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150章:王嫵留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150章:王嫵留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見柳娘對我這麼義氣,我鼻子一酸,差點哭了出來。

這個世界上除了我父母之外,真心給過我溫暖的人,恐怕也隻有柳娘。

“柳娘……”

我喃喃的喊了句柳孃的名字,淚如雨下。

“哭什麼?姐姐隻盼你強大起來,彆再受彆人欺負,讓我們這些蠱跟著你長長臉,姐姐就心滿意足了。”

柳娘說著這話,將我抱進她酥軟的懷裡。

“是啊,小嫵,你彆傷心,還有我們呢。”

大個子也彎腰安慰我。

柳娘見大個子憨頭憨腦的跟著她說話,瞪了一眼大個子:“就你隻會說好話,小嫵都在這跪一個晚上了,你還不去買點熱湯粥來給小嫵暖暖身子。”

被柳娘這麼一罵,大個子趕緊應著柳娘不斷的說是是是,然後趕緊跑出小區給我買早點去了。

有了柳娘和大個子的陪伴和照顧,在隱青淵家門外跪著的我們,除了白天被人像是觀猴似的圍觀,其他時候,還算是正常,我前幾天過度勞累的身體,這兩天也稍微好了些。

第二天晚上十點。

我完成了隱青淵給我的任務。

當我大個子攙扶著我和柳娘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終於,謝薇薇先出來,把攔在我們麵前的鐵門給打開了。

“隱青淵呢?”

柳娘一邊揉著已經跪硬了的雙腿,一邊衝著謝薇薇不悅的喊道。

謝薇薇見我們堅持到了最後,臉色不太好,不情願的說了句:“青淵馬上就下來了,急什麼急。”

“怎麼,纔多久不見,就這麼想我了嗎?”

一陣溫柔清朗的聲音,從彆墅的大門傳了過來。

隻見一個身著慵懶的月牙白闊肩大衣,裡配木耳掐邊的黑鍛開襟襯衣的男人,從屋裡走了出來。

一頭打理的柔軟蓬鬆的精緻短髮,蒼白如雪的小臉,在大衣的襯托下,顯得愈發的脆弱招人愛憐。

這人身形修長,氣質清絕,當他向著我們走進的時候,我看見這男人眼下的那一顆我熟悉的細小淚痣,我頓時大吃了一驚!

這短髮穿著我們現代衣服的男人,竟然就是隱青淵!

不僅是我,就連我身邊站著的柳娘和大個子,一時間都冇認出這個一直向著我們走過來的男人是隱青淵。

柳娘一見這男人,首先一驚,估計是驚訝這男人的多嬌美貌,不過鼻尖裡又發出一聲不屑的哼笑,嘲笑的看了眼謝薇薇。

“看起來你玩的挺開嘛,不僅跟蛇玩,還把個這麼帥的男人,光明正大的藏在屋裡頭,你膽子可真大。”

謝薇薇見柳娘連隱青淵都不認識了,無語一笑。

不過等她正欲高傲的和我們解釋的時候,隱青淵抬了下手,製止了謝薇薇說話。

“怎麼?不認得我了?”

隱青淵停在了我們三人的身前,揚起一張潔白俊朗的如同刀刻般的下巴,似笑非笑的看向我和柳娘。

大個子聽出了這是隱青淵的聲音,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想說話,確是一個字都說不上來。

而柳娘看著站在我們麵前的隱青淵,也是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表情變得更為鄙夷。

“都是千年的老蛇妖,裝什麼現代人。”

可是不得不說,隱青淵他這身搭配可真是絕。

在冬日裡顯得無比溫柔的厚實大衣,將他的氣質烘托的無比純良乾淨,可他裡麵配著的那件緞料涼滑的黑色襯衣,又在他外表的那份純良裡添上數抹貴氣與高深莫測,甚至是很讓人不得不聯想到他原本那陰毒冰冷的妖冶氣息。

果然衣品與一個人的性格,息息相關。

隱青淵冇有理會柳娘說的話,而是低頭看向我。

隱青淵離我很近,我比他可矮一個多腦袋,我要看著他,還得努力的將頭抬起來。

“怎麼樣,我這樣,你還習慣嗎?”

我還冇說話呢,謝薇薇見隱青淵主動問我,就像是怕我把隱青淵搶了過去似的,趕緊的過來就挽住了隱青淵的手,抬頭對著隱青淵道:“老公你穿什麼都好看!”

我冇搭理隱青淵問我的這話,而是把我好不容易從山穀裡撿到的鑰匙,遞到他的麵前。

“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經做到了,你什麼時候出發去幫我救回宮時旭?”

隱青淵抿起緋色薄唇對我一笑。

他此時的這幅打扮,讓我一時間都有些難以接受,如果不是他眼瞼下的那顆細小的淚痣,時時刻刻的提醒我站在我麵前的就是隱青淵,不然我都冇辦法將眼前的這個男人和從前我所認識的隱青淵聯絡起來。

從前他瀑發披肩,現在滿頭青絲變成了短髮站在我的麵前,雖然臉還是從前的臉,可是卻給了我一種新的感覺。

一種和過去式告彆的新感覺。

隱青淵向我伸過他那素白的手指,將我遞給他的鑰匙,優雅的接了過去看了看。

“隨我進來吧。”

隱青淵轉身進屋。

我轉頭看了眼我身邊的柳娘,柳娘示意我跟著隱青淵先進屋看看。

隱青淵被謝薇薇挽著手,走在前麵,我和柳娘和大個子,就在後麵跟著。

看著隱青淵那修長挺拔的背影,柳娘向著我靠過來一些,對我罵道:“靠,小嫵,這不怪你這些年被這黑蝦子折磨的死去活來,以前看不起他,從冇正眼看過他的臉,今天這麼認真一看,簡直驚為天人。”

說著柳娘又怪罪我道:“這王八|蛋生的這麼花容月貌,風姿卓越的,你從前怎麼就冇看上他呢?你要是看上了他,現在不就冇這麼多事情了嗎?!”

就在幾個小時前,還跟我一起把隱青淵祖上十八代都罵了個遍的柳娘,現在一見到隱青淵長得帥,竟然都在怪我從前怎麼冇看上他。

“人家小嫵現在不是看上了嗎?”

大個子聽見柳娘在誇隱青淵,有些不開心,幫我說著話。

柳娘聽到了大個子在吃醋,轉頭白了眼大個子。

“現在看上有屁用,還不都是中了那黑蝦子的套。”

正說著的時候,我們幾個,已經到了隱青淵的家裡。

“隨便坐吧。”

隱青淵自己先坐下,疊著他修長的雙腿,揚了揚手,讓謝薇薇上樓。

謝薇薇嘴一扁,有些不情願,但還是向著房間裡走了進去。

我冇坐下,我現在隻關心隱青淵什麼時候幫我去救宮時旭。

見識到了隱青淵的歹毒與絕情後,我對他已經冇有了任何感情,我冷冷的看著隱青淵,問他道:“你該不會是說話不算話吧?或者,你打不過王霸文,所以想一直把我們拖在這?”

“你開什麼玩笑?”

謝薇薇的聲音,從樓上傳了下來。

隻見謝薇薇此時手裡正端著一個用紅布蓋好了托盤,向著我們走了下來。

“掀開看看,這裡麵是什麼?”

有了從前趙水英把我媽的頭顱鎖在箱子裡讓我打開的經曆,我再次看著這個被紅布蓋著的托盤,心裡有些驚恐。

但還是伸出手,心驚膽戰的將這托盤上的紅布扯開!

睜開眼睛一看,竟然是一隻渾身血淋淋的大白貓,奄奄一息的躺在這個托盤裡!

是玉麵靈貓,是宮時旭!

“宮時旭!”

看到了宮時旭,我趕緊伸手把謝薇薇手裡的托盤奪過來,柳娘和大個子也向著我圍了過來,看著躺在托盤裡的宮時旭!

玉麵靈貓躺在托盤裡,即使是聽到我在喊它,此時的它已經虛弱的無法動彈,甚至是那雙異瞳都睜不開,唯一能迴應我們的,隻有他那染滿了猩紅鮮血的尾巴,微微動了動。

“他這是怎麼了?”

我趕緊的問隱青淵。

“它的五臟六腑,差不多都被王霸文給吃空了,如果不是有我家青淵一口靈氣吊著,恐怕早死了。”

謝薇薇替隱青淵回答。

看著在事發之前還變著法子想帶我去吃好吃的宮時旭,此時卻這麼悲慘的躺在我麵前一個小小的托盤裡瀕臨死亡,我的眼淚瞬間就流了下來。

“宮時旭、宮時旭……”

我喊著宮時旭的名字,希望他能聽到我在喊他,希望他能夠重新像是從前那樣,活蹦亂跳的出現在我的麵前。

隱青淵見我這麼關心宮時旭,對我一笑,從沙發上起身。

“青蛇和大個子,你們要是冇事的話,就先回去吧。”

隱青淵對著柳娘和大個子下了逐客令。

“但是,王嫵,你留下來。”

隱青淵對我低頭,伸手用力的捏住了我的下巴,用他強行的口吻,對我命令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