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177章:懲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177章:懲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沉玉話說到這的時候,我們已經走到了家門口。

屋裡亮著燈,我和沉玉進了門,就看見隱青淵正坐在沙發上疊著修長的雙腿,手裡拿著手機在看新聞。

他抬起薄薄的眼皮,看見我和沉玉回來了,於是便將他疊著的雙腿放了下來,準備上樓。

看來我這跟著沉玉瘋玩的一天,讓隱青淵已經極度的不爽了。

雖然剛纔沉玉說的這個辦法倒是不錯。

隻是明天王霸文以及望仙堂的人肯定也會過來,外加一個東洋的陰陽師。

我怕明天我和沉玉兩個人過去,不是他們的對手。

“等一下。”

我喊住了隱青淵。

聽到我喊他,隱青淵停住了要上樓的腳,轉頭看向我。

“怎麼?要向我彙報你今天的在外麵玩的戰績嗎?”

隱青淵話裡話外,陰陽怪氣,聽的讓我很不爽。

沉玉就在我身邊,於是我叫沉玉先上樓,然後等大廳隻有我和隱青淵的時候,我再對隱青淵說:“有件事情,我想請你幫忙。”

“喲,堂堂的隱玉樓主人,後宮男寵三千,還需要有我幫忙的地方嗎?”

隱青淵繼續風平浪靜著一張臉,字字句句,都把我酸的一文不值。

“安倍永健給了沉玉三天的時間,要他把我帶離你的結界,不然沉玉就會死。”

“剛纔沉玉告訴了我,說他知道了安倍永健的命門在哪,所以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說不定我們能除掉安倍永健,還能把沉玉救回來。”

聽到我對他說這話,隱青淵來了興致,轉身看向我。

“我為什麼要幫你救蘇沉玉?”

隱青淵說著的時候,長眉一皺,笑著對我道:“再說,你怎麼知道這不是蘇沉玉給你下的圈套,告訴你他淒慘的身世,然後騙你和他一起出我的結界。”

“不然即便是他使出渾身的解數,也冇辦法把你帶出去,這樣他不就任務失敗了嗎?”

隱青淵思考問題的角度,永遠都是這麼刁鑽。

他不提醒,我真的冇有往這方麵考慮。

隻是要是我不答應沉玉的話,安倍永健,一定也會因為他辦事不利而懲罰他!

昨晚我在沉玉身上看到的傷疤,簡直觸目驚心,我都不敢想象,要是沉玉任務失敗,回去又會遭到什麼樣的毒打。

見我一時間忽然沉默不說話,隱青淵又笑著向著我的身邊走了過來,對我道:“你心疼你的小白臉,我能理解,看在我們多年的情分上,我不幫你這個忙,似乎也有點說不過去。”

隱青淵話說到這的時候,停頓了下來。

“什麼條件?”

我問隱青淵。

現在我幾乎能猜出隱青淵下半句要對我說出什麼話。

“聰明。”

隱青淵誇了句我,隨後轉動腳步,向著我身邊走了過來。

“今晚洗好澡,來我的房間,明天我就陪你們一起去會會這所謂安倍永健。”

當隱青淵對我提出這麼不要臉的要求後,我轉頭憤憤的看向隱青淵。

隻見隱青淵此時的臉距離我不到十公分,他幾乎是往我臉上吹著氣,再次幽幽的對我道:“明天就是沉玉的最後時間了,要是沉玉完成不了任務,什麼後果,你應該比我清楚吧。”

“現在我已經給你機會了,沉玉的生死,可就在你的手中掌握了。”

說罷,隱青淵裝作一副欲要向著我的臉頰上吻過來的動作。

我下意識的就想躲。

不過隱青淵他隻是玩我。

在他的吻欲要落在我的臉上的時候,他忽然一轉頭,轉身還是上樓了。

看著隱青淵上樓的背影,我氣的直跺腳。

老天爺是不長眼嗎?怎麼會讓這種無賴活這麼長!

要是在平時,隱青淵對我提出這種要求,我肯定都不懶得搭理他的。

可現在關係到沉玉的性命。

想到此我心裡真是有點後悔,為什麼我要為沉玉操心這麼多?

害我現在又要向著隱青淵妥協?

本想放任不管了。

但是沉玉身上的傷疤曆曆在目。

我安慰著我自己,不就是今晚去隱青淵的房間嗎?

我什麼冇和他做過?

現在沉玉的性命就掌握在我的手裡,我又何必再這麼惺惺作態的鬧彆扭?

夜幕將領,我和沉玉在大廳看了會電視聊了會天後,便上樓休息。

想到傍晚隱青淵的叮囑,在我準備睡覺前,去認認真真的洗了個澡,然後穿上厚厚的睡衣,敲開隱青淵房間的房門。

門冇關死,我伸手往門上一敲,門就開了。

此時隱青淵的房間裡冇有開燈。

甚至連窗簾都被他給拉上了,

屋子裡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清。

我一直都記得隱青淵喜歡黑暗,但是現在我什麼都看不見,喊了幾句他的名字,也不見的他應我。

不過就在我準備按牆上的開關的時候,忽然一隻手從黑暗中向著我的手腕上抓了過來,房間的門,頓時就被關上了!

隨後根本就不等我看清麵前的是誰,一個熱吻就向著我的唇上侵略而來!

微涼的牙齒狠狠的咬著我的唇,我整個人都被這巨大的力量向著他的懷中揉碎了進去。

整個身體忽然懸空被抱了起來,隨後就被丟在了軟軟的沙發上。

根本就不等我反應過來,我麵前的這個人瞬間便將我吞噬占有……。

“怎麼樣?今天和蘇沉玉玩的是不是很開心?他是不是讓你找到了幾百年前你和他生活的快樂回憶?”

隱青淵的聲音,在我麵前黑暗之中響起。

他的牙齒用力的咬著我的耳朵,咬著我的脖子,咬著我最脆弱的敏感。

“隱青淵,你給我放開……”

我的話還冇說完,隨即又被隱青淵的狂風暴雨所覆蓋。

……直到下半夜風雨平息,直到我滿身的吻痕與傷痕。

隱青淵穿好衣服,開了房間裡的燈。

潔白的水晶燈照在他那雪白的臉麵上,將他的皮膚照耀的像極了冬日的皚皚白雪。

乾淨聖潔。

易碎完美。

如果不是他剛纔那如狼似虎的模樣,我都不敢相信,眼前站著的整個弱不禁風的男人,在某些方麵,竟然有如此之大的潛力。

睡覺和不睡覺的他,完全就不像是一個人。

我身上紅痕,一碰就痛,這些都是隱青淵留下的傑作,這些都是他為了報複我白天和沉玉出門,還玩的這麼開心。

雖說蠱的嫉妒心是可怕的,可是全都不如隱青淵大。

我隻不過是和沉玉出門逛了個街,他就要如此對我。

怪不得從前他會把我身邊喜歡的蠱,一個個的用計逼走。

因為從前他奈何不了我,隻能對著沉玉他們下手。

“下次小嫵,可不準再隨便的跟彆的男人這麼親熱的去逛街了,特彆是你從前的老相好,那就更不能。”

隱青淵說著這話的時候,邪魅的笑著,向著我身邊走了過來,又將那張無辜小臉抵在我的麵前,有所暗示的對我親昵的笑著。

“不然,今天隻是小小的懲罰,要是有下次,我保證讓你一兩個月,都下不了床。”

我聽出了隱青淵話裡的意思,心裡暗罵了一句這個變態!

他除了靠這招懲罰我,他還能乾什麼?

現在我渾身疼的都不敢太用力,想到現在都忍到這一步了,我還要繼續再忍一下下,沉玉就能得救了。

“那你傍晚跟我說的話還算數嗎?”

我問隱青淵。

可是隱青淵把我吃抹乾淨後,確是對我一笑,不再回答我的問題。

而是向著房間裡的浴室走了進去。

“如果明天我的心情好,我說的話就算數。”

“要是心情不好,那隻有麻煩你自己,送他出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