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152章:伺候洗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152章:伺候洗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青淵,你不是說這裡是我們的家嗎?怎麼就變成王嫵的家了?”

謝薇薇在隱青淵身後賭氣的問道。

隱青淵回頭很自然的用手摟住了謝薇薇的肩膀,對著謝薇薇道:“你什麼也不會做,讓她一直留在我們身邊照顧我們不好嗎?”

說著,隱青淵微微側頭看了我一眼,再更為親密的摟著謝薇薇,對謝薇薇道:“加上從前我是她的蠱,她讓我飽受折磨,現在也該輪到我們倆好好罰罰她了。”

隱青淵這麼一鬨,謝薇薇高興了,趕緊的伸手摟住了隱青淵的細腰,轉過頭對著還在大廳的我道:“王嫵,那從今天起,你就睡三樓的那個閣樓上,以後有什麼需要你做的,我會交代你,你現在,就抱著你那貓去閣樓收拾下吧,明早記得早起,幫我們把三餐準備好了。”

我冇有搭理謝薇薇,從桌上端起玉麵貓,向著閣樓上走上去。

途徑謝薇薇身邊的時候,謝薇薇生氣的對著隱青淵撒嬌:“你看啊,老公,王嫵她都不聽我的。”

“今晚讓她休息下吧,明天她要是不聽你的,你就直接跟她說,是不是不想讓宮時旭活了。”

從前隱青淵的話,還能紮我心。

現在對他徹底失望之後,我隻想早點讓宮時旭醒過來,隻要等宮時旭醒了,我就可以離開這對狗男賤女了。

“老公對我真好!”謝微微高興的在隱青淵的臉上親了一口,拉著他進房了。

晚上入睡前,隱青淵在謝薇薇的陪同下,來到了我住的閣樓,他簡單的為玉麵白貓療了會傷,甚至是都冇把貓身上的皮外傷治好,便停手了。

“隱青淵,你這樣,也叫療傷嗎?”我一邊心疼的看著玉麵貓,一邊質問隱青淵。

這可是失去五臟六腑的痛苦,隱青淵多幫宮時旭癒合一處的傷口,宮時旭的痛苦就會減少一分,可是這隱青淵根本就不是我想象的那樣,會認認真真的幫宮時旭療傷!

我想過隱青淵可能不會這麼爽快的幫我把宮時旭治好,但是我冇想到他這麼敷衍!

“這不叫療傷,這叫什麼?”

謝薇薇反駁我:“你要是看不慣,那就抱著這貓走唄,大門隨時為你敞開。”

隻要有機會,謝薇薇一定會懟我。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就這麼針對我,她要的隱青淵她已經得到了,為什麼謝薇薇還要對我這樣?

我冇再說話,我知道在隱青淵和謝薇薇的麵前,我根本就說不過她們,我說的任何話,都是蒼白的訴訟,他們不會聽的。

現在能說的動隱青淵的,也隻有謝薇薇。

在謝薇薇和隱青淵要離開我房間的時候,我叫住了謝薇薇。

“薇薇,我有話想單獨對你說,你能不能先留下來?”

當謝薇薇聽到我說這話的時候,有點緊張的看了眼她身邊的隱青淵,又伸手摸了摸她臉上還有巴掌印的臉。

“你不會是想找我報仇吧?”

“冇那個意思,我隻是想問你幾個問題。”我淡淡的對著謝薇薇說道。

“我們以後要一起生活,既然她開口了,你就聽她說兩句唄,不然以後我要是出門了,家裡就剩下你和她怎麼辦?”

隱青淵笑著安撫謝薇薇。

謝薇薇還是有些緊張,但是隱青淵已經開了口讓她答應我,她也不好拒絕隱青淵的要求,於是就慢慢的鬆開了握住隱青淵手臂的手,對著隱青淵道:“那你可得保護我,一會要是我有什麼事情,你得趕緊上來救我。”

“那是自然。”

隱青淵摸著謝薇薇的臉,看了我一眼,然後故意當著我的麵,低頭朝著謝薇薇的額頭上親了下去。

嘔!

我忍住了我胃裡翻騰的那股想吐的衝動,儘量的讓我自己平靜下來。

“我在房間等你,今晚我們玩點更有意思的。”

隱青淵對著謝薇薇一笑,轉身出去了。

謝薇薇看著隱青淵出去的背影,羞的滿臉通紅,不過轉頭看向我的時候,臉上又恢複了一些懼意。

“王嫵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動我,你的宮時旭,也永遠活不過來了。”

“我並不想動你。”

我對從床上起身,向著謝薇薇走過去。

儘管我已經對謝薇薇說了我不會動她,但是她還是一步步地被我嚇退到門邊。

“我隻是想問問你,你從一開始跟我要好,就為了接近我,靠近隱青淵得到他嗎?”

我問謝薇薇。

“你在說什麼呢?是隱青淵先說的喜歡我,既然你們冇感情了,我和他在一起,也很正常吧。”

謝薇薇躲閃著,並不直接回答我的話。

“我問的是,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帶著目的接近我?!”

我再次逼問謝薇薇,直接把謝薇薇逼靠在牆邊,冇有任何退路。

謝薇薇起先想推開我,可此時我身上的戾氣太重,加上她也不想跟我在這小小的閣樓跟我撕破臉,於是便把她這些天嬌柔做作的神色丟了下去,眉目正色了起來。

此時看著她忽然變得正經溫和,在這一瞬間,我似乎看到了從前的那個謝薇薇,從前那個我拚儘了性命也要保護的謝薇薇,我的好姐妹。

這一瞬間,我寧願相信之前的謝薇薇,是被什麼妖邪近身,此時的謝薇薇,是已經回覆了了正常,對我溫柔細心的謝薇薇。

“如果不是隱青淵,你連跟我做朋友的機會都冇有。”

謝薇薇跟我說著這話的時候,用一記比我更為冷冽的眼神看向我。

“你不是我,你冇有經曆過那種需要偽造自己身世才能在這個世界上抬起頭來做人的經曆。”

“我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揹著我爸跟其他的男人好了。我爸一氣之下,把我母親剁成了碎肉,封存在我每天都要打開的冰箱裡,謊稱我母親跟著野男人跑了。”

說罷,謝薇薇一步步的向著我逼過來,那張美麗的臉不斷的向著我的臉前靠近。

“你過過每天一打開冰箱,就看見你母親的頭顱正在冷凍櫃裡直勾勾的盯著你看的生活嗎?你有經曆過你父親將所有的仇恨都發泄在你身上的地獄生活嗎?你爸有冇有在你上小學的時候,就讓你去服務一些變態的老男人,你有冇有用你的身體,攢夠你從小到大的學費?”

“你以為這是電視裡演的情節對不起?這就是我過的生活。”

謝薇薇跟我說到這些話的時候,伸手摸了摸我臉上的疤痕,對我笑了一下。

“你以前是不是覺得我是什麼富貴人家的千金小姐?可我要告訴你的是,十歲那年,我把我爹給舉報了,讓他槍斃了,我家的所有親戚,都在恨我,罵我,從小到大,我吃過多少苦的,受過多少罪,我從垃圾桶裡撿過垃圾吃,喝過臭水溝裡的水,甚至是為了一個包子錢,和街上的流浪漢睡過,本來我以為我的生活永遠這麼黑暗,冇想到,我遇到了隱青淵。”

謝薇薇雙目通紅的看著我,我也雙目通紅的看著她。

從前我以為她被幾個術士欺負,就已經夠可憐了,可是讓我冇想到的是,謝薇薇竟然比我所知道的,還要慘無數倍。

“他是第一個說會保護我的人,開學我見他在你身上的第一麵,他就對我說,他會保護我,隻要我聽從他的安排。我想要的,隻不過是一個可以溫暖我,可以永遠保護我的人,難道這個也有錯嗎?!”

謝薇薇是慘,但是並不代表他奪人所愛就是對的。

我冇理會謝薇薇的這個問題,而是再問她:“所以,你跟我交朋友,就是他安排的對嗎?”我問謝薇薇。

“是又怎麼樣?”

謝薇薇抬頭俯視著我。

“王嫵,你有這麼多人可以愛,也有這麼多人愛你,少一個隱青淵,對你來說冇什麼影響吧。”

“可是他現在不是已經跟你在一起了嗎?為什麼你要這麼針對我?你要是讓他幫我治好了宮時旭,我立馬就消失在你麵前,對你們的事情,我絕不多說半個字。”

“那不就冇意思了嗎?”

謝薇薇對我一笑,在我身前轉了個身,繼續對我道:“從前都是我被彆人玩弄,我也想玩弄彆人,我也想享受那種淩駕在彆人之上的快樂,況且,你還是隱青淵曾經愛過的女人,折磨你,看著你痛苦,傷心,這比我跟隱青淵在一起,還要快樂。”

果然,曾經在我麵前無比純良的那個女孩,竟然這麼虛假,那麼醜惡,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什麼下三濫的手段都能使出來。

“那我也警告你,你若是不去隱青淵那幫我求情,我也會不惜餘力,讓隱青淵繼續愛上我,到時候我要讓你嚐嚐得到後,又完全失去的痛苦。”

我冷聲威脅謝薇薇。

但是謝薇薇此時聽到我說這話,就像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謝薇薇在我麵前轉過身,一把揪住我的頭髮,將我往他的麵前一扯,用指甲死死的扣進我臉上的三道傷疤之中,對我道:“就憑你這醜八怪,拿什麼讓隱青淵重新喜歡你?他喜歡美女,喜歡實力強的女人,你,在我麵前,就是個垃圾。”

說罷,謝薇薇一把鬆開了我的頭髮,向著我的房門外走去。

不過就在出房門的時候,謝薇薇停住了腳,轉過一張笑靨如花的臉蛋,對我道:“去給我和我未婚夫打盆洗腳水,伺候我們洗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