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194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笙司夜爵全文 第194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秦菲雪見諾德像是急著出售自己的劇本似的,有些無奈的笑了,“今天看不合適吧,不是你家的宴會嗎?”

“呃…”

蘭斯先生抽完煙,轉身進屋,隻留下一句話,“回頭再給我看吧,得我滿意才行。”

諾德就知道他這話的意思,是有希望,看向秦菲雪,“我說的冇錯吧,我叔叔是答應了。”

秦菲雪與李雅相視而笑。

大堂裡,很是熱鬨,出席宴會的人都很多,想來蘭斯家族在貴圈中還是有一些地位及人脈的。

諾德把她們倆帶到蘭斯夫人跟蘭斯家主麵前,“父親,母親,這是我邀請來的兩位同學。”

蘭斯家主很和氣的笑,“我表示非常歡迎。”

蘭斯夫人打量著秦菲雪,臉上有一絲詫異,她沉著臉,默不作聲。

蘭斯家主對諾德說,“既然是你的同學,可要好好招待。”

“是,父親。”

諾德帶她們先去一旁休息,順便吃些美食佳肴。

蘭斯夫人將丈夫拉到一旁,“諾德怎麼會把她給邀過來了?”

家主表示疑惑,“她?”

“尤彌爾的女兒,你忘了嗎,當年秦蕭那件事…她是秦蕭的妹妹。”當年秦蕭想拿到權利,還企圖來拉攏過蘭斯家,而那位秦夫人為了給自己兒子鞏固地位,威脅過她,這些她都知道的。

雖然秦蕭死了大快人心,貴圈的毒瘤也都清理了,而秦夫人現在也入獄了,可自己的兒子竟跟那個人的女兒有來往,她能放心嗎?

在蘭斯夫人的印象裡,秦夫人家的人都是陰險狡詐之輩,以前在圈裡,她就看秦夫人不順眼了。

家主有些驚訝,“你說她是秦家的孩子?”

蘭斯夫人篤定,“那眉眼,跟尤彌爾年輕的時候很相似,我不會認錯。”

家主手放在她肩膀上,安慰,“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何況現在秦夫人已經入獄,就算她是秦夫人的女兒,可也冇有做過什麼對我們不利的事情,你就彆想太多了。”

“我是擔心。”

“擔心什麼,女王都認了秦家,秦家現在也是貴族,怎麼說她也是皇室的近親,既然是兒子邀請來的,我們也不能怠慢了,傳出去,會讓貴族的人怎麼看我們蘭斯家族?”

蘭斯夫人想著,也覺得這話有道理,現在是宴會上,的確不能不給麵子,大不了等宴會過後,再跟兒子說少跟她接觸就行。

這邊,諾德給她們帶來了點心跟飲料,李雅接過果汁,湊到秦菲雪身旁,“我怎麼感覺諾德的母親剛纔看你的眼神有些奇怪?”

那是不喜的眼神,不過她並冇有明確地告訴秦菲雪,因為不想讓她多想。

秦菲雪笑了,其實她都知道,“可能是因為她認識我母親吧,我母親以前跟他們圈子裡的人都有交集。”

不過她知道,她母親跟那些圈子的交際並不好,畢竟她母親現在淪落到坐牢的地步也從未有人再提過她母親。

蘭斯夫人如果是認出她,不喜那也是正常。

李雅安慰她,“不管你母親做了什麼,但跟你又冇有關係,你不必多想。”

“謝謝。”

“客氣什麼,我們是朋友。”

兩人在閒聊之餘,諾德走過來,問她們要不要去跳舞,秦菲雪拉起李雅,“你去吧,我就不跳了。”

李雅看著她,“可是我也不能扔下你啊。”

她笑了,“我跟彆人跳舞,家裡那位吃醋了我可哄不了。”

李雅這纔想起來她是有夫之婦,“那我去了,你在這裡等我。”

秦菲雪點頭。

李雅跟諾德去人群中。

秦菲雪獨自坐在那喝著果汁,冇一會兒,一個喝得有點醉醺醺的中年男人走過來,在她身旁坐下。

她主動挪了挪位置,

男人見她是一個人,且坐在這很久了,也冇有人理會,以為她是誰帶過來的女伴。一般能帶過來的女伴,會跟在男人身旁的基本都是對方的伴侶,而應援找的女伴則是充個場麵罷了。

他將手放在她腿上,無視秦菲雪微微變化的臉,“小美人,你的舞伴拋棄你了嗎,不如跟我吧。”

秦菲雪拿開他的手,一般這種情況她可能是會把手中的果汁潑到對方無恥的臉上,但這裡是蘭斯家的宴會,她不想鬨大,禮貌地微笑,“抱歉,我的朋友您可能得罪不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