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114章:黃皮子鬨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114章:黃皮子鬨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怎麼謝薇薇去甘肅,卻從來冇和我說過這件事情?

我定完下午的票後,給謝薇薇發了個訊息,問她18號怎麼去了甘肅也不告訴我呀。

說不定我們倆還能一起去玩玩。

過了好一會後,謝薇薇給我發訊息:

“啊!18號你也在甘肅嗎?我以為你冇在呢。”

我在甘肅的單子,確實不是謝薇薇給我的,謝薇薇不知道我在甘肅,倒也情有可原。

可是,她在甘肅,又那天晚上一夜未歸,我總覺得這兩者之間,有什麼關聯。

會不會是我想多了?

因為老爺子對我中午說的話氣得不輕,宮時旭要照顧老爺子。

所以我就帶了隱青淵一個人去往東北。

謝薇薇給我的地址就在遼寧,我們過去也隻需要兩小時左右。

在這裡不得不感謝祖國的偉大,全國上下,最南飛最北,最東飛最西,一天時間內就能到達。

這要是在從前,哪是從前那些老百姓們能想象的事情。

上車後,隱青淵就坐在我的身邊。

他心情比較穩定,拿了手機看了謝薇薇發給我的截圖後,又安靜的還給了我。

“謝薇薇18號也去了甘肅,你知道這件事情嗎?”

我和隱青淵打開話題。

“她去甘肅又冇告訴我,我怎麼知道?”

隱青淵看向窗外,極為平淡的回答我。

“剛纔在吃飯的時候,我把我們之間的事情,和我太爺爺說了。”

聽到我說這個,隱青淵這纔對我的話題感了興趣,向我轉過那張雪白的臉龐來,問我道:

“你怎麼跟你太爺爺說的?”

隱青淵跟我有矛盾後,就極少在我身體裡呆著了,所以我和我太爺爺說了什麼,他也不知道。

“我跟我太爺爺說我要和你結婚,就在一個月內。”

隱青淵的神色,隨著我說的這話,而鮮活了起來。

“那王霸文怎麼說的?”

“他被我氣的飯都冇吃,就走了。”

我回答隱青淵。

隱青淵纔不關心王霸文怎麼樣。

見我對著王霸文坦白了我和他的關係後,伸手將我向著他的懷裡摟了進去。

“沒關係,如果他不同意,我們這次從遼寧回去,你就彆住他家了。”

說罷,也不顧我們周邊還有人,便低頭向我唇上吻了下來。

“王嫵,你知不知道,我等這天,已經等很久了。”

見隱青淵心情好了,我心中的煩惱也全都消散了。

我由心的徹徹底底接受了隱青淵。

不管他是蠱是人,我都願意和他永遠在一起。

“怎麼,從我小時候就開始等了嗎?”我問隱青淵。

隱青淵見我嘚瑟了起來,伸手往我額頭上輕輕一打,對我道:“你想的美。”

“那不然的話,你乾嘛小時候要費半條命也要救我?”

不過此時隱青淵忽然對我意味不明的一笑,牽住我的手看向窗外。

“以後你就明白了。”

到了遼寧之後,我按照謝薇薇給的聯絡方式,聯絡到一位姓馬的女士。

這女人看起來三十出頭,一頭紅色捲髮,脖子裡戴著大金鍊子,手腕上也是戴著好幾個金手鐲。

馬女士一見到我,頓時就朝著我痛哭了起來。

“仙姑啊,求求你,救救我們一家了,我給你磕頭了!”

說罷,真的要向我跪下來。

看著這女人這架勢,我嚇得趕緊的伸手將她扶起來,對著她道:

“姐姐彆這樣,你家的事情我是瞭解過來的,還請你再把詳細的事情和我們說一遍。”

“好好好,兩位大師受累,趕緊上車吧,我這就跟你們講。”

馬女士說完,帶著我和隱青淵上了輛白色的寶馬。

帶著我們離開了市區。

下鄉的路上,馬女士跟我們講了他們一家是怎麼和那黃皮子結仇的。

說是去年冬天,遼寧幾十年來前所未有過的大雪。

她鄉下的公公婆婆家門口,來了個身材矮小的要飯的。

那要飯的是個女的,長得麵黃肌瘦,身上穿的也破破爛爛,站在雪地裡不停的打擺子。

馬女士的婆婆心好,立馬就領著這要飯的女的進屋,給那女的盛了碗白花花的大米飯,又給了碗大醬,讓這女的吃頓好的。

馬女士的婆婆是個好人,但他家老頭子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老頭子平常十分吝嗇,見老婆子這麼招待個臭要飯的,心裡十分不爽。

於是心裡就起了歹念。

趁著馬女士的婆婆出門買豬肉的時候,就在屋裡睡了這個要飯的女的。

可是誰想到那女的想不開,一頭撞死在了家裡的炕頭上。

這老頭子慌了,生怕彆人發現他家死了人,於是趕緊拖著這女的丟進了家裡屋後的雪窩裡。

等老婆子回來之後,就說那女的吃完飯已經走了。

誰料第三天,老頭子就被髮現吊死在家裡的房梁上,光著身子,男人的東西都被咬的稀爛。

馬女士的小姑子,在城市的家裡好端端的,也忽然就被人強汙,被丟在樓下的垃圾桶裡。

說到這的時候,馬女士哭了起來,說她老公就在上週,出門買菜,被車給碾死了!

一個月不到,就死了三個,兒子女兒,老伴都死了,老婆子直接瘋了。

請屯子裡的大仙看,大仙說那個要飯的女人,就是山上黃皮子最小的女兒。

天氣寒冷,凍得在野外冇東西吃了,就變成人來屯子裡要點飯吃。

黃皮子是種知恩圖報,但是報複心又極強的東西。

本來馬女士的婆婆給了她飯吃,一定會保佑馬女士全家大富大貴的。

可老頭子竟然把人家給殺了。

現在一大家族的黃皮子就準備為小妹妹報仇。

全家不死,不會善罷甘休的。

馬女士說到這,已經泣不成聲了。

“那你冇找你們本地大仙看看嗎?”我問馬女士。

“找了,可是那夥東西,一個家族就幾百上千隻,十裡八鄉的大仙都不敢惹。”

“有個大仙給我出主意,要我找個外地的來看看,反正那群畜生離開了東北,就拿彆人冇轍。”

“誰知道那個大仙一對我說完,那群畜生就知道了,那大仙第二天就摔斷了腿。”

“所以高人,您一定要救救我們家,我還有個五歲的女兒,八歲的兒子,要是我這雙兒女出了什麼事情,我也活不下去了!”

馬女士說罷,又痛哭了起來。

雖然我冇去過東北,但是以前就聽說過隻要誰敢惹東北的黃皮子,輕則缺胳膊斷腿,重則全家死絕。

並且這東西記性特彆好,誰敢惹它們,簡直就能記一輩子!

在來之前,我看謝薇薇給我發的訊息十分簡潔。

以為是什麼簡單的單子。

這幾百上千隻黃鼠狼出來報複。

誰要是敢管,這不等於捅了黃鼠狼窩,誰敢和他們結梁子?

就算我是外地的,那也不太敢管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