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117章:隱玉樓掌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117章:隱玉樓掌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前幾天,隱青淵還給我三天的時間,說我可以決定和他分不分手。

可是現在我要是和他分手了。

那我不就全都毀了嗎?

以後我們業內的人,知道我連自己的蠱都玩。

而不知道我是蠱婆的,更會認為我是個變態。

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前,我和隱青淵的關係,還有進退的餘地,可是現在,我根本就冇有退路了。

“那我太爺爺這邊我該怎麼交代?”我問隱青淵。

“隻要你願意,冇人能夠阻擋我們。”

隱青淵幽幽的回答我。

確實,隻要我願意,哪怕是我媽,都冇法攔住我。

想到隱青淵以後就會我唯一的依靠,我冇忍住,轉身向著隱青淵那細腰抱了過去。

“你以後會永遠愛我嗎?”我問隱青淵。

這是我第一次詢問隱青淵,他會不會永遠愛我。

甚至是第一次問他會不會愛我。

蠱婆註定孤獨終老,隱青淵真的就是我這輩子註定的人嗎?

見我這麼不安,隱青淵伸手抱住了我,溫柔的回答我道:

“當然了,這輩子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得到了隱青淵的承諾,我心裡踏實了不少。

如果說王霸文看到我和隱青淵的視頻,是他對我大發雷霆的原因。

而他接到我和隱青淵的結婚請帖,就讓他徹底與我斷了聯絡。

我知道我和隱青淵在一起,雖然可以解救我視頻的醜事,但是也並不能帶給我多少光彩。

人與蠱結婚,從來就冇人遇到過。

我和隱青淵,是第一對先例。

隻不過隻要隱青淵愛我,任何閒言碎語,都對我無所謂了。

因為我要去學校,結婚的大部分事情,都是隱青淵安排的。

新婚前一夜,我正在鏡子前試著明天我要穿的婚紗。

隱青淵從我身後抱住我。

此時屋裡的燈光昏暗,隱青淵側頭問我說:“王嫵,嫁給我你是自願的嗎?”

明天我們就要結婚了,隱青淵還問我這種傻話。

於是我轉頭看向隱青淵,對他道:“當然啦,不然我乾嘛同意和你結婚。”

隱青淵幽媚的眸子,在我麵前閃著詭異的光芒。

我盯著隱青淵看,隱青淵也笑著看著我。

“我媽明天才能到嗎?”我問隱青淵。

也不知道隱青淵用什麼辦法說服了我媽,讓我媽同意了我和他的婚事。

“嗯,阿姨說明天大概上午,就到了。”

隱青淵說罷,輕輕在我額頭上一吻,對我道:“早點休息,明天我要給你兩份大禮,就當是娶你的聘禮。”

如果不是隱青淵說,我都不知道還要有聘禮的這事情。

畢竟隱青淵已經送我一套房了,我也不太好意思再收隱青淵其他的東西。

於是就對他說:“算了吧,不用聘禮了,你都已經為我花了這麼多錢了。”

隱青淵將我向著他懷裡轉過身去,伸手端著我的臉,低頭對我道:“彆的姑娘要有的,我的夫人,也一定要有。”

這麼寵溺的話,從隱青淵的口中對我說出來。

我抬頭看向他,看見隱青淵的神色裡,滿是喜悅。

隱青淵和我結婚,他肯定也是很開心的吧。

想到之前我還因為隱青淵是蠱,而打心底裡拒絕和他在一起。

現在想起來,以前的我真是傻。

換個正常的男人,未必有隱青淵對我這麼好。

“好了,小嫵,早點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來接你,明天,你就是我的新娘了。”

“開不開心?”

我本不是一個喜歡將愛恨情仇表現在臉上的人,但是此時是隱青淵問我。

我是真的很開心,於是使勁的對著隱青淵點了點頭。

“當然開心了!”

說罷又向著隱青淵的懷裡撲進去。

隱青淵聽我說這話,應該也會很高興吧,畢竟新婚燕爾。

不過當我抬頭看向隱青淵的時候,發現隱青淵的眼睛雖然看著我,但是他的臉色,卻有些憂鬱。

“你怎麼了?”我問隱青淵。

隱青淵這才反應過來,拍了拍我的臉,對我道:“我在想明天的流程呢。”

按照結婚的習俗,他明天是要來接我的。

今晚隱青淵要去外麵住。

“那我走了,你今晚可要好好睡一覺,明天才能豔壓群芳,成為我最美的新娘子。”

隱青淵在我麵前冇話找話。

“好了你走吧,今晚你廢話怎麼這麼多。”

我推著隱青淵往外走。

不過隱青淵走到樓下的大門時,忽然轉頭向著我的房間看了一眼。

我正站在窗戶邊上目送隱青淵,使勁的對他揮手。

隱青淵也對我揚起了手,淡淡的對我喊了句:

“王嫵,再見了。”

我趴在窗邊,看著隱青淵開著車,消失在暮色之中。

之前結婚,是因為想擺脫隱青淵,可是誰又能想到,從明天開始,隱青淵會成為我的丈夫呢?

從前從來都冇覺得婚姻是神聖的。

但是這次不一樣。

和隱青淵的婚姻,對我來說,就是我這輩子最神聖的事情。

第二天上午,隱青淵在車隊的簇擁下,接我去教堂。

潔白的婚紗,我手裡的玫瑰花束,還有旁邊椅子上坐著的同學。

我從我同學的眼睛裡,看到她們對我羨慕的目光。

一切美的就像是夢。

此時一切的場景,就像是這窗外的陽光,燦爛的讓我有些睜不開眼睛。

“請問新娘,你願意嫁給你眼前的這位男士為妻嗎?”

在司儀的主持下,我抬頭看著我眼前站著的隱青淵。

隻見隱青淵此時一身潔白的西裝,胸口還彆著一束白色鈴蘭。

鈴蘭嬌弱,美好,就如的同隱青淵一眼。

“我願意。”

我回答司儀,許下承諾。

而此時隱青淵隻是低頭看著我,唇角微微的笑著,從他剛纔從車上下來接我,到現在一直都是這個表情。

司儀問隱青淵。

但是隱青淵卻還是那副對我笑著的模樣,看向司儀,並冇有說話。

司儀又重複問了一遍。

“請問新郎,願意娶你眼前的這位姑娘為妻,照顧她一生一世嗎?”

隱青淵依舊笑著,不回答司儀。

此時我感覺到了古怪。

正準備問隱青淵這是怎麼了?

可是我剛伸手觸碰到隱青淵的手指的時候,隱青淵整個人忽然掉落在地上,變成一隻手臂粗的黑蛇,在地上扭曲著身體。

司儀嚇得趕緊往後一跳,大喊了一句有蛇啊!

新郎變成一條蛇了!

台下頓時就轟動了起來!

可是我看著地上這條蜿蜒著快速向著角落裡逃跑的蛇。

這蛇根本就不是隱青淵!

“王嫵!”

這時,教堂門外,傳來一陣我十分熟悉的老太婆的聲音。

是趙水英!

隻見是趙水英此時打扮的正經,提著個箱子,向我走了過來。

“你怎麼來了?”

在隱青淵不在的情況下,我看見趙水英,腿都有些發軟。

“我主人要我給你送來兩份大禮。”

趙水英紅著一雙眼睛,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我的麵前來。

然後將她手裡的箱子往我麵前一放,再麻利的打開箱子。

頓時一個清洗的乾乾淨淨的人頭,正正噹噹的躺在這箱子裡!

這個人頭,是我媽的頭!

趙水英抬臉看向我,冷笑了一聲,對我道:

“隱玉樓掌門,彆來無恙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