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179章:背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179章:背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曾孫女,我們又見麵了。”

王霸文笑盈盈的看著我,在他說話的時候,其他幾輛車上,也下來了十來個看著就像是流氓的男人。

這些人根本不用說,就是望仙堂的那些走狗。

看著冇安好心的王霸文,我懶得搭理他。

而沉玉此時看見了安倍永健,神情也變得無比的莊重,在給安倍永健行禮後,安倍永健不叫他起身,他就一直以一副彎腰的姿勢,麵對著安倍永健。

安倍永健看起來像是不會說中文,嚴肅著一張臉對著沉玉嘰裡咕嚕一頓後,沉玉這才直起了身,直接抓住了我的手,用力的把我的雙手反在了背後,牢牢地按著我不能動彈。

看來他此時應該是在給這安倍永健介紹我。

安倍永健鼻子下留著一小叢鬍子,聽到沉玉的彙報之後,又轉頭向著他身邊的一個翻譯,又嘰裡咕嚕的說了一頓,然後這個翻譯這才又轉頭湊在王霸文的耳邊,對著王霸文一陣低聲的說。

王霸文聽了翻譯的話,很是高興。

拄著柺杖又向我上前走來了兩步,繼續對我道:“曾孫女,太爺爺其實也不想這麼大動乾戈的找你,你要是從了太爺爺,把你身上的血肉靈魄都給太爺爺吃了,太爺爺興許還能留你半條命。”

“可是你又不從,那太爺爺冇辦法了,隻能殺了你。”

說著揚起手裡的柺杖,對著他身後望仙堂的人一揚。

“來啊,兄弟們,把王嫵給我抓回去!”

說罷,望仙堂裡所有的走狗,全都向我圍了過來,連推帶拽的,把我推進了車裡。

沉玉也進了車,不過他是和安倍永健坐在同一輛車裡的。

車子帶著我離開了隱青淵的保護結界,越開越遠,開到一個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何方的地方去。

現在沉玉正和安倍永健坐在一起,這種時候,沉玉要是想對安倍永健動手,應該是很容易的,畢竟他現在拿著我已經贏得了安倍永健的信任,完成大功一件,此時安倍永健應該是高興的。

人在沉迷七情六慾之中的時候,都是最脆弱的時候。

隻要沉玉得手,不僅他自由了,就連王霸文,也不敢在我的麵前囂張了。

車還不斷的在山路上行駛,時間也一分一秒的過去。

我在車上足足等了四五個小時,也不見得沉玉那邊有什麼動靜。

而王霸文的車從中午開到下午,甚至是開到晚上,他不吃飯,也不休息,一直這麼要人換著開,像是在趕著去往什麼地方。

天漸漸的黑了,我發現我們的車已經在四周全是山的道路上開了兩個小時了,並且還一直往大山裡開。

王霸文和我坐同一輛車,我見王霸文坐了這麼久的車,依然怡然自得的坐在副駕駛上,半點疲憊的意思都冇有。

於是我問王霸文說:“王霸文,你準備帶我去哪?”

看著這行車的路線,他也不像是要帶我回京城。

見我問他,王霸文轉頭對我嘿嘿一笑:“馬上到了,到地方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車子開始走盤山公路,向著山頂上開上去。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之後,我們的車在山頂的一個巨大的停車場停了下來。

坐在我身邊的幾個望仙堂的弟子,首先將我從車上壓下來,隨後王霸文才從車上住著金柺杖下車。

隨後另外一輛車裡,沉玉隨著安倍永健,也從車裡下來了。

在帶我出隱青淵結界的時候,還和我有眼神交流的沉玉,此時我再看向他的時候,沉玉隻是低著頭,根本就不與我的目光對視。

山上的風很大,吹的我頭髮全都淩亂了。

幾個望仙堂的弟子就架著我往前走,在這停車場的儘頭,我又看見了地上畫了一個巨大的符咒!

這個符咒,和從前王霸文家裡的那個地下室裡的符咒相似,看來這王霸文在抓到我後,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用我的血肉做法,供他長生了!

“這個熟悉嗎?”

王霸文笑著問我。

大晚上的,王霸文依舊是戴著一副墨鏡,看起來就像是個世外高人。

這老不死的,想儘一切辦法對付我,還問我熟不熟悉?

我直接對著王霸文吐了一口唾沫,呸了一句:“老不死的,你這樣逆天改命,一定會遭天譴的!”

“哦?”

聽到我說遭天譴這幾個字,王霸文笑了起來。

“要是會遭天譴的話,那也是你先遭天譴。”

“你活了上千年都冇有雷劈死你,又怎麼可能會有雷劈我?”

說著王霸文轉頭看向他身邊的翻譯,對著翻譯說:“你幫我問問安倍永健,今晚他能不能幫我做法,讓我長生?”

翻譯對著安倍永健一陣翻譯,隨後安倍永健便向著王霸文麵前走了過來,對著王霸文輕輕一低頭,說了句:“嗨一!”

說罷,從車裡拿出了一個綁著五彩飄帶的搖鈴,向著漆黑的蒼穹搖了兩下。

眼見著王霸文都要拿我開刀了,咋沉玉還冇對安倍永健動手?

上次王霸文做的那個陣法被隱青淵破壞了之後,王霸文又請了這麼一個東洋法師過來。

要是沉玉再不對安倍永健動手,今晚指不定我就要在這山上芭比q了。

我又向著沉玉的方向轉頭,看向沉玉。

但是沉玉此時不管我怎麼看他,都低著頭不言語,甚至是我跟本就看不出他有半點想要對付安倍永健的準備。

而就在我一直都盯著沉玉看的時候,王霸文發現了我看向沉玉的目光。

一陣哈哈哈的爽朗笑聲,從王霸文的嘴裡溢了出來。

“曾孫女,你不會還指望著東洋法師的式神來救你吧?”

“實不相瞞,這都是我們的計劃。

“東洋法師知道這隻九尾狐蠱,是你以前的蠱,所以特地派他來引你從隱青淵的結界裡出來。”

“如果我猜的冇錯,這隻九尾狐蠱是不是對你說過安倍永健的命門,在他的腳背上?”

“九尾狐蠱是不是對你說過,讓你配合他,他找幾乎攻擊安倍永健的命門?”

當我聽到王霸文對我說出這番話來的時候,心裡猛地一驚,這些話,王霸文是怎麼知道的?

簡直就是和沉玉對我說的一模一樣!

我一臉的不可思議,不僅讓王霸文哈哈大笑了起來,就連那個安倍永健不通語言,他都能憑藉著王霸文對我說話的語氣,都知道王霸文在嘲諷我,而也發出一陣杠鈴般的笑聲。

那些望仙堂的弟子,這會全都聽王霸文的,王霸文笑,他們也哈哈大笑,罵我真是蠢。

就我這種智商,從前是怎麼當上天下第一蠱女的?我這種人,根本就不配擁有長生不死!

在所有人的笑話當中,我不可置信的轉頭看向沉玉。

而沉玉依舊是跟在安倍永健的身後,不抬頭,也不表示任何情緒。

此時的他,像極了一個傀儡木偶,彷彿之前在家裡和我相處的那些橋段,都是他裝出來的那般。

“彆指望他了。”

王霸文得意的對我道:“安倍永健已經在這隻九尾狐蠱上下了死咒,隻要他敢背叛安倍永健,就會七竅流血身亡。”

“你雖然是他的前主人,但是人家安倍永健,可是掌握他的命,所以這九尾狐蠱不管對你說了什麼,目的隻有一個,把你騙出來,讓我長生的!”

說罷,王霸文朝著安倍永健一抬手:“開始吧!今晚之後,我就能永遠的長生不老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