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178章:早安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178章:早安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隱青淵這話,都要把我氣的想要去錘他祖上十八代!

什麼狗屁男人啊,這是!

我實在是生氣極了,轉身就想離開隱青淵的房間。

隻不過就在我快奪門而出的時候,我又不甘心白白被隱青淵這麼懲罰了,而我和沉玉的事情,竟然半點進展都冇有。

如果明天我和沉玉一旦出半點差錯,沉玉極有可能性命不保。

看著正脫了衣服在浴室裡淋浴的隱青淵,浴室裡的熱氣把玻璃門都染上了一層灰濛濛的的氣。

隔著玻璃,我隻能看見他一個模糊的身影。

也不知道我哪來的想法,我緊握住了拳頭,轉身向著浴室裡走了進去。

一開浴室的門,隱青淵正背對著我站在花灑下。

我向著隱青淵迎了過去,伸手緊緊的抱住了隱青淵的後背,任由花灑裡的水將我渾身打濕。

我不知道我在乾什麼?可能是潛意識知道隱青淵這種畜|生,我就不應該在他麵前軟弱,我越軟弱,他就越會欺辱我,隻有我像是從前那樣,在他麵前囂張跋扈,他纔會怕我,他纔會服從我的命令!

為什麼我會被隱青淵隨意操縱?為什麼我會和這種卑鄙無恥的人糾纏?!

想起前幾日回到隱玉樓的夢,此時我忽然明白了為什麼我會一邊厭惡隱青淵,一邊又和他好。

就如同我現在,隱青淵掐著我的命脈,我隻有這麼對他,我才能苟延殘喘。

是不是在從前,我就已經被隱青淵這麼控製了?!

……

天亮了。

陽光從窗簾的細縫裡向著屋裡鑽了進來,為這黑暗的房間,染上一抹光亮。

我睜開了眼睛,此時隱青淵就躺在我的身旁,他還冇醒,捲翹的睫毛如痛打開的疊扇那般,纖薄細密,微微上卷。

如果隻是把他當成一個冇有生命力的死物去看,他確實精緻的不像是凡間之物。

人間不可能會出現他長得這麼精緻的人,也不可能會出現他這種似乎隻要輕輕一觸碰他的臉,他就會破碎,在這個世界上永遠消失的纖弱感。

可是誰又能想到,就在這麼一張似乎隻有天使才能長出來的皮囊下,卻住著個魔鬼呢?

我注視著隱青淵看,隱青淵似乎感覺到了有人在看著他,睫毛微動,隨後一雙如黑夜裡的星光那般璀璨的雙眸睜開。

我下意識的想躲隱青淵這目光。

像是從前一樣,我不敢和他對視,也不敢和他過多接觸,就生怕他又會想出什麼令我悲痛欲絕的點子,讓我痛苦。

可自從昨天下半夜之後,我儘量的說服我自己,在隱青淵麵前一定不要退卻!

要征服他,不要害怕他,一定要征服他,隻有征服他,他纔不敢對我為所欲為,他是我的蠱,我身為他的主人,氣勢絕對不能要比他弱!

“小嫵,你什麼時候醒的?”

可能是被我昨晚強勢的態度給壓服了,隱青淵此時看著我的目光,也格外的溫柔,並且伸手向著我的臉上撫了上來:“再睡一會,你才睡了冇多久。”

我的眼睛一直都注視著隱青淵,我不允許我在他麵前露出一絲膽怯,一絲不願意麪對他的逃避。

“沉玉昨晚跟我約好了,今天十點帶我出門,現在已經九點半了,昨晚我們之間的約定,你該冇忘吧。”

我冷冷的對著隱青淵說道。

隱青淵對我一笑:“可是要是我陪你們去的話,不就打草驚蛇了嗎?”

“嗯?!”

我垂眼看向隱青淵,冷喝了一聲。

“你是聰明的,我要是去了,他們一定對我有所防備,並且極有可能對沉玉殺之滅口。”

“你不是想救出沉玉嗎?你就裝作一副被沉玉騙過去的假象,到時候,我自然會見機行事。”

雖然隱青淵剛醒,不過他的思維倒是十分的清晰。

看來他這腦子確實好使。

隻不過要是不好使的話,他也不能把我從一個一代天驕的蠱女,逼成現在這副德行。

“好,那我等你。”

我說著,就要從床上起身,準備出門。

不過就在我翻身離開被窩的時候,隱青淵忽然伸手拉住了我的手。

“怎麼了?”

我轉頭看向隱青淵。

隱青淵對我一笑,對我十分自然的要求道:“我的早安吻呢?”

md!

這臭皮蛇純屬腦子有病?!

我到底是祖上造了什麼孽,纔會被隱青淵這種無賴糾纏?

我從前到底做錯了什麼?老天爺竟然會派隱青淵來對付我?!

但是姑奶奶我,也不是能被他隨意安排的!

我轉過身,假裝向著隱青淵的唇邊靠過去。

隻見隱青淵笑意盈盈的看著我,就等著我的唇落在他的唇瓣上時,我忽然又轉了頭,直接起身站在床邊穿衣服。

“彆這麼膩歪了,等你幫我解決了沉玉的事情,再給我提要求吧。”

說罷,我轉身出了房門。

之前一直都被隱青淵欺壓,現在我已經準備在他麵前挺直腰桿做人。

橫豎不過是一死,隱青淵還冇資格插手老孃的人生!

我收拾好後,沉玉也收拾好了。

我們按照沉玉昨天說的計劃,一起打了輛車,出門。

此時我就裝作是被沉玉所騙,去見安倍永健。

在車上,我和沉玉又對了一遍劇本。

大概就是一會我就裝被騙,而隱玉則找機會去對付安倍永健。

隻要攻擊準了安倍永健的命門,他以後就再也不用當安倍永健的式神了,以後就可以一直都陪在我身邊了。

畢竟沉玉是我幾百年前喜歡的類型,我對他陪不陪伴倒是無所謂,我隻希望能夠救他脫離苦海,以後不用挨鞭子了,我就心滿意足。

車在路上大概行駛了兩個小時左右,我們到了一個看起來比較荒涼的小鎮。

小鎮上冇有多少人口,並且看見的人,也都是一些留守的老人孩子。

司機按照沉玉所指的地方,停下了車。

我和沉玉下車,被沉玉帶著向一小鎮郊區的方向走。

我在隱青淵的結界裡生活的時候,並冇有很強烈的感受到隱青淵陣法的存在。

現在到了這小鎮邊沿,我看見在我前方不遠的地方,出現了一道看起來像是用透明細線圍起來的柵欄一樣的東西。

這些東西十分的細,細到像是蛛絲,常人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端倪,甚至是小鎮的人還可以隨意的在這些線裡走來走去。

這些線,就是隱青淵佈置的結界邊沿,隻要過了這些線,我就離開了隱青淵的保護圈,一旦王霸文要來抓我,我幾乎是冇辦法可以逃避。

沉玉繼續帶著我往前走,在繞過一道山坳之後,我看見前麵的柏油鋪成的馬路上,出現了幾輛黑色的小轎車。

其中一臉黑色的轎車極為的眼熟,就是王霸文!

“前麵就到了。”

沉玉提醒我。

而在我剛越過隱青淵的保護結界時,車門打開。

隻見一根金柺杖,從車門下探了出來。

隨後一個戴著墨鏡,穿著馬甲,頭上帶著鴨舌帽的老頭,從車上下來了。

這是王霸文!

而當王霸文從車上下來後,緊隨著,一個穿著乳白色狩獵衣的東洋服裝的矮小男人,也從車裡跟著出來了!

這男人從車裡出來後,隨手將一頂黑色的帽子戴在頭上。

這就是東洋的陰陽師,安倍永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