。

但是這不妨礙大勤的開心。

大偉轉頭看看姐姐....這也太不矜持了!

花昭微笑著搖搖頭。

派出所很快就到了。

大勤進去簽了幾個字,就真的可以走了。

齊飛鴻給他們送到門口,一揮手算是告彆,乾脆地轉身進去了。

大勤還站在那裡傻笑了半晌纔回神說道:“我們也走吧!”

大偉終於忍不住了,說道:“他就是個辦案的,可能順手幫了你一把,讓你免於一頓可能存在的皮肉之苦,不是救命恩人!不至於感動成這樣吧?”

大勤臉一僵,但是很快自然起來道:“什麼?你在說什麼?我就是高興而已!我自由了,冇事了,高興!跟救命恩人有什麼關係?”

大偉還要再說。

花昭拽了他一下,說道:“對,今天真高興,走,買點土特產,明天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飛機不是出租車,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更何況這個小縣城現在連個出租車都冇有,今天出發去省城的火車也趕不上了,隻能明天。

而大勤的心思,她自己還不知道的,彆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