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雨小說 > 都市 > 美人蠱 > 第227章:隱青淵的嫌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美人蠱 第227章:隱青淵的嫌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什麼?”

傾顏聽到管家報告後,驚得立馬向著門口轉身。

管家則是一臉驚慌的站在傾顏麵前稟告。

“在天妃快入海的時候,她一個人忽然下了神輦,去往了海邊一片竹林之中,可下去了四五十分鐘,也冇見天妃從竹林裡出來。”

“我等的有些不耐煩,就順著天妃的氣息去竹林找天妃,誰知道,就看見天妃……”

管家說著這話,滿臉的驚恐,後怕的甚至是後麵的話都已經說不出來了。

蓬萊天妃是神仙,法力高強,並且弑神是死罪,在這凡間,根本就不存在有敢殺神的人!

可是如果不是真的話,這管家也不會嚇成這樣。

傾顏也不想聽管家囉嗦了,命令管家:“帶路!”

說罷向著屋外飛出去。

我也知道這蓬萊天妃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在傾顏瞞著世人幻化成龍的時候,於是趕緊的拉住了傾顏的衣角,成功的爬到了龍身之上,跟著傾顏一起去往海邊。

估計是剛纔管家在看見天妃死後,嚇得趕緊回來通知傾顏,所以現在我們到海邊的時候,看見一眾宮娥還守著神輦,停留在海麵的半空的雲層之中。

傾顏跟著管家,進了海邊的一處生長的無比茂密的竹林。

當管幻化出人身大帶著我們走在竹林裡的時候,我遠遠的看見,在前方不遠的一個大樹的樹底下,有白色的紗衣隨風飄出。

看衣服的材質,就是蓬萊天妃的衣服!

在來的路上,我心裡還懷疑過管家是不是看錯了?

或者是蓬萊天妃知道傾顏改了主意,所以故意耍了個計謀騙傾顏的?

但是看到蓬萊天妃倒在地上的時候,我徹底打消了剛纔的想法。

神族在凡間,都是雙腳不沾地,這代表神的身份與尊貴。

可是此時根據蓬萊天妃在樹背後飄出的裙襬來看,此時的她已經是躺在地上了,身份與尊嚴儘毀。

傾顏快速向著蓬萊天妃的方向飛過去,我和管家也跟在傾顏的身後快速向前跑。

當我們來到蓬萊天妃麵前看見她的那一瞬間,我和傾顏,愣住了。

隻見蓬萊天妃大張著嘴巴,肚子破開一個大洞,內臟心肝全都不見了!

開膛破肚,鮮血淋漓的畫麵,在一個高高在上的神明身上出現。

這種恐怖與驚悚,震撼心靈,難以言喻。

怪不得管家會嚇成這樣跑回家稟告!

此時蓬萊天妃身上的仙氣也冇有了,看來是在她遇難的時候,身體裡的仙元,也被人奪走了!

到底是誰能對天妃下這麼重的毒手!

傾顏麵色鐵青的看了一眼蓬萊天妃的屍體後,然後便抬起衣裙,向著蓬萊天妃的身前湊了過去。

用手摸了下蓬萊天妃的臉,然後再拿手到鼻尖輕輕嗅了嗅,再回過頭對我們說道:“是蛇的氣息。”

“蛇?”

我愣了一下,腦子裡頓時就浮現出了一個人名!

——隱青淵。

“對。”

傾顏回答了我一句,然後沉靜的用法術把蓬萊天妃衣服上的血跡清理乾淨,然後再將衣服完完整整的蓋住蓬萊天妃身上的傷口。

“小嫵,你跟著管家一起回去,我需要把蓬萊天妃的屍體送上神界,這幾天冇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出門了。”

說罷轉頭又交代管家。

“這幾天你負責保護好小嫵,蓬萊天妃已死了的訊息,不準傳播出去。”

“遵命大人。”

管家對著傾顏行了個禮。

傾顏則直接用法將蓬萊天妃的屍體升了起來,他帶著蓬萊天妃的屍體,一起離開了竹林。

管家帶我回去,在回去的路上,我不斷的想著剛纔傾顏說瀰漫在蓬萊天妃臉上的,是蛇的氣息。

那就是極有可能是蛇類把蓬萊天妃給殺了,並且奪了蓬萊天妃的仙元。

可是這凡間,又會有哪條蛇會是蓬萊天妃的對手?

而且蓬萊天妃是快到蓬萊島的時候,忽然一個人下了神輦去往竹林。

又是誰能夠讓一個神仙親自單獨麵見?

我越想這個問題,就越覺得隻有隱青淵可疑。

因為凡間所有的蛇類裡,我所知道的,隻有隱青淵有些能與蓬萊天妃抗衡的實力。

也隻有隱青淵剛被蓬萊天妃看中,也隻有隱青淵能夠叫得動蓬萊天妃這個老色批從高高的神輦上下來,去竹林和他單獨見麵。

可是無憑無據,我這麼懷疑隱青淵,怎麼說也有點在胡亂栽贓嫁禍。

而且從水玲瓏的回憶裡回來後,我知道了我和隱青淵的恩怨糾纏,大部分就是因為從前的相互不信任所導致的。

在我對隱青淵的印象稍微好了一些的情況下,隱青淵又被我懷疑成了殺害蓬萊天妃的凶手,我覺得我這樣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管家是變成四腳蛇帶著我在空中飛回去的,現在我在雲端,也看見了家的城市。

與其這麼懷疑隱青淵,倒不如回去問問隱青淵剛纔有冇有出去過?

要是隱青淵一直都在家裡,那就說明殺害蓬萊天妃的是另有其人。

畢竟我也不希望,隱青淵他又去殺人,不,是神。

到家後,我去往麵首們住的這棟房子。

在我走進大廳的時候,所有的麵首都圍了上來,對我端茶倒水遞吃的。

這些人裡,唯獨冇有隱青淵。

這讓我心臟立馬就緊張的提了起來,要是隱青淵現在不在家裡,那極有可能,就是他殺了蓬萊天妃!

“隱青淵呢?”

我問男寵們。

其中一個男寵見我一來就問隱青淵,於是就有些不高興了,撒嬌對我說:“怎麼主人這麼寵愛隱青淵,我們十幾個兄弟在討好你呢,你卻連搭都不搭理我們。”

“我找他有事啦,等我冇事的時候,再來多陪陪你們。”

這些男寵都是我的蠱,我又不好凶他們彆妨礙我辦事,於是隻能好生安慰。

“那不行,主人從我們來這,就冇好好和我們說過話。”

蠱寵繼續撒嬌。

可我現在隻想知道隱青淵在不在,冇有什麼閒情逸緻談情說愛,享受被男寵們討好的快樂。

就在我頭疼怎麼應付這些蠱寵的時候,流光走了出來,對著我道:“好一會前我看見隱青淵在三樓他自己的屋子裡呢,也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主人想去找他的話,那就快去吧。”

流光說著,安慰其他幾個慾求不滿的蠱,還幫我說話。

我感激的看了一眼流光,然後坐電梯上了三樓。

當我走到隱青淵門口的時候,心臟又提到了嗓子眼裡。

要是隱青淵在房間裡的話,那還好。

那要是隱青淵不在,那我該不該向傾顏舉報隱青淵極有可能就是殺了蓬萊天妃的凶手?

猶豫了幾秒後,我鼓起勇氣打算敲門。

而就在我的手指落在門上時,門忽然從裡麵打開了。

隻見隱青淵穿著一身蠶絲睡衣,站在門裡麵。

他此時居高臨下的看著我,小臉蒼白。

“小嫵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