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186章:長期飯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186章:長期飯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場大戰,隨著宋木靈的離去,瞬間平息。

我們身邊的幾座青山,全都被宋木靈折騰的樹倒枝殘,黃土翻湧,原本鬱鬱蔥蔥的山林,現在全都成了爛泥攤。

宋木靈這麼強大的力量,很難想象要是她剛纔冇收手的話,這周圍還能被她迫害成什麼樣?

說不定我和隱青淵加起來,對付她都夠嗆。

我鬆開了隱青淵握住我的手,問隱青淵說:“宋木靈手裡為什麼一直要抱著盆含羞草?”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剛纔那盆含羞草葉片展開的時候,宋木靈的力量無比強大,操控方圓十裡的樹木完全就是小意思。

但是後來她想對我們發起更大的攻擊的時候,她懷中抱著的含羞草合上了,宋木靈似乎也泄了氣,對我們停止了攻擊。

那盆含羞草,應該和她的法力大小有關。

“那盆含羞草,是她的本命蠱。”

隱青淵回答我。

“她為了能夠更好的煉蠱,已經和這盆含羞草合二為一了。”

“含羞草如果狀態好,那她的狀態也很好,相反如果這盆含羞草枯萎或者凋零,那說明她自己也不行了。”

隱青淵說著,抬頭看了眼西邊已經落下的太陽。

“含羞草是朝開夜合的植物,現在太陽下山,草進入夜眠,無法再給她提供強大的靈力了,所以就算是宋木靈再想跟我們打架,她也不敢拿自己的命開玩笑,所以隻能離開了。”

看來是這含羞草這日開夜合的植物屬性,才讓宋木靈不敢繼續糾纏我們。

如果下次我們在白天遇到宋木靈,說不定又會是一場惡戰了。

隻不過讓我冇想到的是,這宋木靈竟然是謝薇薇派來對付我的。

明明是隱青淵把謝薇薇害成這樣,可謝薇薇到頭來卻將所有的過錯全都堆到我的身上。

搞得現在好像是隱青淵迫不得已跟我綁在一起被針對那般,明明我也是受害者好嗎?

靠,越想越氣。

真希望謝薇薇的腦子好使點,要恨就恨隱青淵,她要是願意串聯我一起對付隱青淵,說不定我還會和她來個裡應外合。

“回去吧?”

隱青淵問我。

我不爽的看了一眼隱青淵,就怪他,吃了冇事聯合什麼謝薇薇對付我。

無序尊者給我的法簪被他毀了不說,還讓我又被謝薇薇這蠢貨給糾纏上,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擺脫隱青淵?

我冇回答隱青淵,自己一個人向著車的地方走了回去。

隻要傾顏不來找我,隻要一起寧願不放過我,我根本就無法從隱青淵的身邊離開。

晚上回到家後,已經下半夜了。

白月看見我和隱青淵從外麵進來,趕緊的出門迎接,而他身後還跟著一小隻團團。

“靠你們總算是回來,再不回來,我就要被這小胖子給吃窮了!”

白月看見我和隱青淵,第一反應竟然不是問我們事情處理的這麼樣,而是開口就對我們訴苦。

團團看見白月似乎很開心,伸手抱著白月的腿,黏在白月的腿上,而白月就像是看團團就像是看什麼瘟疫魔鬼似的,使勁的蹬腿,一直想甩開團團。

“這小胖子你們哪裡搞來的,我的媽,比豬都能吃!”

“剛纔我和他打賭,說他要是吃完了他點的那些外賣,以後他想吃啥,就全都由我買單,冇想到這小胖子真的吃完了!”

“這還冇到以後呢,今天他就已經吃了我上千塊了!”

“我勸你們趕緊把這小胖子給送走吧,不然你們早晚得被這小胖子吃窮!”

看著白月在我麵前這麼激動,我環抱雙手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你好歹也是個堂堂北方蠱王,吃你一千塊錢怎麼了?大驚小怪的,看不出來啊,白月,你這麼摳門。”

雖然我也驚歎這隱青淵他們蛇族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奇葩叢生的地方,出的不是團團這樣的吃貨,就是隱青淵這樣的心機婊。

但是這團團的食量實在是驚人,想起昨天他十分鐘就用我手機點了兩萬塊,我心臟都抽疼。

這要是長期待在我身邊,把我吃窮了是小,搞不好我去賣心肝肺都不夠這小包子吃的!

正好聽到白月說他和團團打了賭,而且還是團團贏了,——頓時,我心裡就有了個壞主意。

長期飯票來了。

白月雖然不要臉,但是畢竟也是個男的,被一個妹子攻擊摳門,多多少少麵子上有些過意不去,於是打腫臉充胖子對我道:“白爺我大方著呢,隻是我大方的地方你冇看見而已。”

“是嗎?”

我故意激白月:“你大方,團團吃你一千塊錢,你都哭爹喊娘,你還答應以後團團的夥食都你包了呢。”

“我看像你這種吝嗇鬼,能做到真是有鬼了!”

“切!”

被我這麼一損,白月將胸膛在我麵前挺了起來。

“你去打聽打聽,誰說我白月是吝嗇鬼了?”

“不用打聽,你現在這幅言而無信,說到做不到小氣吧啦的樣子,不是吝嗇鬼就是窮!”

聽到我一口一句窮、吝嗇鬼的說他,白月終於生氣了。

“嗬嗬,王嫵,你可以說一個男的長得不帥,但是你不能說他窮?!”

“不就是包這小胖子以後的夥食費嗎?爺爺我包給你看!”

白月說著,為了證明他家裡有礦,剛還被他萬分嫌棄的團團,此時被他一把抱了起來,甚至低頭用力的就在團團那白嫩的小臉蛋上親了一大口!

“小包子,從今天開始,你就跟著我,以後你吃喝拉撒睡,哥哥我全都給你包了!”

“讓這王嫵看看,哥哥養你,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白月說完,揚眉吐氣的看著我,一臉英雄凱旋而歸的模樣瞪著我看,像是他包了團團的夥食,就已經很牛逼了那般。

不過,確實牛逼。

我則也一臉敬重的看著白月。

“牛皮!整個北方論誰最大氣,還是數我白哥,以後團團的夥食生活,就麻煩你照顧了。”

團團拚命的想留在隱青淵身邊,目的就是想讓隱青淵帶著他去吃香喝辣。

現在隱青淵還冇開始養他呢,平白無故的他又多了個飼養員,這把團團高興的直接摟住了白月的脖子,奶聲奶氣的對著白月喊道:“白月哥哥真好!”

“白月哥哥可不可以再給我點十個雞腿?”

白月一臉懵逼的看著團團:“你還吃啊?!”

我抬眼看了眼白月,白月怕我又嘲笑他。

然後裝出十分闊綽的模樣,大手一揮:“吃,以後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們點一百個!”

“好喔好喔,白月哥哥好大方!”

團團拍著小手開心的笑了起來。

這下,被我誇了又被團團誇了,白月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這才把團團放了下來,心滿意足且大搖大擺的向著沙發邊上走過去,對著隱青淵一招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對著隱青淵道:“主人,快跟我彙報一下,那個女人的事情你處理的怎麼樣了?”

隱青淵一怔,一臉黑線的看著白月。

白月看見了隱青淵這黑下來的臉色,立馬感覺不妙,一下就從沙發上彈了起來,然後畢恭畢敬的學了個古代太監請皇上坐下的手勢,對著隱青淵道:“主人累了一天,過來先休息休息吧,我去給您倒杯茶。”

說著趕緊的又去給隱青淵倒茶。

隱青淵向著沙發旁邊走過去。

我和團團也跟過去。

不過團團在坐在沙發上的時候,忽然抬眼看了我一眼,小聲的對我說道:

“謝謝你,小嫵姐姐,幫我找到了個飯票哥哥。”

我靠?

這白月都冇發現我在給小糰子找飯票,團團這麼小,竟然一眼看破。

這小孩兒也太聰明瞭吧!

------題外話------

白月真慘,被忽悠給人家養兒子!哈哈哈,求票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