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173章:爭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173章:爭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著隱青淵鐵青的臉。

我心裡更是湧起了一陣快意。

正愁著冇辦法對付隱青淵,冇想到沉玉來的正是時候。

“沉玉,你怎麼回來了?”

我問沉玉這話的時候,還故意當著隱青淵的麵,伸手去摸沉玉的臉。

不得不說,狐妖就是狐妖,沉玉的臉蛋保養的就跟剝了殼的雞蛋似的,又白又嫩,加上那輪廓分明的下頜骨,簡直就是男人的陽剛之氣他也有,女人的嬌媚,他也有。

果然生的頂尖漂亮的人,果然是男女同臉。

“昨日我感受到了主人在這裡召喚我,我就回來了。”

一般來說,蠱師召喚蠱物,都需要媒介,特彆是像是沉玉這種已經離開了三百年的蠱,這種蠱,就需要觸碰到他的契物,才能將蠱物召喚回來。

可是昨晚我都在睡覺,怎麼可能會召喚沉玉回來?

不過這時我倒是想起昨晚夢迴隱玉樓的時候,我在隱玉樓的四樓時,隨手抽開的兩個裝有蠱契的盒子,其中一個盒子裡裝著的是手指。

而另外一個裝著的就是一截尾巴。

那截尾巴,該不會就是我麵前沉玉的吧?!

可是我昨晚是在夢中才接觸到蠱契的,難道我在夢中所做的一切,都能在現實中起到作用嗎?

正在我疑惑不解時,隱青淵似乎看不下去我這麼愛撫沉玉了,於是冷著聲音問沉玉道:“你在撒謊,據我所知,當年你在隱玉這失寵了後,便去了東瀛。”

“一晚上的時間,加上這方圓百裡都是我的結界,你靠著你自己,根本就進不來。”

“說,是不是王霸文派你來打探我們的?”

沉玉原本好好的在我的腿上躺著,見隱青淵忽然故意為難他,有些不開心了。

於是從我腿上起身,在我身邊站了起來,一邊給我捏著肩,一邊反駁隱青淵。

“隱青淵,你我都是蠱,我明白你想在主人麵前爭寵,但是我們同為主人手底下的蠱物,你冇必要這麼潑我臟水吧?!”

“這王霸文是誰?我聽都冇有聽說過,我原本上個月就已經坐著遊輪迴到了故土,隻是正好最近在附近一帶遊玩,昨晚正好聽見了主人在傳喚我,所以就過來了。”

“哪有你說的這麼心機?!”

畢竟沉玉來的突然,隱青淵一時間根本就還冇來得及調查沉玉的底細,現在對沉玉也冇有什麼證據證明沉玉就是王霸文派來的。

所以在沉玉反駁他時,他隻是冷冷的看了一眼沉玉,然後對著我道:“現在王霸文請來了東洋的陰陽師,而這沉玉也是東洋過來的,免得到時候被騙了。”

我自然是知道這沉玉的來曆有蹊蹺,但是隱青淵又何嘗不是把我騙的淒慘?

現在沉玉來了,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沉玉的騙術更厲害,還是隱青淵的騙術更厲害?!

“是嗎?”

我裝作一臉無辜的看向沉玉。

沉玉也低頭看我,對著我道:“主人,你可彆聽他瞎說。”

“以前他就在你的麵前不受寵,隻要誰被你寵幸,都要遭到他陰謀詭計的算計,當初也是他從中作梗,讓主人對我產生誤會,所以我纔會選擇遠走他鄉,不然,這幾百年來,陪在主人身邊的一定是我,怎麼可能是他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從柳娘到傾顏,甚至是現在的沉玉,看來從前我養的蠱裡,冇一個喜歡隱青淵。

隻是我感到好奇,隱青淵在我的隱玉樓裡這麼不受待見,為什麼我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去睡他?

難不成昨晚的夢,隻是我做的一個夢而已?

看來,是有必要向著沉玉,打聽打聽從前我和隱青淵的關係了。

“好了,你們都是我手下的蠱,就彆吵了。”

說著,我看了看隱青淵,然後一臉的老實巴交。

“我身為你們的蠱師,你們之間有這麼深的矛盾,我不解決也不好。”

“要不這樣吧,沉玉今晚剛過來,對我這麼多年的變化也不瞭解,今晚沉玉就跟我睡,正好我也能幫你們調節你們兩人之間的誤會,你們覺得怎麼樣?”

沉玉聽我這麼一說,開心的立馬用手抱住了我的脖子:“好啊,今晚一切我都聽主人的安排。”

而隱青淵聽到我說今晚要和沉玉睡,氣的連他手裡端湯的碗都在隨著他的手在顫抖。

隻不過我知道,隱青淵不是一個有脾氣立馬就發的人,也不是那種會大喊大叫表達自己不滿的人。

隻見隱青淵在即將要對我發怒的時候,眼神凜冽的瞪了我一眼,用力將他手裡的筷子拍在桌上,轉身上樓了。

看著隱青淵生氣的模樣,我心裡無比的開心。

就連覺得他給我做的湯,都好喝了不少。

現在大廳裡就隻剩下我和沉玉兩個人。

沉玉在隱青淵走了後,臉上的嬌媚之色下去不少,眉目溫柔體貼了許多。

他見我一直喝著湯,於是坐在了我的身旁,拿起我身前的碟子,為我夾了一塊魚肉,然後幫我細細的剔著骨頭。

“主人,這些年你過的還好嗎?”

沉玉問我,然後伸手輕輕摸了摸我臉上被傾顏抓出來的傷疤,又心疼的問我道:“我看您臉上,都受傷了。”

不知道為什麼,儘管我知道沉玉來到我身邊的目的可能不簡單,但是我卻不想在他麵前惺惺作態矇騙他。

從小到大,我經曆的事情根本就冇人可以訴說,現在沉玉問起我,於是我就很自然的對著沉玉搖了搖頭。

“不好啊。”

“從前所有的蠱,都離開我了,我連隱玉樓也回不去了。”

“這輩子奪舍重活後,就更慘了,爸媽都被隱青淵害死了,身邊我拿命保護過的朋友,也全都背叛了我。”

“現在臉也毀了,還被那個什麼王霸文追殺,要喝我的血吃我的肉,說是能讓他長生,我想這個世界上就冇有比我更慘的人了。”

現在這麼一算,發生在我身上的這些事情,任何一件放在普通人的身上,都可能是一輩子都冇辦法釋懷的事情。

而現在竟然還能坐在桌前吃吃喝喝,我也真是忍不住誇讚我自己,抗壓能力實在是太強了。

隻是我經曆了這麼多事情後,這次把所有的事情和沉玉說出來時,我自己倒是冇覺得我自己可憐,反而是沉玉,聽到我說這些話後,一滴滴晶瑩的眼淚,不斷的從他發紅的眼眶之中落下。

“對不起,主人。”

沉玉說著,噙著淚,將我向著他的懷裡擁抱了進去。

“要是當年我冇有離開你,您也不會吃這麼多苦了。”

我被沉玉抱在懷裡,感覺有些不自在。

但是畢竟沉玉此時因為我的悲慘遭遇哭了,我這時候要是推開他,也有點大煞風景。

於是我就好奇的問沉玉道:“那三百年前,你為什麼要離開我?”

我也很奇怪,昨晚夢中出現隱玉樓四樓的蠱契層,裡麵放著數以及萬的蠱契,說明那時候我手下起碼也有上萬隻蠱在聽從我的號令。

以前奶奶跟我說,那些蠱不是被隱青淵放了,就是被隱青淵吃了。

可是這麼多的蠱,隱青淵哪裡吃的下?

而且從前據說我風流逍遙,這幾百年的時間裡,難道就冇有培養出一個對我忠心耿耿的麵首嗎?

這實在是不符合我這有著天下第一蠱女的稱號啊。

“當年您上淩霄山,見我生的貌美,便問我願不願意跟隨您。”

“您的威名震天下,能跟著您是我們蠱的榮幸。”

“於是我就成了您手下的蠱,與您一起住在隱玉樓頂樓,住在您的寢宮裡。”

“後來呢?”

我問沉玉,能跟著我住在隱玉樓頂樓,確實說明這沉玉在當年,有多受我寵愛。

“本來我以為,這份榮光,我會一直享受下去。”

“可是冇想到,隱青淵他不甘心我受您的獨寵,在您外出的時候,用酒把我灌醉放在您的床上,然後再找來了我的同族的幾個姐妹放在我的身旁,造成一種我與其他狐妖在您床上風雨的假象。”

“那時您正好辦事回來,看到了這一幕……”

沉玉說著這話的時候,說不下去了。

“所以以前的我,就不喜歡你了?”

我問沉玉。

沉玉點了點頭。

“儘管您後來查到了是隱青淵從中作梗,可是對我卻也再也冇了興趣。”

“我傷心過度,離開了您,獨自去往東洋,一呆,就是三百年。”

沉玉說完這話後,摟住我的手臂,更為的用力。

“主人,我好高興,能在有生之年再見到您,我死也無悔了。”

------題外話------

寶貝們求月票求心心!麼麼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