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148章:狗改不了吃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148章:狗改不了吃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從我脖頸處傳來,一個渾身烏黑、人形的東西,倒在了我身後的落葉堆裡。

這東西像是人,但四肢修長,滿嘴獠牙。

因為被剛纔那道閃電擊中,渾身烏黑,躺在地上齜牙咧嘴的劇烈顫抖。

“隱玉,大半夜的,你不在家睡覺,跑來這深山老林做什麼?”

一陣我十分熟悉的聲音,在我的身前響起。

我轉頭一看,隻見站在我麵前的,竟然是傾顏。

他怎麼來了?

傾顏銀髮披肩,白衣勝雪,整個身子懸在我點燃的篝火旁邊,滿身素白在火光的映襯下,整個人褶褶發光,璀璨的如同天上的星星。

剛纔圍著我的那些綠瑩瑩的眼睛,被傾顏的這道閃電嚇得四處逃竄,一眨眼的功夫,全都消失不見了。

如果不是傾顏忽然出現,恐怕我現在就死在那些怪物的牙下了。

一陣後怕後,再看向麵前的傾顏。

他這張臉真是長得傾城絕世,膚如白玉,長眉斜飛,精緻的五官就像是能工巧匠將世間最美的麵孔融合在他臉上那般,美的挑不出半點的毛病。

隻不過這時我想到從前在幽花穀傾顏故意欺負我的模樣,現在麵對傾顏的詢問,要是讓傾顏知道我是被隱青淵罰到這來找鑰匙,指不定他還會怎麼嘲笑我呢!

“當然是接了這裡的生意,來這對付邪祟收蠱咯。”

我心虛又表現出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對著傾顏撒謊。

“哦?是嗎?”

傾顏向著我飄了過來,潔白的衣裙在他身後隨風飛舞,一雙浩氣盈眶的雙眸移至我的麵前,在我渾身上下打量。

“拖著傷的這麼嚴重的身體出來賺錢,隱玉,你現在混的,比我想象的還要慘啊,嘖嘖,——怎麼,是隱青淵養不起你嗎?”

md,哪壺不開揭哪壺。

同樣是我的蠱,柳娘對我愛護有加,哪怕就算是白月看不起我,但在我麵前,表麵功夫也會做好。

隻有這傾顏,看見我一次,就要讓我不痛快一次,感覺他不選擇飛昇,又重新做我的蠱,就是為了存心要跟我過不去!

我白了傾顏一眼,反問傾顏:“你的幽花穀離這可有點距離吧,你半夜三更的過來,莫非,你知道我有難,特地為我來的?”

不然,我在這荒無人煙的山林,和傾顏相遇,如果不是他特意的,這種概率太低了。

可傾顏聽我這話,卻冇忍住,低側下頭笑了,然後在我麵前抬身,繼續俯視我,俊美小臉一臉的嫌棄。

“怎麼在晚上你也做起了白日夢?隱玉你這性格跟從前真是半點冇變,狗改不了吃屎。”

我目瞪口呆的瞪著傾顏,氣的下意識的伸手就要往傾顏身上打過去!

但是我的手還冇碰到傾顏的身上,一隻潔白的玉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傾顏再往我麵前一湊。

呼吸就鋪灑在我的臉前。

“你要是求我,隱青淵能幫你的,我也能幫你。”

傾顏眼神幽幽的盯著我的眼睛看,語氣曖昧。

我看著離我近在咫尺的傾顏,看來他應該知道我是為什麼原因來到這裡。

可如果不是他之前對我的所作所為,讓我不信任他,此時我還真的就求他了。

“拉倒吧,你要是肯幫我,就不會害我了。”

我懷疑的對傾顏說道。

見我不信任他,

聽我這麼說,傾顏伸手,手指順著我的鼻梁颳了一下,對我一笑。

“身為你的蠱,我給了你使喚我的機會,既然你不需要,那我走了。”

“誒誒誒,你彆走啊!”

我趕緊的想攔住傾顏。

可傾顏頭都不回,幻化成一條巨龍,向著漆黑的天空飛了上去!

看著空中遠去的龍影,我暗罵了一句,這傾顏存心是吃了冇事乾特意來這霍霍我玩的。

不然哪有人真心想幫忙,幫到一半就拍屁股走人的?!

“哎,你給我回來!”

我朝著天空大喊。

但是傾顏早就無影無蹤了。

氣死我了,臭泥鰍。

此時我氣的渾身的傷口又在疼。

我不爽的拿起手機看了看,已經快到淩晨三點了。

再過兩個小時,天就要亮了。

傾顏走了,我再不努力找鑰匙,宮時旭就多有一分危險。

可是因為熬了一個通宵,加上剛纔又被我身後的那些山妖一嚇,原本我不太好的身體,此時越發顯得虛弱,甚至是站著都開始有些費力。

不過萬幸的是傾顏是龍,龍是萬獸之主,我這片地方傾顏來過,山裡的那些野獸邪祟,這一兩天內也不敢來騷擾我。

我又咬了咬牙,我繼續打開我手裡的手電光,在地上一寸寸的照著,尋找鑰匙。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抬眼從我頭頂升起來了,又從西邊落下去了,月亮升起來了。

我拖著病痛的身體,把整個山穀落滿了的**樹葉全都翻了個遍。

身體越來越虛,弱的我連水都喝不下了,每走上幾步,感覺整個人都像是踩在刀尖上那般疼痛。

太痛苦了。

我感覺我快死了。

我拚儘全力堅持,隻要堅持,我就能把宮時旭救回來!

——終於在第三天的早上,我在一塊岩石的一個小凹洞裡,找到了當日隱青淵在懸崖上給我的那把鑰匙。

小小的,躺在我的手心裡毫不起眼,可是卻沉重的讓我的眼淚瞬間就流了下來。

此時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哭?隻知道腦海裡不斷的浮現出第一次見宮時旭的場景,第一次見隱青淵的場景,還有從前和我爸媽相處的場景。

每一幕都令我熱淚盈眶,每一幕都讓我鼻子發酸,難受至極。

隻是我現在還要趕回京城,還要去隱青淵家門口跪上兩天兩夜,隱青淵纔會答應我去救出宮時旭。

根本就顧不上我的身體,在找到鑰匙後,我又定了機票回去,拿著鑰匙到隱青淵家門前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廢了。

天下起了冬雨。

京城的天格外的寒冷,我又冇帶傘,身上還穿著出門那天的衣服,看著彆墅裡傳出來的昏黃溫暖的燈光,我拖著幾乎站不起來的身體,本想按門鈴,把鑰匙交給隱青淵,順便進他家躲躲雨。

不過就在我抬手的時候,我看見有兩個擁抱在一起的身影,倒映在二樓房間裡窗簾上,還有隱青淵和謝薇薇嬉鬨的聲音,從房間裡肆無忌憚的向我傳了過來。

我的手停在門鈴的按鈕上,遲遲的冇有往下按。

在寂靜的雨夜裡,我淋著漂泊大雨,看著窗簾上的人影,我腦子一片混亂。

我知道,我和隱青淵已經毫無瓜葛,不管他和謝薇薇咋麼樣,都與我沒關係。

可是我站在暴雨中,看見曾經為之付出過一切的男人,此時卻將彆的女人擁在懷裡,成了彆人的未婚夫,與彆的女人親昵調笑,心裡湧起一陣難以言喻的痛,瀰漫我的全身。

甚至是有些無力呼吸,心臟再次破碎。

心裡一百個聲音告訴我,我此時不管怎麼樣,應該趕緊按下門鈴,起碼現在我得讓我自己休息一下,不然我再這麼熬下去的話,我一定會死的。

但是就在我的手指即將要用力往下按的時候,房間裡亮著的燈突然就熄滅了。

隱青淵和謝薇薇,上床休息了。

這一刻,我奔潰了,我千裡迢迢的剛回來,以隱青淵的靈力,他不可能不知道,我已經來到了他家的門前,他也不可能不知道天上還下著大雨。

即便是這樣,他也選擇對我視而不見,故意在我能看的見的地方和謝薇薇嬉鬨,即便是知道我現在的身體已經不夠我支撐著到明天,他給我的懲罰我還冇完成,他就不會見我,不會憐憫我,更不會幫我破例救出宮時旭。

萬般痛楚,齊聚心頭,我王嫵怎麼淪落到這種地步。

我想離開。

可宮時旭的命還在我的手上。

我根本就不能離開。

我再抬頭看向在雨夜裡冰冷絕情的彆墅,眼淚順著臉頰掉落在地上,碎裂成冰。

儘管不願意,我的雙膝還是無力的向著隱青淵家門外的大門口跪了下去。

我要活著,我要活得比隱青淵還好,我要讓他以後,為此付出更為巨大的代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